-

在這一切都在計劃中進行時,前方基地一個訊息,讓眾人都陷入沉思。美麗國黑異S級異人代號超力入侵大夏南部,其他地區的民眾在安排下進入防空洞躲避。但這個小城鎮的人還有數百人冇進防空洞。最後決定五十名士兵組成敢死隊,阻擊超力爭取一點時間。一名名士兵走了上前,有男有女。隊長最石選出了四十九名男兵,組成敢死隊。這時女兵們不樂意了其中就有李敏問道;為什麼隻有男兵冇有女兵啊隊長,隊長直視李敏說道;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

很快敢死隊出發了,剩下的人員還在努力幫助民眾遷移。敢死隊駕車行駛二十裡,就停下安裝單兵雷達,三分鐘就響起提示。超力飛的很快。在快要到達時,二十發火箭彈射向超力但冇一個命中。因為火箭彈就是為吸引超力的注意力,超力飛了下來,將地麵踩起了一個大坑,煙塵四起,煙塵散去露出一個極其“邪惡”的嘴臉。然後快向隊長飛去但隊長在超力飛向自己就拔開了手雷。然後轟的一聲,超力還是完好無損的走了出來,另一發火箭彈向超力射來,超力一個閃身躲開了。兩道高熱射線將其殺死的同時,另兩發火箭彈也飛來了。

敢死隊就用一個人用性命吸引超力的注意力,另外兩人發射火箭彈與丟手雷。十五分鐘後五十人都犧牲,但他們用他們的性命爭取了十五分鐘的寶貴時間。超力走向了小城鎮,小城鎮中李敏;副隊長還有三人冇有到防空洞裡怎麼辦。副隊;先讓他們把防空洞封起來,我去找。李敏;副隊長我和你去。副隊長;好快上車,我們時間來不及了一定要找到三人,他們失聯了電話也打不通更不知道超力來了。如果這時去防空洞被超力發現整個防空洞裡的人就完了。

到達村裡,剛好遇到那三人是一家三口,瞭解情況才知道那個小女孩,有先天心臟病剛纔假死過去,救醒就往村外跑因小孩情況冇有穩定下來還需藥來救命。李敏;副隊長這個小城鎮的心臟病藥之類的都運去防空洞,但現在。副隊長看了看那小孩說;走,現在去也許還來得及。猛踩油門,向防空洞駛去。就快到達防空洞時,呼叫機中傳來聲響,隊長超力到達小城鎮雷達監測到了。副隊長;我知道了藏好了彆被髮現了。副隊將車停在一家服裝店裡踹開門進到裡麵。但此時小孩子病情更重了,再不用藥就會有生命危險。副隊看向小女孩溫柔的說;我以前也有一個女兒,但出車禍去世瞭如果還活著現在和她一樣大了。我記得這附近有個學校,你們在此處等我一會聽到槍就立馬開車走明白嗎?李敏;不行我和你去副隊。

副隊;這裡命令你必須執行,李敏;不行副隊。這時副隊拿出一把手槍指向自己,你不答應我,就死給你看。李敏;好、好我答應你。副隊;謝謝你,李敏。十分鐘後一箇中學教學樓亮起,整個小城鎮的燈都是關必的,亮起的教學樓在超力眼中充滿挑釁,副隊長看到超力飛向學校時開了數槍。李敏聽到槍聲後,迅速帶領那一家三口人坐上車,駛向防空洞。到防空洞裡,李敏又折返回到教學樓時,副隊長己身首異處了。超力就在旁邊的水池洗手,李敏返回車裡拿到火箭筒,一發火箭彈,迅速開車離開。一張張桌子砸向汽車。被李敏輕鬆避開,李敏從後視鏡中看到超力飛向汽車。就在超力快抓住車時,李敏拉了兩個手榴彈,跳車掏出槍向爆炸汽車開槍直到剩下最後一顆,毫不猶豫向自己開槍。就在李敏要自殺那一刻,一塊鐵片飛來將李敏開槍的右手釘在牆上,你很好炸了我兩次,超力的聲音在這時響起所以我決定不殺你。超力慢慢的走向李敏將其另外一臂折斷,撕心裂肺的喊叫聲響徹雲霄。超力用手將李敏下巴抬起,用肮臟的視線不斷侵視其全身。超力;你長的不錯啊我還冇睡過大夏的女孩子,不過不是在這,我要找一個直播室全球直播,將我強姦你的全過程全部直播給你的朋友、同事、家人、和全世界的人都看到,哦對了你有男朋友嗎?

超力;看你的表情,是有男朋友的,這就更有趣了。超力將李敏綁起來提著向市中心飛去,幾分鐘了後超力手中的李敏臉色蒼白,在高空飛行處於低氧環境,李敏雖然受過嚴格訓練,但也隻是一個普通人而已。超力;再堅持一下過了這個湖就到我們表演了。此時湖麵,一個身穿白色漢服的男子,在湖麵踏水而行如履平地,他的頭髮從發冠垂直而下直到腰間,右手拿著一把長劍

劍鞘是黑色,上麵刻有青龍、白虎、玄武、朱雀四聖獸劍柄為一條金色龍雕之案。當超力從漢服男子上空飛過時,湖中的水如有生命般彙聚在漢服男子身前形成一把水劍漢服男子伸出左手輕輕一彈,水劍在空中形成殘影快速飛去斬向超力。超力就像無風的風箏疾速向湖麵墜落下來,撲通超力狠狠墜入湖中,而李敏被湖水環繞形成一個球形的氣流“接住”。

李敏的氣色好了些許,纔看清自己在一團湖水所圍繞的奇特氣流體中,手上的傷也有好轉,湖中超力撲的一聲衝到湖麵上,此時的超力極其狼狽,全身濕透了,整個右臂被斬斷傷口處還在流著血。超力才注意到在水球中的李敏,而李敏向超力看去,不過看的不是超力而是超力背後那個,背向李敏的漢服男子。此時月光溫柔的灑在其身上,顯得其不染凡塵。超力看到背後的影子才明白過來,李敏看的人不是他而是背後那個人。臉上的汗水與湖水混在一起向下滴落。不敢向後看,突然就發射的炮彈一樣猛的向前麵天空飛去。

超力的臉色難看的就像吃了蛆一樣,這次來大夏是一次試探,所有人都好奇大夏為什麼冇有異人產生,肯定有什麼秘密。自己來大夏除了找出這個秘密外,還要試探大夏是否擁有類似異人的超能力人類。本來想以自己S級實力,即便有這樣的人也能全身而退,冇想到栽了。漢服男子左手伸出,湖水再次凝聚成一把水劍,握劍向後一揮一道劍光向超力斬去,超力見狀兩道射線射向劍光但冇絲毫作用,隻好左臂橫於身前劍光將超力斬的像斷線的風箏向後倒飛,撞穿了一座山峰還冇有停。直到撞上第四座山峰才停下,超力此時艱難抬頭望去,一把水劍飛來將其釘死在這座山峰。湖麵上漢服男子輕輕一揮,周圍樹木有點點綠光分離出來,向李敏彙聚而來兩臂上的傷快速癒合。就像冇受傷一樣,水流散去其中的氣流載著李敏去到岸邊。當李敏踏在岸麵上時氣流也散去了,李敏還是目不轉睛盯著漢服男子背影。漢服男子緩緩踏水而去,李敏纔回過神來開口道;你叫什麼名字,見漢服男子冇有回答。再次開口問道如果你不方便告訴我,你的名字能告訴我你來自哪裡嗎?漢服男子停了下來第一次開口道;諸子百家,便在夜色中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