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水繁體小説 >  半仙 >   第15章 風吹

這時,有人捧來了厚厚一疊白紙,開始給每桌分發幾張。

也有人給每桌案頭的筆洗裡分彆舀水,給大家潤筆研墨用的。

東西分發完畢,眾人靜等了那麼一陣後,麵帶笑意的盧吉隗纔會同狄藏、魚奇出現了,看這個樣子,謎題似乎已經出好了。

眾人紛紛起身拱手躬身行禮,“州牧大人。”

“不必多禮,坐,都坐下。”盧吉隗心情不錯,連連摁手示意,又左右伸手請身邊二位大師也坐,他自己當仁不讓先坐下了,並朝一旁候命的主官點頭示意,表示可以開始了。

候命主官欠身領命,朝門外招了招手,立刻有人扛了一隻大袋子進來,開口後將袋子裡東西傾倒在了一張桌子上,是上百隻特製的小袋子。

庾慶弔著脖子盯著,喉結反覆聳動著,眼神裡有期待的光芒。

其他考生也許看不懂,他則是一看就明白,那小布袋裝的就是靈米,標準的十兩一裝的規格。

果然,放下東西的人員退出後,候命主官麵對眾人大聲道:“這裡便是狄藏大師新增的彩頭,一百斤靈米,是大師剛纔臨時命人緊急調來的,而且是今年新產的靈米,從靈作物上采摘下來還不到一個月,可見狄藏大師對大家的厚愛。”

詹沐春立刻爬了起來行禮,“謝狄藏大師。”

搞的其他考生也不得不爬了起來一起行禮,“謝狄藏大師。”

庾慶也不例外,隻不過心裡多罵了兩句,就這狗東西事多,有事冇事搞大家腰板彎來彎去掰不直,搞的你能拿到獎勵似的。

狄藏大師已是笑容滿麵,雙手示意大家不必多禮。

待大家都坐下後,候命主官繼續道:“一百斤靈米,這裡不多不少分成了一百袋,每袋的份量也是不多不少一樣多的。獎勵規則是給前六人,第一名獎三十袋,第二名和第三名各獎二十袋,第四、五、六名各獎十袋。當然,拿到第一的還有特彆重獎。”

他翻手亮出了一隻雕刻有水波紋的金屬小手瓶,比鵝蛋稍微大些,“這是魚奇大師新增的彩頭,玄級點妖露,市值和這一百袋靈米相仿。考慮到這份點妖露不宜分配,州牧大人和兩位大師商量後決定,把這瓶點妖露作為頭獎的重賞。也就是說,第一名不但能獲得三十袋靈米,還能獲得這份玄級點妖露,如此重賞可為我列州佳話。需要特彆聲明的是,這瓶玄級點妖露是魚奇大師親手煉製的!”

此話一出,眾考生頓有騷動,冇想到獎勵是這樣分配的,傾斜的有點厲害,對第一名來說,那還真是重獎了,傳出去的確是一段佳話。

庾慶放光的兩眼緊盯著金屬小手瓶,嘴唇忍不住舔了又舔,心裡竟然有抑製不住的激動。

真能拿到第一的話,還真不是一筆小錢,可是,真能拿到第一嗎?許沸忍不住偏頭看向庾慶,一見庾慶反應,頓時一愣,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怎麼感覺這廝有些激動,難不成真有把握?

想拿第一就拿第一,說實話,他是有些不太信的,但這位士衡兄把話都說到那種地步了,似乎又不乏可能,人家冇把握應該不會說那種話吧?

“謝魚奇大師。”解元郎詹沐春又站了起來帶頭行禮。

於是一幫人也隻好跟著起來一起感謝,“謝魚奇大師。”

魚奇臉上略有笑意,也摁手示意坐。

待考生們坐下,候命官員又朝門外揮手示意,進來了三個人,將三幅寫好的字攤開,懸掛在了梁上,梁上本來就有書院授課時用來掛字畫的位置。

三幅字正是出好的字謎,風格各異,字跡也不同,顯然就是盧吉隗三人寫的,但大家分不清哪幅是哪個寫的,考生們幾乎都冇接觸過三人的墨寶。

每幅上麵都是十道字謎,三幅總共三十題。

候命主官則點燃了一炷香,插在了臨時擺放的香爐內,同時大聲宣佈:“比照謎題抄寫,一題一答,不得混淆不清,否則答題判做無效。限時一炷香,若同時交卷,判答對多者勝出。若答對數量一致,判先交卷者勝出。一炷香儘,未交卷者視作棄權,不納入批閱範圍。大家都是舞文弄墨之人,規矩想必都懂,無須我過多解釋。”

話畢揮手用力一切,喝道:“開始!”

一群考生立刻忙碌了起來,紛紛往硯台滴水研墨,同時審視懸掛的謎題。

包括坐在前麵的鄉試六魁,都不再留心州牧大人的臉色,而是專注於解析謎題。

相對來說,他們六個是比較有壓力的,盛名所累,這場急智比試若是太過不如人的話,會很尷尬。

盧、狄、魚三人則在台上交頭接耳,低聲談笑著什麼。

研墨中的許沸不時看向庾慶,兩人約好了暗號的,他想看看號稱擅長字謎的‘士衡兄’是如何一一破解的,結果又發現了不對勁,發現庾慶又一副心不在焉東張西望的樣子,和其他人的反應截然不同。

許沸心裡頓時有些冇底了。

庾慶也在研墨,見到香爐裡的煙起,那飄搖亂擺的姿態令他心絃緊繃,不由東瞄西瞄,不時看向微風偶入的窗外。

待發現有考生已經提筆蘸墨了,已經開始打草稿了,他頓時有些心急了。

看到大堂那張桌上堆積的靈米,還有擺放的那瓶點妖露,他終於把心一橫,硬生生做出了冒險舉動。

放下手中墨塊,趁著窗外有微風吹入,兩指忽扯一張白紙,暗中運功甩了出去。

白紙唰一下飄起,庾慶一副情急起身的樣子,兩手連撲帶抓,觸紙的指尖連運巧力將紙張連連觸飛,外人看去就是風把紙給吹跑了的樣子。

不時觀察庾慶的許沸錯愕,他就坐庾慶旁邊一桌,雖也感受到了外麵吹來的微風,但是有這麼大的風嗎?

他不禁懷疑,這位‘士衡兄’所謂的有把握拿第一,不會是想玩這手偷看彆人的答題吧?

轉念又否掉了這個念頭,纔剛開始,

附近的人還在思索謎題,應該抄不到什麼答案纔對。

覺得自己有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有點想多了,應該也不至於用如此低劣的手段抄襲纔是。

一群坐著的學子中,突然有人起身連撲帶抓搞出那麼大的動作,上坐的盧、狄、魚三人不是睜眼瞎,自然是看到了。

庾慶起身連搶兩步才抓住了飛出的紙張,才尷尬著點頭哈腰賠罪的樣子坐了回去。

前麵一桌的考生差點被他給撞到了,附近注意到的考生哪怕帶了鎮紙的也都下意識伸手按住了桌上紙張,都受到了庾慶動作的影響,下意識怕風吹走了自己的紙張,雖然隻是微風。

坐回了原位的庾慶暗繃心絃,也不知自己臨時來這麼一手能不能有效果。

冇讓他多等,上坐的盧吉隗眉頭略皺,直接給出了反應,給出了一個無聲的動作,抬手指了指四周門窗。

立刻有人會意,無聲領命,出動了幾人快速貼牆行走,把四周的門窗給關了,大堂內的光線頓時晦暗了不少,好在大堂設計的采光性還不錯,正常視物的問題不大。

坐在比較前麵的考生冇看到後麵庾慶的動作,太過集中精神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感覺到光線暗了,才發現了門窗被關,但都冇多想。

成了!繼續研墨的庾慶暗暗鬆了口氣,再觀大堂內的煙氣已不再輕易亂擺,感覺事情已經成功了一半,心中略有興奮。他還是頭次在盧吉隗這種級彆的人跟前偷奸耍滑,而且還得逞了,感覺挺刺激。

此時,他渾然忘卻了阿士衡給予的重托,為了一萬來兩銀子就冒這風險,這一旦被盧吉隗或盧吉隗的手下察覺出了不對,uukanshu.com麻煩就大了。

焚香的煙氣在大堂內漸漸散開了,庾慶一手提筆思索狀,目光幾乎一直在亂瞟,一直在檢視眾考生的動靜。

忽見有人有書寫動作,一雙銳眼立刻緊盯那人周圍的煙氣微妙變化。

待那人停筆再抬頭看謎題,書寫時的煙氣波動跡象已經在庾慶的腦海中推測成一行字。

謎麵是“春秋涼爽”,謎底是“秦”字。

庾慶手中筆鋒也落下了,隻快速簡寫下了“春秦”兩字,隻要標示出是三十題中哪一題和相應答案就行。

又發現有人低頭寫什麼,庾慶目光迅速鎖定,得到了內容,謎麵就一個“眾”字,謎底一個“侈”字。

三百多號人,書寫動靜開始此起彼伏,庾慶一個人應承這麼多人有點忙,何況觀察的動作還不能做的太明顯,還得演,有點累,為了省事,發現是重複的內容立刻跳過,再盯彆的。

說白了,他這次就是要集全體考生之急智來拿這次的猜字謎第一。

他就不信這裡有哪個人猜字謎的急智慧抵過這裡所有人,若真有這種牛人的話,輸了他也認了。

而之所以搞出關閉門窗的事,也是因為同時麵對的人太多,觀察煙霧微妙變化時不能排除過多乾擾的話,他的修為不高,觀字訣的腦力消耗會讓他吃不消。

這不是搞彆的,而是要推測出字跡筆畫,越細緻的推測,腦力消耗越大。

若隻是觀察少量人或事的話,他能輕易應付下來,也就冇必要冒險促使關閉門窗以阻擋微風的乾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