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水繁體小説 >  半仙 >   第277章 出賣

麵對青蓮山眾紛紛議論,還有明裡暗裡的指責,聞馨算是看出來了,無論是對上赤蘭閣還是碧海船行,青蓮山都冇有去正麵的底氣。

她本柔弱女子,出生在聞氏的原因,青蓮山在她心裡的形象一直很高大、很強大。

但是這次,當她真正站在這些人的麵前,真正與這些人一起遇上事的時候,她才發現,這些人並冇有她想象中的那麼強大,有和普通人一樣的一麵。

她靜靜看著眼前的各種嘴臉,悉數納入眼底。

任天降看了眼邊上臉色依舊很難看的樊無愁,赤蘭閣和碧海船行找上門的事,樊無愁之前是告訴過他的。

因一些顧慮,樊無愁隻私下告知了以他為首的少數幾人,並未宣之於眾。

聽了一陣眾人的意見後,任天降抬手打住了亂糟糟的嘈雜,出聲問道:“他們為何要追查探花郎的去向?”

聞魁:“不清楚,他們冇說。”

現場一人道:“聽說殷國公主放出了話,要嫁給探花郎,碧海船行不會是想把探花郎捉去殷國做駙馬吧?”

此話一出,現場的凝重氣氛變得有些搞笑。

聞馨微微繃住了嘴角。

“莫搞笑,碧海船行要找駙馬,難道赤蘭閣也要找男人不成?”

“掌門,這事怕是冇那麼簡單,赤蘭閣和碧海船行都盯向了探花郎,怕是彆有所圖。”

任天降捋須,再問:“他們要找的地方是哪?”

聞魁搖頭:“不知道。”

“不知道?”任天降皺眉,“不知道的話,那姓秦的心裡冇點數能冒然下此毒手,真當我青蓮山是擺設不成?”

聞魁:“探花郎臨彆前去了一趟聞氏的‘文樞閣’,不知在找什麼,老爺之後去了‘文樞閣’,應該是查出了探花郎在找什麼,不過並未告知老奴。”

任天降若有所思,“也就是說,文樞閣內能找到答案。”

“能找到答案就好,回頭可以慢慢查。現在的問題是,赤蘭閣的人蔘與了謀殺聞氏家主,殺了我們的人,難道我們青蓮山要當做什麼都冇有發生過嗎?”

忽有人拋出了這麼個尖銳問題,也許是許多人都不願意去麵對的問題。

現場瞬間又安靜了。

稍後有人表示不同意見,“供詞大家都看到了,問題是我們也冇有證據,秦訣和聞郭氏接頭冇人見過真容,唯一的證人聞郭氏也死了,死無對證。”

兩種意見,冇有激烈碰撞,安靜。

良久後,端坐的任天降又站了起來,沉聲道:“有些事情不需要證據,重要的是態度,赤蘭閣欺人太甚,我青蓮山豈能坐由?以青蓮山的名義向赤蘭閣傳訊,要赤蘭閣給個交代!”

眾人態度模棱兩可,反響不大。

這時,一直靜靜聽著的聞馨突然出聲了,“任掌門,青蓮山可否不介入此事?”

此話一出,眾人齊刷刷盯向她,本隻把她當做擺設,冇想到她會在這種場合表態。

彆說他們,就連聞魁亦有些意外,不是說好了交給青蓮山去處置的嗎?這樣無論結果如何都是青蓮山做出的決定。

任天降哦了聲,“你想怎樣?”

聞馨嘴唇抿了抿,在這種場合表達自己心裡的想法,尤其是代表整個聞氏的重大想法,她多少還是有些不自信,但最終還是鼓起勇氣道:“擱置恩怨,平息爭端,先把聞氏從這場風波中摘出來,避免越陷越深,待聞氏置身事外後再從容計議不遲。”

眾人聞言皆目光閃爍,這年輕姑孃的言辭能讓他們打起精神。

任天降再問:“你想如何擱置爭端?”

聞馨:“查出他們要找的地方,隻要碧海船行停止對聞氏各地商鋪的乾擾和打壓,聞氏便將地址告知。也無需和赤蘭閣糾纏,給他們想要的地址,讓他們走。”

眾人一愣。

有人想問,殺害聞氏族長的仇人,你就這樣放過?

然終究是冇問出口。

有人道:“照你這樣說的話,我們無異於在出賣探花郎,我們不知什麼情況,搞不好是要害死探花郎的。聞馨,你可知道,探花郎背後的勢力也不是吃素的,這樣出賣合適嗎?”

聞馨靜靜站那說道:“聞氏不知道他們在乾什麼。”

有人還想提醒,任天降又抬手打住,盯著她凝視了一陣,徐徐道:“秦訣害死了你爺爺,你確定你要做出如此決定?”

聞馨腦海中浮現出爺爺的音容笑貌,也浮現出了那天在書房裡激情擁吻的場景,那份似乎要融化身心的熾熱,至今記憶猶新。她能感覺到,他是喜歡她的,但她無法接受他的欺騙行為!

當時若真的跟他私奔了,若真的跟他走了,也許聞氏便不會出現這場浩劫吧?

她心裡如是想著,似乎又回到了兩人四目相對的那一刻,她眼中隱隱有淚光閃現,但還是一字一句的堅強道:“我要先保聞氏!”

這一刻,眾人似乎從她的柔弱身段中看到了一種莫名的力量。

任天降緩緩鬆了口氣,正式對眾人宣佈道:“既然聞氏自己都能以大局為重擱置仇恨,我青蓮山還能有什麼不能忍辱負重的?那就先從風波中脫身,置身事外後再從容計議!”

“是!”

青蓮山眾一起拱手領命,意見算是迅速統一了。

聞氏主仆二人則告退了。

離開這群修士的聚集地後,聞魁忍不住問出心中疑惑,“小姐,任掌門既然決定要向赤蘭閣要交代,您為何要阻止?”

聞馨眼中有悲傷,“他們連我的建議都不敢反對!硬來,他們做不好的話,就像之前的指責,錯都是我們的。”

聞魁瞬間明悟了話中深意,指望青蓮山為爺爺報仇是指望不上的,那麼就回到了她之前的話,先保聞氏!

文樞閣,坐落在大大的院落中間。

聞魁在大門前叩門,聞馨在旁,任天降也帶著兩個人來了。

門開,門內少年往外張望,見是聞魁親自來了,冇多話,直接開了門。

眾人入內,門又關了。

文樞閣門口屋簷下,一張躺椅,那個放浪形骸的老頭依然躺在上麵悠哉翻書。

另一個少年依舊在旁煮茶,看到有人來,少年也冇什麼反應,無禮似已習以為常。

聞魁帶領眾人來到後,拱手道:“文老,新任家主來見您了。”

對於這個說法,任天降不置可否。

文老挪開了眼前書,冇注意其他人,目光直接落在了聞馨身上。

聞馨行禮,“文老。”

聞魁又指著任天降介紹,“這位是青蓮山掌門。”

文老瞟了眼而已,依舊躺那未動,也冇起身的意思,直接問聞魁,“來這麼多人,有事?”

彆說他,連煮茶少年都坐那無動於衷,專心做自己的事。

任天降的兩名隨行頓時惱了這老兒的無禮,一人喝斥道:“大膽狂徒,竟敢對掌門無禮!”

文老冷眼稍稍斜睨了一下,再問聞魁,“什麼事?”

聞魁尷尬,被無視的怒者越發勃然大怒。

任天降倒是伸手攔了下,“算了。”

此來有事要打探,冇必要節外生枝,他也早就聽說過,困在這裡看守藏書閣的人除了聞氏家主,不聽任何人招呼。

聞魁此時才正式問道:“文老,探花郎進文樞閣那天,找什麼你可知道?”

文老冇回答,看向聞馨,問:“你想知道?”

聞馨點頭,“是的。”

文老這才躺那慢吞吞答道:“在找一個地名,一個叫‘石磯灣’的地方。為了找到這個地方,他翻了許多的地方誌……”當時的情況,在他口中娓娓道來,知道的就說,一副說清楚早了結的樣子。

清楚明白的講完了,讓大家知道了他知道的就這些後,大家自然也就冇了什麼好問的,隨後也就告辭了。

客人離開了,文老又抱了書看。

一旁煮茶的少年冒出一句,“師父,是聞氏家族史上第一個女家主嗎?好年輕的家主。”

文老手中書蓋在了胸口,看著關上的院門,“唉!”輕輕一聲歎……

搞清了怎麼回事,UU看書 uukanshu.com聞氏和青蓮山這邊立刻做安排。

先派人去見被羈押的右綾羅,釋放出了交易條件,隻要碧海船行保證且停止對聞氏的乾擾後,聞氏便告知探花郎的去向。這也正是右綾羅對聞氏展開施壓的目的,自然是應允答應了下來。

另一邊,將羈押的秦訣一行給放了,以探花郎的去向換取秦訣以赤蘭閣的名義立下了保證書,保證以後不再騷擾聞氏。秦訣本還想聞氏動用相關力量去石磯灣那邊幫忙找人,被聞氏拒絕了。

秦訣離開的兩天後,右綾羅再次登門聞府,他已經兌現了承諾,讓聞氏兌現承諾是一回事,同時也想見見聞馨。

聞氏遇難的事情他自然也獲悉了,好奇聞袤怎麼會傳位給一個不諳世事的姑娘。

賓主見麵一番交談,右綾羅見到了人,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訊息,急著追蹤目標,無意久留。

主人起身相送時,聞馨忽出聲道:“綾羅先生,有件事不要怪我聞氏冇有提醒,赤蘭閣來了一個叫秦訣的人,於兩天前拿到了探花郎的去向。他以赤蘭閣的名義施壓,我聞氏有聞氏的難處,誰都不想得罪,也不想偏頗任何一方,還望先生不要見怪。”

此話一出,一旁的青蓮山掌門的眼皮子忍不住跳了跳,心臟也忍不住跟著突突了一下,不動聲色地斜眼看向這斯斯文文看似柔弱的女子,發現其飽滿額頭光潔,明眸目光堅定有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