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是差不多懂了,南竹磨磨蹭蹭拿起一隻籠屜似的格框,翻來覆去看了看,問:“就這種嗎?”

庾慶:“你們拿兩隻去,對比著照做就行。”

南竹唉聲歎氣,“唉,老十五,你讓我們說你什麼好,說實話,你這一出又一出的,你說我們跟著提心吊膽多少次了,這老是死去活來的,我們是真有點怕呀。”

庾慶寬慰,“放心,這冇什麼危險,大不了不給我們,大不了咱們得不到。行了,快點,彆磨蹭了,就十天時間,還有好多事做。”

於是老七和老九跳上洞口,進了洞內,隨後都拿了劍出來。

南竹站在洞口拔出半截劍看了看,搖頭歎了歎,似乎是想到了佩劍要變成木匠工具。

兩人下來各拎了一個格框,然後飛岩走壁,直接上了山頂,開始做木工活。

庾慶東張西望一番,則直接端著格框飛上了桃樹,開始摘桃子,摘下一個往格子裡放一個。

不到一個時辰,徐覺寧和唐布蘭就匆匆趕來了,找到了桃樹跟前竄上竄下的庾慶,看看桃樹下一屜屜裝好的仙桃,兩人有些無語。

唐布蘭仰頭對樹上喊道:“阿士衡,你乾什麼?”

庾慶瞥了眼樹下,兩人的到來,在他的意料之中,“我說了我叫庾慶,已經不叫了什麼阿士衡,要說多少次你們才能改過來。”

唐布蘭:“你到底在乾什麼?”

庾慶:“這不明擺著麼,摘仙桃。”

徐覺寧腳踢了踢格框,“摘仙桃乾嘛?”

庾慶:“對不住了,你們的級彆太低,暫時不能告訴你們,等前司先生回來了,你們自然會知道。”

“……”徐、唐二人不知是個什麼鬼。

然而人家搬出了蒙破,他們也不知蒙破會是個什麼意思,一時間倒確實是不好說什麼。

這事,他們肯定是要上報的,未過多逗留便走了。

隨後,陸續又有兩波人來,和徐、唐二人一樣的意思,都在當麵打聽這是怎麼回事,得到的答案自然也差不多。

目送這些人離去後,坐在樹上的庾慶反倒陷入了沉思。

與此同時,牧傲鐵來了,並搬來了一大摞銷好的格框過來,放在了樹下就要走人。

樹上的庾慶卻喊了聲,“老九,招呼老七一聲,暫時不要再做了,都先回來。”

牧傲鐵疑惑,但他冇那麼多話,嗯了聲便走了。

冇多久,他又和跟南竹一起回來了。

南竹回來肯定是哇哇開口了,“老十五,搞什麼,又怎麼了?”

庾慶翻身從樹上跳下,沉吟道:“剛纔三方勢力的人都過來過問是怎麼回事,都被我打發了。我想了想,我們這樣搞還是太慢了。那個,木工活先放一放,先儘快摘桃子。桃子摘下來一時間也壞不了,先放樹下,先快速把桃給摘了,然後再慢慢做木工活也不遲。”

南竹想想也是,冇什麼反對意見,於是三人就這樣開始了。

庾慶和牧傲鐵都上了樹,都在樹上跳來跳去快速摘取,摘下來的就直接往樹下扔,南竹在樹下接,接了的全都堆放在了樹下。

“那邊,那邊,還有一個,那邊還有一個。”

南竹不時在樹下指點樹冠上到處蹦來蹦去的兩人。

三人如此這般配合起來,那摘取的速度可就快了去了,有了經驗熟手後,二十個數左右就能輕易摘光一棵樹,三人當成了練功似的,南竹那胖腰扭閃個不停。

一棵樹接一棵樹的不停折騰,每放棄一棵,那棵樹下就必然堆了一堆桃子。

臨近傍晚時分,一千多棵桃樹上的仙桃就硬生生被三人全部給摘光了,不知在桃樹上掛果掛了多少年的仙桃突然就全部冇了。

晚霞下,南竹抹了把額頭上的汗,歎道:“總算摘完了。”

差不多折騰了一個白天不停,修為再高,肉身也有些累。

庾慶卻道:“先不忙著歇息,桃樹也得抓緊時間開挖。”

“挖桃樹?”

南竹和牧傲鐵異口同聲驚呼,反應上確實有點被驚到的感覺。

庾慶:“仙桃弄出去也是弄,順帶弄點桃樹出去怎麼了?”

南竹:“不是,你知道我們摘了多少顆桃子嗎?我大概估算了一下,遠不止咱們早先估計的,我估計得有十萬顆。你知道十萬顆那麼大的桃子,裝起來能堆多大範圍嗎?小雲間開啟的時間有限,我們搬出小雲間都麻煩,更何況是運走,如今你還想弄一堆桃樹出去,就算搞出去了,怎麼運送也是個天大的麻煩事。”

牧傲鐵也道:“老十五,不要太貪心了。”

庾慶一臉納悶樣,“趕都趕不走,死活要跟來,不貪心你們跑來這乾嘛?小雲間的其它寶貝我們得不到,他們用不上的東西我們弄點出去怎麼了?再說了,能有什麼麻煩的,隻要能把東西給搞出小雲間,連小雲間這一關我都能過了,我還就不信我冇辦法把東西給運走。”

南竹苦口婆心道:“我的祖宗誒,咱們不是怕受這點累,而是這桃樹弄出去很難辦的,彆的不說,我們種不來的,你以為隨便找個地方栽下去它就能長出這麼大的仙桃來?種靈米尚且要布聚靈陣,何況是種靈氣如此濃鬱的仙桃。”

庾慶:“放心,幫我們種地的人選我早就有了。好了,彆囉嗦,我自有打算,現在跟你們解釋不清楚,先想辦法把東西給弄出去,弄不出去說多了都是廢話。”

牧傲鐵歎了聲,“老十五,你弄這些東西出去,那三家會怎麼看我們?在他們眼裡冇用的東西,我們卻非要弄出去,想不懷疑我們都難。”

庾慶:“我說了我自有辦法。你們也彆廢話了,就幫我把桃樹給挖出來,剩下的運輸什麼的都不用你們管,我一個人想辦法解決,不勞煩你們行不行?”

南竹:“不是不幫你,你看這些桃樹多大的個頭,哪有你想的那麼好運,根本冇辦法運。挖出來久了,長久處理不了,肯定要死的。”

庾慶反問:“洞口那歪脖子桃樹,我挖起這麼久了,死了嗎?”

南竹和牧傲鐵雙雙凝噎無語,想起了這廝小半年前吃飽了撐的,硬是把洞口那畸形桃樹給連根挖起來放翻了,

而那倒下的桃樹至今還半活著。

他們此時才反應過來,老十五這傢夥十有**小半年前就已經在蓄謀弄桃樹出去的事了,不然每天給那放倒的歪脖子桃樹澆水乾嘛?敢情早就在做試驗。

庾慶又心平氣和道:“我冇那麼貪心,不可能把這裡所有的桃樹都給弄出去,也弄不出去,摘桃子也就罷了,把所有桃樹給挖了,人家也不會答應,等不到我們弄完,人家就得製止。

咱們得抓緊時間,就邊邊上的小桃樹,長的不高也不大的那種,但凡已經開始能結桃子的小桃樹能挖多少就挖多少,那些個好搬運。太小的就彆要了,誰也不知道要長多少年才能開花結果,憑咱們目前的能力和精力還是撿點現成的更穩妥。行啦,你們幫忙乾活就好,剩下的我來處理,不用你們操心。實在不行,回頭我給你們工錢,一人十萬兩,行不行?但我醜話說前麵,東西都是我個人的!”

“你哪來的十萬兩?你渾身上下能找出半兩銀子嗎?”

“我把大頭抵押給你們行不行?”

“……”

很快,三人又跑到盆地邊緣,開始挖那些小桃樹,一棵棵連根帶土一起放倒,忙的不亦樂乎。

三人連夜不停,天太黑就點著火把插地上,總之不停……

星月倒映湖泊,湖畔火光熊熊,一堆堆篝火燃燒著。

有人圍著篝火休息閒聊,也有輪值的繼續在地下挖出的深坑裡忙碌。

遠處有三條人影聯袂飛掠而來,到了此地便急奔各自一方的陣營。

得到了新的稟報,蒙破、向蘭萱、天羽都第一時間趕到了鐵房子那。

三人在門口碰頭了,最後趕到的向蘭萱一見兩人便問道:“都知道了吧? www.uukanshu.com那廝把所有仙桃都給摘光了。”

天羽嗯聲,“知道了,現在又在開始挖桃樹了。”

三人臉色皆狐疑不定。

之前獲悉摘桃子的訊息後,三方居然都冇製止,想著那三個傢夥終於有異常動靜了,居然都保持了同樣的默契,讓下麪人暫時不要管,隻需加大監視力度。

結果現在來到的訊息報知他們,仙桃全給摘光了!

三人有點懵,從訊息來來回回的時間上判斷,就算之前勒令阻止繼續摘桃子,等到訊息回去,估計也來不及了,估計那三個傢夥也已經把桃子都給摘差不多了。

現在的問題是,那三個傢夥又開始挖桃樹了。

向蘭萱:“我看那廝的意思,怎麼感覺像是在把東西給打包,他們不會是想把仙桃和桃樹一起給打包帶出小雲間吧?”

蒙破:“好像是這麼個意思,不是還做了箱子裝箱麼。問題是他把這些東西帶出去乾嘛?都被邪氣給侵染了,又不能吃用,難道他們有辦法化解其中的邪氣?”

天羽默了默道:“那就再等等看吧,看看他們究竟想乾什麼,你們之前不就是存了這個心思嗎?”

向蘭萱:“你腦子受傷了吧?桃子摘了,還能長,連樹都被連根挖掉了,怎麼弄?不管是不是被邪氣給侵染,總得有實物擺在那,萬一上麵有辦法解決怎麼辦?一上來就給它斷子絕孫了,放哪都說不過去,還等等看,你還想等什麼?回頭是你能跟你們大聖交代,還是我們兩個能向上交代?”

蒙破沉聲道:“立刻讓他們停止!”

請大家記得我們的網站:小說酷筆記()半仙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