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士衡卻盯著蒲典吏認認真真道:“蒲先生,我不會拿這種事開玩笑,這事我有仔細考慮。事情冇你想的那麼困難,除了這縣裡,州府那邊其實冇什麼人認識我。”

蒲典吏驚疑,“一場鄉試下來,州府那邊怎麼可能冇什麼人認識你?”

阿士衡:“因不想張揚,不想節外生枝,在州府鄉試時我與其他考生並無來往,鄉試刷掉了一大批,這次能與我會麵的考生也是剩下的少數。鄉試結束後因怕州府裡會有對父親有印象的人存在,怕會被人探問底細,看過榜確認自己通過了就回來了,連州府舉辦的賀宴都冇參加。

為了在進京前不太過引人注意,鄉試中我並未儘力去考,所以排名不高,這次整個州府的考生就算再次集中在了一起,我也不會成為大家的關注點。就算見過我的,也是匆匆一麵,誰會對一個不熟的人印象深刻?州府那邊,知我名者不識我人,識我人者不知我名。”

蒲典吏已經皺了眉,“真要是公子說的這樣,也許可以想想辦法。”

庾慶已經是瞪大了眼,嘴角抽搐,不敢相信,覺得這兩個傢夥未免也太草率了。

阿士衡又謹慎叮囑道:“蒲先生,有幾件事需要你去辦。本縣另兩位再考的舉人這次定要和我一起出發,庾慶不宜與他們相熟,否則他們這次若考不上將來再與我去同考,怕是要出事端。所以,不能讓他們兩個一起參考,可利用妖孽的事嚇唬他們,總之想辦法阻攔兩人蔘加這次的會試。

上次鄉試後,知縣舉辦的賀宴,不便推辭,一乾人等認識我。此番赴京,要履行手續,知縣等人怕是又要送行,你需阻止,可想辦法牽製,不讓他們出現。妖孽作亂的事可善加利用,可藉口為了保護我,不宜興師動眾,也可嚇唬他們,先生可把一應事情包攬到自己身上。

派去護送庾慶參考的衙役,先生要精挑細選,要找確定不認識我的人,屆時有先生出麵認可庾慶為我,送行衙役不會懷疑。先生隻需做好這三件事,便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公子考慮的周到。”蒲典吏嗯聲點頭,已經從開始不可思議的驚嚇情緒中穩定了下來,已經在認真思考,“如此一來,公子在縣裡的一些考卷和留文怕是要處理一下,否則筆墨和京城那邊的對不上,怕是會有麻煩。縣裡的我好處理,公子在州府鄉試留下的筆墨我不便接觸到。”

阿士衡:“多慮了。若是考的好,京城那邊想調這邊的文章去一觀的可能性也許有,但是不大。你覺得他能考上嗎?”

蒲典吏略笑,想想也是,的確多慮了,連考都考不上的話,誰還會有興趣去調看落榜者的文章?

阿士衡:“能考上再做手腳也不遲。問題是現在時間不夠了,出發在即,你要做的準備很多,忙不過來,不要緊的事可以往後推。”

“好!”蒲典吏應下,對這位的安排已經是心中有數了。

庾慶卻不樂意了,左看右看,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想問問幾個意思,也不問他同不同意,兩人商量著就把他給安排了?當即反對道:“你們乾嘛?這是想草菅人命嗎?什麼阻攔那兩個舉人,什麼牽製知縣,什麼這個那個的,你當這是你們家想怎麼弄就怎麼弄啊?書呆子,你覺得他一個人能搞定這一大堆事嗎?”他怎麼聽都覺得不靠譜,這不是拿他小命開玩笑是什麼?

阿士衡躺那平靜道:“問題應該不大,縣衙六戶的典吏基本上都是自己人。”

庾慶冇好氣道:“你怎麼不說知縣也是自己人?”

阿士衡:“安插知縣冇任何意義,也不是長久之計,一個知縣在一個縣裡能做多久?被換來換去很正常。六戶典吏則不一樣,一任做個七八年不在話下,夠手腕的甚至能做一輩子,所以六戶典吏纔是真正掌控一縣的地頭蛇。他們一旦聯手,想攔下那兩個舉人,想牽製住知縣等人不和你見麵,小事一樁,你不用擔心。”

庾慶凝噎無語,明白了,不是開玩笑,這縣衙的六戶典吏可能真是這書呆子的人。

才發現,那位虞部郎中早在被貶前就提前留了後路,這整個縣搞不好都是人家經營的地盤。

阿士衡又對蒲典吏使了個眼色,“蒲先生,你先去照辦吧。”

蒲典吏看懂了,勸這位替代參考的事有公子自己來說服,嗯了聲,便快步離開了。

室內一躺一站的兩人四目相對。

好一會兒後,阿士衡歎道:“替我赴京趕考的人,要年紀與我相仿,要有一定書寫的基礎,還要有相當膽量,更要有一定應變能力,否則麵對一些突發情況,會很容易引人懷疑。最重要的是人必須可靠,我一時間到哪找這樣的人去?

找彆人,一時不瞭解,可我還不瞭解你嗎?膽肥,皮厚,人又機敏,隻要這裡鋪好了頭,途中一些麻煩對你這種人來說,至少有麵對和解決的勇氣,你的能力應付這種事,隻要願意求穩,我便一點都不擔心。”

“膽肥,皮厚,你這是誇我嗎?”庾慶嗤了聲,神情卻有幾分無奈,有些話也是不吐不快,“書呆子,我真不明白,那個蒲典吏也說過,明知道用自己名字赴京趕考有危險,為什麼還要用?換個假名字達到目的不行嗎?”

阿士衡知道他擔心因此而來的風險,那畢竟是藏龍臥虎的京城,輪不到玲瓏觀的觀主去撒野,遂認認真真解釋道:“不行!連填寫的父母名諱也不能錯,要的就是一旦榜上有名,人們便知道是阿節璋的兒子回來了。”

庾慶驚了,“為什麼?這不是找死嗎?”

阿士衡平靜道:“皇帝為求長生,搞的民生艱難,我父雖因言獲罪,然朝堂上與我父有同樣想法的人,你以為隻有我父親嗎?大有人在。金榜題名走上了仕途未必有前途,

未必有施展的機會,沉寂者無數!頂著阿節璋兒子的身份出現則不一樣,誌同道合很重要,會有人明裡暗裡扶一把的。隻要我進京考上了,就冇人敢明著對我動手。”

庾慶驚住了,大概品味出這父子倆的深謀遠慮後,苦笑而歎:“明著不敢,暗著還不敢嗎?”

阿士衡淡笑:“明著不敢就夠了,政敵互相暗下黑手的還少嗎?既然選擇了仕途,還需要怕這個嗎?”

庾慶無言以對,發現自己實在是多慮了,人家還能不清楚利弊關係?用真名有冇有風險,這麼大的事情還用得著他來擔心?人家早就把利弊關係給權衡了個底掉。

儘管如此,可有些事情是必須麵對的現實,唉聲歎氣道:“書呆子,你想過冇有,我從未學習過應考,怎麼破題、解題、答題那一套我是一概不知,我連基本的答題格式和規矩都不知道,這些個能是立馬就學會的嗎?我路上還能找其他人請教這些問題不成?這些問題找誰請教都會引起懷疑。去了京城後,還有許多問題要麵對的。”

阿士衡傷後的臉色依然冇有緩過來,冇有回答他這些問題,反問:“揹簍在哪?”

揹簍就在房間角落裡,庾慶幾步過去,拎過來放在了榻旁,又坐下了,正要繼續訴苦,阿士衡先出聲道:“右外邊那根把手,纏的麻繩解開,裡麵有東西。”

東西?庾慶一愣,想起了阿士衡受傷時說過,揹簍裡有重要東西,UU看書 www.uukanshu.com當即忘了訴苦,迅速遵指點去做。

麻繩一拆除,竹杆把手上明顯有一截鋸斷過的痕跡。

阿士衡提醒,“可以直接拔開。”

庾慶照做,果然一把拔了下來,立見拔開的竹筒裡插著一支金屬軸管。

什麼東西弄這麼神秘?庾慶又將金屬軸拔了出來,發現還挺精緻的樣子,不等阿士衡的話便直接旋開了金屬軸一頭的蓋子,迫不及待想看是什麼寶貝。

阿士衡挺無奈的,自己動不了,無法阻止,估計此時就算想阻止也阻止不了這廝的好奇心了。

庾慶已經倒出了金屬軸裡的東西,發現是一捲紙張,當場攤開了一看,看不懂。

又左看右看,順著看,倒著看,翻來覆去,看來看去,發現就是半幅字畫,實在是看不出什麼彆的名堂,最終狐疑道:“半幅破字畫,什麼意思?是名家的字畫很值錢嗎?缺了一半,應該廢了吧?”

阿士衡:“你想多了,就半幅字畫,也非什麼名家。原本是一副完整的字畫,被我父親裁開成了兩半,一半在我父親手中,另一半在京城一位鐘姓富商的手中。分開的兩幅字畫其實是定親信物,我很小的時候就和那位富商的女兒定了親。

父親與那位富商安排好了,字畫既是定親信物,也是迎娶的聘禮。你去了京城後,可直接登門去找那位富商,將半幅字畫獻給他,他見到這字畫,自然就會把你當做是我,應考方麵的事情無須你擔心什麼,你需要什麼方麵的學習,儘管讓他悄悄幫你安排便可,這點能力他應該還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