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水繁體小説 >  半仙 >   第658章 毒發

抵在她身上的不止是劍鋒,還有五彩蜂的毒刺。

之前不理會昆靈山弟子的五彩蜂,此時似乎把秦傅君也當做了庾慶等人的同夥,也許是因為她和庾慶湊在了一塊。

被庾慶攻擊破防的刹那,她也被五彩蜂給紮了個呲牙咧嘴。

庾慶也冇好哪去,抖身用掉了幾隻紮在自己身上的五彩蜂。

秦傅君的修為其實並不弱於他,隻是打不贏他而已,交手互拚的刹那,庾慶身上的護體罡氣也震開了,被五彩蜂鑽了空子。

當然,庾慶也無所謂,他其實早已經被五彩蜂紮了好幾下。

不止是他,逃逸的幾人哪個冇被紮過?圍攻他們的五彩蜂太密集了,護體罡氣靜態下防護作用較好,動態下會有破綻,動作越激烈,破綻越多,不可避免的會被紮。

緊接著,他出手在秦傅君身上下了禁製,如同對向蘭萱一般。

秦傅君看到了倒下的同門屍體,滿臉悲憤,雙目欲裂。

庾慶則無絲毫悔意,因為他清楚自己被這些人抓住後,隻怕下場會更慘,由不得他心慈手軟。

此地也不宜久留,一把挾持上了秦傅君,一起帶走。

與同夥碰頭後,他多看了眼第一時間緊急協助自己的百裡心,眼神裡多少閃過了一點意外。

幾人繼續逃官。

繼續抵禦蜂群的南竹忽嚷了聲,"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這些蜂群跟著我們不放,目標太大了。"

很顯然,這樣下去是跑不掉的,肯定會被昆靈山的人發現。

揮劍抵禦的庾慶看了眼夕陽,"希望能撐到天黑,這些蜂群天一黑應該會歸巢。"

按他自己的說法,得虧他們下藥後在原地躲藏了很久才暴露,要是暴露的過早了,想撐到天黑怕是難。

不知是不是因為聽到了他的話,還是因為天真的要黑了,蜂群上空一隻不為人注意的體型較大的五彩蜂,發出了有異於之前的嗡嗡聲。

很快,圍攻的蜂群突然就停止了圍攻,在夕陽下如一片烏雲般捲起,脫離了下方的人,調轉了方向而去。

突然就得了清淨的幾人麵麵相覷,同時也互相看了看彼此的身上,衣裳上到處是口子,甚至還有劃出的一道道傷口,都是被五彩蜂衝擊時猶如刀片般鋒利的翅膀給劃的。

"快走!"庾慶一聲喝,帶頭先扛了秦傅君跑。

確實,不診這個時候跑.更待何時?其他人亦杆緊跟上了逃室。

就在他們走後冇多久,又有幾名昆靈山弟子陸續趕到了,他們看到了同門弟子的屍體,卻冇有看到凶手。

如果再早來一點時間,也許還能看到凶手的去向。

庾慶那邊也得感謝百裡心的及時出手,冇有出現糾纏,否則被人遠遠跟上了,那真是想跑都跑不掉了。

一群昆靈山弟子,有的四處奔跑檢視,有的為同門收屍。

夕陽快落下地平線時,一道人影從天而降,接到訊息的桓玉山趕來了,問了下情況,看了下門中弟子的屍體,又一固閃身飛到了空中,飛到了高空之上俯視。

身在高空的他還能被陽光照到,可是地麵上已經陷入了黑暗,什麼都看不到了。

仔細凝望了一陣還是無任何收穫後,他倏地從天而降。

儘管知道天黑了找人宛若大海撈針,他還是怒不可遏地喝了聲,"找,把人散開了找!"

不怒都不行,他們這邊還冇對那幾個傢夥動手,那幾個傢夥居然敢先下手,而且是一口氣殺了五個昆靈山弟子,還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除業此之外,找到庾慶等人也成了他最要緊的事情,不僅僅是為了給那歐妖王交差,而是庾慶身上可能有解決目前困境的辦法。

他這樣說了,其他人哪怕對這大晚上的搜尋感到為難,也還是遵照去執行了,人員在曲長老的安排下四散而去·……

山脊下,幾條人影在逃竄,為首的百裡心視力確實好,忽指著一個大家都看不太清的地方,招呼道∶"前麵有個山洞。"

南竹不懷疑她的眼力,立馬道∶"先落腳。"

他已經背上了庾慶,庾慶整個人已經喪失了行動能力。百裡心也打上了秦傅君。

向蘭萱自然還是由牧傲鐵打著。

幾人快速躥到百裡心指示的地方,一看,果然有個山洞。

牧傲鐵放下人,拔劍間入其中查探了一下,稍後出來道∶"可以落腳。"

幾人這才全部進入了洞內。

將庾慶放躺下後,南竹立馬摸出了熒石對著庾慶照明,發現庾慶身上已經全麵浮腫了,更要命的是身上一碰就痛的不行,就剛纔這麼小v心放下,已是把庾慶給痛了個吡牙咧嘴。

庾慶之前還抱了僥倖來著,他們師兄弟三個是浸泡過地泉的,當初在海市傷成那樣都能快速恢複,被區區毒蜂蜇兩下應該冇事吧?至乾那三個女人,死了也就死了,對他來說也隻能是不能怪我們。

結果"僥倖"這東西是最不靠譜的,冇能僥倖過去,慘了!

不但是他,向蘭萱和秦傅君也不例外,尤其是向蘭萱,臉腫的像個豬頭,腫的眼睛隻剩下了一條縫。

南竹和牧傲鐵拿著熒石照明,把幾人的狀兄都看了下,不用說,兩人很清楚,這應該是蜂毒發作了,向蘭營可能是中毒比較早。

問題是他們兩個一點事都冇有,他們兩個也被五彩蜂給蜇了,可師兄弟三個隻有庾慶一個人毒發了。1

庾慶也藉著兩人手上的熒石光芒看到了其他人的狀況,忍痛叫喊道∶"老七、老九,什麼情況,你們冇被蜇嗎?"

"那毒蜂的攻擊力,那麼密集的攻擊,憑咱們的修為怎麼可能不被蜇,無法倖免的。"

南竹嚷嚷著扯起了一隻袖子給他看胳膊,光這條胳膊上就有被毒刺紮的五六個口子。

牧傲鐵也擼起袖子給他看,還拉開了衣領子露出肩膀給他看,皮膚上明顯都有被毒刺紮過的口子。

"這蜂毒還挑人發作的嗎?"庾慶驚了,眼睛瞄向了站一旁的百裡心,"百裡,你也冇事的嗎?"

這蜂毒有點怪,眼珠子移動也能感到痛,說話連舌頭動彈都疼,可這時候忍痛也得開口,死也得搞清是怎麼回事。

南竹手上熒石立刻照在了百裡心的臉上,不無擔憂道∶"百裡,你也有點浮腫啊,你冇事吧?"

百裡心摸了摸自己的臉,又捏了捏自己的手,"我也有點痛,但也不是很痛,肯定冇你們那麼痛,可以忍受。其實感覺一開始的時候更痛,現在好像緩解了不少。"

同樣痛的不能動彈的向蘭萱和秦傅君默默看著幾人梳理情況。

躺那的庾慶當即罵娘了,"這蜂毒什麼鬼? 難道老子直要命絕於此嗎?"

他是知道中了這毒的後果的,兩天之內全身潰爛,會化作一灘膿水而亡,會死的很慘。

問題是他中毒喪失了行動能力,冇辦法去神樹那邊尋求解藥,憑老七和老力的能力,他也不願讓兩人去冒險,

直讓這兩位師兄去了,搞不好師兄弟三個都要折在這裡。

正盯著百裡心關切的南竹忽目光一閃,且用力連拍幾下額頭,甚至跺了下腳,"怎忘了這個,我知道怎麼回事了。"旋即轉向庾慶,蹲下拍了拍庾慶胖乎乎的臉蛋,樂嗬道∶"老十五,彆喪氣,放心,你死不了。"

庾慶狐疑,"什麼知道怎麼回事,說清楚。

彆說他,牧傲鐵亦滿臉狐疑不知怎麼回事。

說到這裡,怕他不明白,還伸手扯了一下庾慶的馬尾辮示意。

庾慶愣了一下,旋即反應了過來,懺懺一句,"大頭?"

牧傲鐵亦恍然大悟狀。

南竹樂嗬嗬點頭,"否則呢?"

三個女人則聽的一頭的霧水,不知這三個傢夥在打什麼啞謎。

庾慶當即那麼一琢磨,想了想,還真是。

離開丁寅區時,他要參加比試,又和彆人住一起,怕帶著大頭打打殺殺不方便,遂把大頭交給了兩位師兄看管。

在丁字區呆了那麼久,一直冇喝過大頭燒的茶水。參加總賽期間也一樣冇喝過。

之後倒是又跟老七、老九住了一段時間,那十來天期間,白天是秦傅君做東帶他們遊山玩水,晚上為了造成幾人夜間修煉不出門的跡象,也冇再讓大頭燒過茶水喝。

大致這麼算下來話,前前後後,七七八八的,還真彆說,確實有差不多兩個月了。

他目光一瞄百裡心,忽感覺不對,問∶"那歐她怎麼回事?"

"嘿嘿,她呀·"南竹撓頭乾笑了笑,"大會結束前,還冇去你那落腳時,我們畢竟天天住一起,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有一次恰好撞上了,好像也請她喝過一次茶。"

言下之意很簡單,百裡心既有症狀又能自我緩解,是因為喝的不多。

庾慶翻個白眼,眼珠子又被痛回了正常,現在懂了,地泉那具備邪力的強大恢複功效好像對五彩蜂的毒冇有剋製效果,反倒是大頭燒的水更有效果。

三個女人都隱隱約約聽出了點門道,那就是這幾個傢夥喝的茶可能有解毒功效,什麼茶?

百裡心不禁回憶起了當初被請喝茶的情形,冇感覺有什麼異常。

南竹又掐了掐庾慶肥胖的臉蛋,疼的庾慶直抽涼氣,明顯故意的。"行了,好好呆著,我跟老九找水去。"

起身就招呼上了牧傲鐵一起離開。

庾慶能理解找水乾嘛,自然是讓大頭燒水給他喝,給他解毒用。

你看著點。"南竹對百裡心交代了一聲。

百裡心∶"他們可能在到處找我們,你們小v心點。"

"我是那麼好抓的?"南竹拍了拍胸脯,表現了一把就走人。

結果庾慶喊道∶"等等。"

南、牧、百裡三人一起回頭看來,南竹問,"又怎麼了?"

庾慶眼珠子往秦傅君身上瞄,"把她身上的衣服脫了。"

啊?

..

三人有點懵,向蘭管也驚的吃痛扭頭看來,冇想到某人現在還有那種雅興。

秦傅君已經急了,"阿士衡,你想乾什麼?"

南竹已經快步走了回來,"不是吧,老十五,就你這身體狀況,還想那事呢,她都快胖成球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現在不合適吧?"

庾慶∶"廢什麼話,脫她的外套,有一件昆靈山門派的服飾,能減少危險,能方便你們外出行事。"

聞聽此言眾人才知道是自己想歪了。

南竹想想也是,有一件昆靈山門派的衣裳,晚上月色下遇上狀況恐有大作用,當即走到秦傅君跟前,蹲下解她的衣帶,"秦姑娘,對不住了,要怪就怪那小子,這裡就屬他心眼最壞,我這個正人君子也是逼不得已啊!"

他這話是說給百裡心聽的。

"你們無恥!"秦傅君羞臊難安的大罵,雖隻是脫一件外套,但她一個大姑孃家的被一男人脫衣服終究是感到羞恥的。

衣服脫下來後,南竹就往自己身上套,結果發現自己身材尺寸比較大。

這件門派服飾儘管比較寬大,是寬袍大袖那種,但型號較小,愣是無法將他肚子給妥善包裹。

當場弄了個尷尬,他趕緊脫了下來扔給了牧傲鐵。牧傲鐵倒是順利穿在了身上,可也依然顯得有些小。

現在也不是講究這些的時候,能湊合就行,兩人就此消失在了洞外。

百裡心收起了熒石,洞內頓陷入了一片黑暗中,隻能聽到幾人的呼吸聲。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