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水繁體小説 >  半仙 >   第661章 美夢

除了那三個字是字體,其它的青苔紋路說不清是什麼,既像是圖畫,又像是什麼東西的劃痕,或像是扭曲的龍蛇,還有的像飄落的雪花,

或像是燃燒的火苗。

青苔不太可能自主生長成這樣的奇怪紋路,看那三個字,顯然是人為造成的,隻是這胡亂的紋路拚湊實在是奇怪。

儘管是亂七八糟的組成,整體看來卻並無淩亂感,反而有一種從天威壓而下的威嚴,

給人一種恢宏的喃喃感。

大頭在彎頂下的木樁上一直在轉圈圈不停看著四周的所有,反應很奇怪,從未有過這種狀況,似乎陷入了某種混亂。

轉了好久它才停下,對準了“小蟲經”三字的端正朝向停下,剛一直轉圈圈的它,似乎又定格住了,抬頭看著上方怔怔了好一陣。

後來,它慢慢張開了翅膀,將雙翅張開到了極限一般,似乎在模仿什麼。

在“小蟲經”三字的下麵,也確實有一道紋路好像是它這樣張開的雙翅。

然後它又石化了一般,僵硬在那許久不動,隻不過身體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流轉。

一開始還看不清是什麼,待到流轉之物越來越清晰後,才知是它身體上的裂紋裡有紅光在遊走。

遊走的紅光越來越清晰,之後在它體表經久流轉不停,速度時快時慢,而大頭似乎也沉浸在了其中,似乎停,速度時快時慢,而大頭似乎也沉浸在了其中,似乎忘了自己是躲藏來此的,似乎忘了之前的危險…

月色下,又看到了前方的山脈,快到藏身的地方了,一路順利的師兄弟兩人鬆了口氣。

看了看自己手裡拿著的巢脾,南竹忍不住問道:“

老九,你吃了這個,

現在感覺有反應嗎?”

牧傲鐵回頭看了看他,知道他問的是有冇有感覺到花粉的藥力,想了想,搖頭道:“冇有,一點反應都冇有。“

南竹頓放心了不少的樣子,點頭道:“我就說嘛,那麼大的蜂巢,隨便割一塊怎麼可能就剛好撞上有問題的。”1

之前他們酒了花粉後,躲在神樹不遠處觀察時,也冇指望能很快出現反應的,冇指望蜂王能剛好就吃到沾染了**花粉的蜜,甚製是做好了要等好幾天的心理準備的。

這也是他們遲遲不敢直接闖進神樹搞那隻蜂王的重要原因,不僅僅是因為桓玉山,蜂群那麼快出現反應讓他們有點不敢確定,認為是不是太快了點。

就在兩人快要接近山脈時,東張西望警惕四周的牧傲鐵突然伸手擋了南竹一下,旋即又摁了他肩膀,兩人雙雙蹲入了茂盛的花草叢中。

南竹意識到了有情況

,順他警惕的方向看去,果然發現月色下有十幾個影影綽綽的搜尋人影。

這本冇有什麼,避開就是了,看情況又冇有發現他們兩個。

問題的關鍵是,看那十幾人的搜尋方向,正在往山脈那邊去,大致搜尋朝向正是他們之前藏身的那個山洞。

也許不一定能剛好撞上藏人的山洞,可一旦走近了,有心展開了搜尋的話,那麼大的山洞不可能發現不了。

完了,山洞裡的人危險了。

兩人互相碰了碰胳聘膊,打出手勢做了比劃,稍作溝通,立刻雙雙貓身急速繞行,他們要在昆靈山搜尋人員抵達前趕回山洞才行。

好在那些人是在搜查,速度快不起來,有心之下,兩人不但繞過了他們,也趕到了搜查人員的前麵。躲躲藏藏迅速上山後,剛到山洞,

便遇上了不時在洞口冒頭,焦急等待的百裡心。

“怎麼纔來,找個水怎麼找了這麼久纔回來?”一見麵,話算是較少的百裡心也忍不住埋怨了起來,她真的擔心死了。

“噓!”南竹示意她噤聲,一把將她拉回了洞內,“外麵有人,搜查我們的來了。“

百裡心一驚,問:“來了多少?”

“好像有十來個。”

“那這麼辦?"

“彆急,他們冇那麼快到這裡。”南竹安撫了一句,

,先進去了檢視,這次,他們都不敢再拿出熒石了,生怕有光亮外泄,蹲下檢查庾慶情況時,順便拍著庾慶的臉蛋輕聲喊道:“老十五,感覺怎麼樣?”

百裡心接話道:“情況不太好,陸續都陷入了昏迷,你們再不回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南竹和牧傲鐵都吃了一驚,紛紛伸手給庾慶檢查,發現不但昏迷了,連心肺氣機都虛弱了不少,人更是腫成了豬一般,好在暫無性命之憂,若是再晚來,那還真說不定了。

兩人又陸續檢查了向蘭萱和秦傅君,發現兩人的狀況更嚴重,心肺氣機已經很虛弱了,尤其是向蘭萱,連氣息都變得微弱了。

南竹起身後,將手中的巢脾給了百裡心,交代道:“這是我們從神樹裡麵弄來的蜂蜜·”

話還說完,百裡心已經是大驚道:“你們闖進了神樹裡麵?

她簡直難以相信,冇想到這兩個傢夥居然這麼大的膽子,話出口後也知道自己說了廢話,東西已經在她手上了,還需要懷疑嗎?

南竹攤了攤手,“我們也冇辦法,還好,唉,現在不是羅嗦這個的時候,這蜂蜜的作用你也知道,你餵給他們吃吧。百裡,我是信任你的,老十五的安危,我們兩個就交給你了。”

他還真不是說說,他確實信任百裡心,否則之前也不敢就那樣跑了,把毫無還手之力的庾慶留給她來看著。

一旁的牧傲鐵嘴角抿了抿,於黑漆漆的環境中藉著外麵的月色警了百裡心一眼,他是不信任的,但是不信任的方式不同,不代表眼前不敢讓其幫忙照顧老十五,無非“利用”二字,回頭他還是要對其照殺不誤的!“交給我?”百裡心品出了彆的味道,“交給我乾嘛,你們要乾什麼?”

南竹:“老十五他們需要安靜環境解毒,不宜奔波。現在外麵情況不明,揹著幾個人跑來跑去,目標太大,不容易隱藏行蹤,人已經逼到眼前了,很容易出事,我們兩個去把外麵的人給引開,這裡就交給你了。”百裡心又驚道:“這太危險了,你也知道外麵情況不明,昆靈山那邊有上玄高手,

還有高玄境界的,彆說碰到桓玉山,哪怕是碰上一個上玄高手,你們也跑不掉的。”

南竹:“真要那樣的話,我們誰都跑不掉百裡,幫我們照顧好老十五就行。”

百裡心看了眼地上躺著的庾慶,陷入了沉吟,不知想到了什麼,冇有再多言,直接點頭道:“你們小心點。”

“老九,走。”南竹招呼上牧傲鐵就走,然冇走上兩步又停了,回頭道:“如果,我是說如果,萬一你們被抓住了,有關仙府的事,什麼都不要說,儘管往我們身上推,隻要他們搞不清情況,就不敢冒然殺你們。”百裡心嗯了聲,“你們自己小心。”

南竹拍了胸脯,“你放心,我若是被抓了,死也不會出賣你,我們不會出賣你們的藏身地,你們可以安心在此。”

愣是表了趟忠心。

百裡心端了手上的巢脾,“這個能吃嗎?那個花粉南竹懂她意思,“老九已經嘗過了,這塊蜜冇事。“

說罷再次揮手招呼上牧傲鐵,兩人在洞口向外觀察一陣後,方悄悄溜了出去。

百裡心走到洞口張望著目送,已不知兩人身影貓去了哪裡。

她現在也隻能是先顧一頭,回了洞裡,趕緊捏開了庾慶的嘴巴,將蜜漿漕入了其口中,施法助其下嚥,然後纔是向蘭萱和秦傅君。

那一大片巢脾上的蜂蜜很多,給三人灌撐了都還剩不少,她感覺自己也還有點浮腫,遂吃起了剩下的·

偷偷摸摸溜遠了的南竹和牧傲鐵雙雙躲在了花草叢中暫停。

是牧傲鐵拉停的,

“老七,差不多了,

再跑的話,那些人就要摸到洞口了。”

南竹也嗯了聲,兩人先後拔出了劍,互相點頭,旋即揮劍用力拚砍。

咣咣咣.…

一陣金屬撞擊聲在曠野中傳開了,有經驗的人一聽就知是武器在互撞,且打的很激烈的樣子。

一群昆靈山弟子已經在上山,正撒開了搜山,

隱聽到如此動靜,立馬紛紛朝那邊撲了去。

躲在山洞口的百裡心也聽到了打鬥動靜,而且已經看到了上山搜查的那些人,自然是親眼目睹了這些人被打鬥動靜給引走,然卻無法鬆懈下來,依然是提心吊膽,擔心南竹和牧傲鐵。

月亮在夜空一點點移位,守在洞口的百裡心也在焦急等待誘敵的兩人,可惜遲遲不見兩人歸來。

製於昏迷中的庾慶三人,她反倒不擔心了,蜂蜜很有效果,三人已經在快速消腫了,心肺氣機也在快速恢複。

後來,也不知是不是自己心情的原因,百裡心感覺身體有些發燥,直到異樣情緒騷動時,她才感覺到不對,在洞內撿起了扔掉的巢脾嗅了嗅,暗暗咬牙,大概知道了是怎麼回事…!

夢!庾慶感覺自己做了個夢,做了個好長的夢,一個香豔的夢。

夢裡,在一條花船上喝花酒,酒後可想而知了,夢裡的美人也很纏人,糾纏不休的。

隻是他從未做過這麼奇特的夢,感覺這個夢好長,感覺一直在持續不斷的與美人交合,瘋狂放縱著自己,似有無儘的**要發泄,從未這般瘋狂過,一直累到了不能動彈為止才又繼續迷迷糊糊了過去。

夢挺美,

就是榻上的金銀太多,有點硌人。後來感覺越來越冷,感覺外麵下雪了,他猛然睜開了眼睛,醒了,才發現果然是夢,發現自己還在昨晚那個山洞裡,不過外麵天已經亮了。

咦,感覺身體好像好了

,還神清氣爽的。

他還能想起南竹他們要去找水的情形,應該是大頭燒了水解了毒。

但還是感覺有點涼,下意識摸了摸身上,手在身上一僵,不禁猛然坐起,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居然赤條條的冇穿衣服。

這畫麵令他腦袋裡嗡一下,一些明顯的跡象令他意識到昨晚的夢…

再看四周,洞裡隻有他一人,他趕緊爬了起來,穿戴好後,正要出洞看看情況,腳下忽然踢到了東西,低頭一看,是個比較奇怪的東西。

他撿起一看,正是那塊割下來的巢脾,已經被人踩踏過,他一開始還冇認出,因為蜂房很大,不像正常的蜂巢,但最終還是認出了,又看到了裡麵殘留的蜜漿,嗅了嗅,有沁人心脾的芬芳。

他抬手看了看手掌,又施法感覺了一下已清除乾淨蜂毒的身體,隱約意識到了什麼。

他快步到了洞口,向外張望,結果發現百裡心、向蘭萱、秦傅君各占據了一個方位,皆靜靜默默坐著。

三人也陸續回頭看了他一眼。

誰。口他試圖從三人神色上看出點什麼,想知道到底是但並未從三人臉上看出任何異常,略皺了眉頭,首先還是走向了百裡心,將手中的巢脾亮給了她看,問:“這是什麼?"

“為了給你解毒,那兩個傢夥冒險闖入了神樹,割了點蜂蜜來…

臉上閃過一抹尷尬神色的百裡心如實回答,將事情經過說了一下。uukanshu.com

天已經亮了,還是冇發現蹤跡,隨著曲長老一聲令下,聞訊而來參與搜尋的數十名昆靈山弟子集中在了一塊。

浮在空中的桓玉山也沉著臉落地了。

把人集中後,

曲長老問道:“人到齊冇有?”

其弟子道:“還差顏藥師兄三人,其他尚在的人都到齊了。”

顏藥三人正守在出口位置,曲長老是知道的,他嚷聲問道:“你們,昨晚,是誰與人交手了?”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冇人有迴應。

曲長老又大聲道:“都啞巴了,冇聽見我說什麼嗎?”

然後眾人陸續都搖頭了,表示都冇有。

曲長老一愣,捋須皺眉之際,忽眼睛一睜,沉聲道:“昨天發現打鬥動靜的位置在哪?”

有人道:“回長老,大概在那邊七八十裡外的山下吧,一晚上兜兜轉轉的,具體位置和距離已經說不清楚了,得回頭去現場親眼辨認才行。”他指了個大致方向。

桓玉山問道:“曲師弟,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曲長老沉聲道:“我們這邊冇人交手,那是誰在打鬥?若是那幾個傢夥,他們之間為何要打鬥?而且還是在我們的人手附近打鬥。如果是冇發現我們的人,若真是有怨在打鬥,怎會結束的那麼快,我們的人立馬趕去怎會見不到?"

桓玉山目露精光一閃,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一個閃身,抓了之前答話的弟子,直接飛天而去。

“走!”曲長老亦揮手招呼上了眾弟子朝那個方向火速趕去。

(https://)

1秒記住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