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是s級進化者,女兒能是普通人?

大長老一萬個不信。

雖然說進化者基因突變的方向完全冇有任何規律可言,但這麼多年了,都冇有一個s級進化者會生出一個冇有血統的普通人,最差也是d級這樣的低級進化者。

二十多年前,大長老正值壯年,見證了慘案的全部過程。

如果不是殷北辰和殷堯年兩兄弟,殷家又怎麼會遭受這樣的滅頂之災?

他的弟弟也死在了那次的動亂中。

讓大長老冇有想到的是,殷北辰當年竟然真的隻是死遁,還有後代留下!

難怪殷老夫人這幾個月一直在旁敲側擊地準備些什麼,原來是打算把殷北辰的女兒接回殷家來。

讓殷家死了那麼多人,殷北辰和他的後代都應該以死謝罪。

殷雲汐又愣了愣。

聽她爺爺這話,司扶傾的父親還是什麼了不得的人?

殷雲汐眉頭緊蹙:“資料上寫著她父母雙亡,寄養在叔叔家裡,還有一個弟弟。”

頓了頓,她試探性地開口:“爺爺,你認識她的家人?”

“叔叔?”大長老,“好啊,竟然還多活了一個!”

殷堯年竟然還活到了現在。

憑什麼?

當年多少人葬送了生命,這對兄弟給了殷家帶來了那麼慘痛的過去。

他每週來祠堂上香,就是告訴自己絕對不能忘記家仇。

殷雲汐越聽越迷茫:“爺爺?”

“雲汐,你未來是要執掌殷家的,這件事情爺爺就提前告訴你。”大長老的神色緩和了幾分,“你一定要謹記殷北辰和殷堯年這兩個名字,就是他們兄弟害得我們殷家差點退出三大進化者家族。”

這件事殷雲汐的確是第一次聽:“好,爺爺,我聽您說。”

大長老將當年的事情講述了一遍。

從殷家出了一門雙s級天才,有多麼的光門耀祖,再到神秘人殺上殷家,半個殷家在一夕之間毀於一旦。

殷雲汐越聽越心驚。

就算殷家在自由州還不能稱之為最頂尖的勢力,但綜合實力也十分強悍,更不用說還和自由洲霍家有著姻親關係。

誰這麼囂張?

殷雲汐忍不住開口:“爺爺,仇人冇找到?”

“冇有。”大長老搖了搖頭,“完全冇有半點痕跡,《永恒》裡也冇有碰見過。”

殷雲汐倒吸了一口氣:“真是可怕。”

敵人在暗殷家在明,這怎麼打?

“我有九成的把握,這個司扶傾一定是殷北辰的女兒。”大長老聲音冰冷道,“長得很像,又叫扶傾,那個老太婆最近又忙東忙西,疏通關係,我的判斷絕對不會出錯。”

按輩分算,殷北辰要叫他一聲叔叔。

在慘案發生前,他也十分欣賞看重殷北辰。

而現在,他恨不得將殷北辰的所有親人都屠戮乾淨,這樣才能解他的心頭之恨。

殷雲汐不動神色:“那爺爺打算怎麼辦?”

殷家的s級進化者,如今還活著的一個巴掌能夠數的過來。

年輕一輩也隻有她一人。

她的父親是s級進化者,母親則是a級,很幸運,她的血統純度剛好過了s級的檻,也不像其他進化者那麼容易力量暴走。

最重要的是,她的進化者能力,是被進化者聯盟斷定未來能夠進化的。

彆看現在隻能自愈和治癒,倘若進化到能夠改變分子、原子的層次,可想而知這是多麼恐怖的能力,完全可以在頃刻間取人性命。

這樣的進化者能力,也是得天獨厚、隻此一個了。

“殷家這些年人丁凋零,老祖宗不允許手足相殘。”大長老揹著手,“老太婆又鋪墊了那麼久,肯定會把她接回來。”

殷雲汐頷首:“爺爺,明天雲上在慕斯頓公國召開釋出會,她是代言人,會參加釋出會。”

“她在慕斯頓公國?”大長老眉毛一動,“走,雲汐,我跟你一起去一趟。”

殷老夫人現在還冇有上報司扶傾的存在,隻要司扶傾在外麵出點事兒,也跟他無關。

第二天,慕斯頓公國。

雲上的產品釋出會拉開了帷幕,網上已經預熱了很久。

雖然新一代無人機纔是這次釋出會的重點,但廣大網友們更關注新款手機和電腦。

季龍台十分賣力地宣傳,更是把四九城有點聲望的家族都請到了慕斯頓公國。

【季清微太厲害了吧,竟然是雲上信任的首席設計師?她纔多大啊,還冇到二十,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豪門小姐就是豪門小姐,比明星好多了。】

【我怎麼不信啊,季清微有這本事?有這本事還要抄襲我老婆的萬裡江山圖?你們記憶有七秒嗎?】

【可彆再說什麼司扶傾不如豪門了,你們知道她現在有多少豪門搶著去請?當時酒店外麵豪車排長隊!私人飛機都來了,冇智商就不要在網上發失智的評論,聽說鬱家都在一直吃閉門羹,季家算個屁啊。】

【不談她的三個重量級代言,國際聯考第一就能吹一輩子,神仙偶像。】

下午兩點,釋出會正式召開。

嘉賓們開始入場。

這也是琅軒第一次出現在大眾視線下,他穿著黑色的西服,身姿高大挺拔,容色俊美。

【哇哇哇,雲上的總裁長得好帥啊!】

【我深刻懷疑傾傾有吸引俊男靚女的體質,跟著她,我從來不擔心看不到美人。】

【傾傾也來了!】

司扶傾也難得穿了禮服,是一件白色長裙,勾勒出了她完美的身形。

易容的月見跟在她身後。

照相機的哢嚓聲此起彼伏。

台下,看到這一幕,鬱曜的呼吸不由一緊。

他在opl盛典上遭受了沉痛的打擊,這一個多月都鬱鬱寡歡。

眼下再次看到司扶傾,那種如驚濤駭浪一般的後悔再一次蠶食著他的五臟六腑,讓他喘不過氣來。

鬱曜也不止一次地問,他怎麼當初就那麼眼瞎呢?

他抿緊唇,隻能不斷地開始安慰自己,季清微現在也熬出了頭,成為了雲上的首席設計師,不比司扶傾差。

鬱曜移開視線,強迫自己不去看高台。

琅軒坐在最中心的位置,他懶得說話,將一切事務都交給秘書打理。

秘書已經習慣了這份工作:“歡迎諸位來參加雲上今年的釋出會,釋出會結束後,我們雲總還專門準備了宴會,誠邀諸位參加。”

台下掌聲如雷。

而四九城的名流貴族都不約而同地看向了意氣風發的季龍台,開始提前恭喜他。

“老季,恭喜恭喜,你們季家一定能夠進入自由洲了。”

“到時候進去站穩腳跟了,可千萬彆忘了我們幾個老朋友。”

“龍台啊,清微這丫頭還冇有定親吧?巧了,我兒子也是,不如讓兩個年輕人聊一聊。”

季龍台嘴上推辭了兩句,心裡卻是不屑。

這些人也能配上他們的清微?

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

這兩天季龍台太過激動,以至於都忽略了季清微一個電話都冇有給他打。

台上,秘書還在發言:“司小姐是雲上的終身代言人,能夠和司小姐合作,雲上也十分榮幸。”

【臥槽,竟然還是終身!也就是說隻要司扶傾不退圈,雲上就不會換代言人?】

【住嘴住嘴,她不會退圈不會的!”

“但有一件事讓我們極其的憤怒,在征集晶片的過程中,我們發現了有抄襲的行為。”秘書說,“抄襲的還是雲上曆年的晶片,這是我們雲總不能容忍的事情。”

琅軒神情淡淡的,聽到這句話,眼神頃刻間變冷。

季龍台心裡卻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臉上的笑意也逐漸凝固。

抄襲?

誰抄襲了?

“讓我們雲總都冇想到的是,抄襲者不僅死不悔改,還想著大肆宣揚,舉辦慶功宴。”秘書微微一笑,“既然他們的願望是如此,我們雲總自然也要滿足。”

說著,他讓工作人員將季清微的晶片設計圖和雲上往年的幾個晶片設計圖投射到了大螢幕上。

外行人並不能看懂這些設計圖,UU看書 shu.com但也能夠清楚地從對比圖裡看出哪裡抄襲了。

這還不算,接下來還有一段視頻。

所有人都能聽見琅軒淡淡地反問季清微:“你不是說這是你畫的麼?電腦在這裡,重新設計一個我看看。”

視頻上,季清微臉色慘白,一個字都說不出來,顯然是連晶片設計的基本原理都不懂。

全場嘩然。

竊竊私語的聲音都變大了。

鬱曜更是震驚到失語。

季清微抄襲是一方麵,但是讓他更吃驚的是,剛纔螢幕上出現的季清微,和他記憶裡的有些出入。

秘書露出一個笑容,示意工作人員將話筒遞給坐在貴賓席上的季龍台:“請問季先生,季小姐有冇有抄襲,你真的不知道嗎?你怎麼還能認為慶功宴是為你們準備的?”

“唰”的一下,所有目光都彙聚在了季龍台身上。

季龍台呼吸急促,眼睛瞪著,一陣陣暈眩湧上,幾乎站立不穩。

他怎麼都不能相信,前天琅軒的秘書那麼熱情地邀請他們來參加宴會,竟然隻是為了在這麼大的一個公開場合讓他們季家的名聲徹底碎裂!

------題外話------

劇透一下吧,殷雲汐冇拿氣運~

為什麼會有人可憐季清微啊,我不能理解……

氣運是她要的,她什麼都知道,享受了氣運帶來的好處,也隻到有氣運身體會不好,更知道傾傾冇了氣運會死,還不止一次想讓傾傾死,這怎麼可憐得起來。

7017k

閱讀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最新章節 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