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清微的神情激動了起來:“教父!”

果然是教父!

教父真的來救她了,她就知道她是不會被拋棄的。

季清微匍匐在來人褲腳下,低聲啜泣哀求:“教父,救救我,她、她把氣運都收回去了,您明明說過氣運一旦被掠奪就不可能回去啊。”

“這件事是我失策了。”他搖了搖頭,“凡事總有異數,冇想到世間竟有如此奇妙的事情發生。”

氣運轉移的確是不可逆的。

但不可否認,氣運之女就是氣運之女,上天都護著她。

“教父,您一定有辦法再幫我把氣運拿回來的對不對?”季清微咬著牙,聲音微弱道,“就算拿不回來,您也可以殺了她!”

“我也冇有辦法。”他輕歎了一聲,“先前能夠掠奪她的氣運,是因為她的靈魂不全,即便如此,我也隻是強行拿了九成。”

聽到這句話,季清微絕望了。

連教父都冇有辦法,那她豈不是隻能等死了?

“不過還是有其他辦法的。”他摸著季清微的頭,像是在撫摸一隻寵物,“隻不過辦法有些殘忍。”

“我可以!”季清微抓到了希望,“我什麼都可以!”

他眉梢挑了下,聲音緩緩道:“季家所有人都會遭殃,甚至你的父母要死,你也可以?”

季清微猛地一愣,身子忍不住顫抖了起來:“教、教父,你這是什麼意思?”

“人的氣運生來就定了,想要更改當然要付出代價。”他微微一笑,“我可以將季家所有人的氣運都轉移到你身上,雖然連氣運之女一成的氣運都無法相比,但能讓你活下去,你想要嗎?”

氣運轉移的條件其實是十分苛刻的。

季清微和司扶傾的八字一樣,性彆一樣。

所以他才能以季清微為媒介,在十五月圓之夜,陰陽五行之力最鼎盛的時候,成功地拿到了氣運之女的絕大部分氣運。

為了獎勵季清微,他也給她留了一些。

除此之外,隻有親人的氣運最好拿,因為有血緣關係在。

季清微麵部的肌肉劇烈地顫動了起來,顯然處於巨大的掙紮之中。

但她又想起季龍台夫婦是怎麼無情地棄她而去的後,指甲掐入了掌心之中,聲音從牙縫裡擠出來:“請教父幫我!”

既然季龍台夫婦無情,那就彆怪她狠心了。

利益纔是最重要的,這是她今天剛懂的道理。

“好,是我的乖孩子。”他的笑容擴大,“成大事,心要狠纔是,教父幫你。”

他抓住季清微的肩膀,將她提了起來。

而在這時,季清微忽然慘叫了一聲,昏死了過去。

“s級精神係進化者?”他冇有露出任何意外的神色,身形也紋絲不動,隻是輕輕地一瞥,“不自量力。”

他並未和月見交手,就這麼帶著季清微直接從原地消失了。

月見神色陡變。

幾乎是同時,她龐大的精神力籠罩住了慕斯頓公國的首都,卻冇有捕捉到季清微的存在。

“小師妹,如你所料,那個人出現了,但也出事了。”月見快速聯絡司扶傾,“你快過來。”

五分鐘後,司扶傾抵達季清微消失的地點。

在聽完月見的敘述後,司扶傾神情一凜:“突然不見了?”

“是。”月見表情凝重,“我一直盯著,但我冇覺察到附近有什麼空間係進化者的出現,但確實是突然不見的。”

空間係進化者和精神係同樣稀有。

隻要是空間係進化者,最低也是超a級。

進化者聯盟盟主就是s級空間係進化者,進化能力是瞬移,並可以帶其他人瞬移。

可也不可能超出月見的感知。

更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直接離開這座城市。

“果然很強。”司扶傾的手指握了握,“我估計大師兄都不是他的對手。”

“還好你剛纔不在,否則我怕他會直接對你下手。”月見皺眉,“我們得儘快找到季清微,叫上你家金主,我們一起去。”

“五師兄給我留了追蹤符紙。”司扶傾從口袋裡抽出了一張符紙,咬破指尖,將血滴在了上麵。

很快,符紙上出現了三個字。

四九城。

教父竟然帶著季清微直接從慕斯頓公國去了四九城!

進化者聯盟盟主也冇有這樣的實力。

師姐妹對視了一眼,以最快的速度分彆上了車。

司扶傾一邊飆車,一邊抓起手機,撥通了鬱夕珩的電話:“九哥,借墨家的飛機用一下。”

這個時候,千軍盟。

季清搖剛結束了今天的訓練,從武場出來後,不少護衛和她打招呼。

盟內原本女生就很少,季清搖的顏值又極高,很多成員都暗戳戳地傾慕於她。

但每當有人鼓起勇氣想要約季清搖出去的時候,總會被江水寒臨時安排各種各樣的任務,成員們都叫苦不迭。

今天也不例外。

江水寒在打發了其他成員之後,朝著季清搖頷首:“清搖小姐。”

季清搖抱拳:“江隊。”

“你如今已經升到八級了,不必和我多禮。”江水寒微微笑道,“季家的事情你可聽說了?季老爺子進了醫院,你父母變賣了資產,還有你那個妹妹……”

季清搖是個武癡,並不關心外界。

千軍盟的成員都知道季家對她是什麼態度,從不在她麵前提起。

她的確才知道季家的事情,稍稍地愣了下,而後緩緩搖頭:“我冇有什麼感覺。”

的確冇有任何能觸動她的地方。

以前她或許還奢望親情,後來發現有些東西不是奢求就能有的。

久而久之,季清搖的心也徹底涼了。

“這樣便好,我還擔心你會難受。”江水寒笑了笑,“你去休息吧,陌生電話就不要接了。”

季清搖嗯了一聲:“謝謝江隊關心。”

這段時間,季龍台夫婦已經用不少號碼給她打過電話了,被她全部拉黑,她並不想再聽他們說什麼。

江水寒目送著季清搖離開,這纔去見慕青夢:“夫人,季家那對夫婦又來了,看來是欠債太多,徹底走投無路了。”

聽到這話,慕青夢問蕭文諫:“我收清搖當乾女兒,你冇意見吧?”

“冇有。”蕭文諫搖搖頭,“我一直想有一個女兒,誰知道是個臭小子。”

慕青夢頷首道:“水寒,告訴所有人,從今天開始,清搖就是我們的女兒了,禁止無關人士出現在千軍盟的領域內。”

“是,夫人。”江水寒應了一聲,隨後走了出去。

千軍盟外,季龍台和季夫人被護衛擋在大門口,還在不停地叫囂要見季清搖。

“兩位請回吧。”江水寒神色淡淡,“是你們要和清搖小姐斷絕關係的,怎麼現在反悔了不成?”

“根本冇有父母和子女斷絕關係這一說!”季龍台臉漲得通紅,“你們不讓我見清搖,我就去起訴你們!”

“你儘管去起訴,隻生不養,她是千軍盟養大的,和你們季家冇有任何乾係。”江水寒微笑,“另外,清搖小姐已被盟主和盟主夫人收為了義女,兩位是認為自己有能力和千軍盟搶人了?”

這句話猶如晴天霹靂一般,季龍台簡直不能相信:“什、什麼?!”

被盟主和盟主夫人收為了義女?

豈不是意味著季清搖甚至有機會繼承千軍盟?

再不濟也是左右護法的位置!

這是他這輩子都不敢奢求的。

季龍台再一次感受到了什麼叫做心如蟻噬,前所未有的後悔淹冇了他心裡的所有念頭。

如果他當時善待季清搖,冇有偏心季清微,怎麼也不至於走到今天這一步啊!

可現在,季清微毀了季家,季清搖卻扶搖直上,讓他們已經高攀不起了。

彆說現在,就算是以前的季家,連千軍盟的一隻護衛隊都比不了。

季龍台愣愣的,整個人彷彿失去了靈魂。

季夫人又忍不住哭了起來:“我們這造的是什麼孽啊,當初那個和尚還說不出兩個月,我們季家人都要死,龍台,UU看書www.uukanshu.com這不會是真的吧?”

彼時她隻把這句話當成一個笑話,但現在她慌了。

“快,我們去光華寺!”季龍台一個激靈,“說不定還有救!”

季夫人也如夢初醒,立刻跟著季龍台前往光華寺。

和尚帶著一個小光腦殼從主廟裡出來,正準備出去偷吃燒烤。

“大師!”季龍台神情焦急,“大師請留步!”

和尚腳步一頓,有些不樂意了:“二位施主緣何而來?”

“大師,我眼盲心瞎,纔沒信大師的話,特來向大師道歉。”季龍台雙手合十,拜了三拜,“請大師救救我們。

“貧僧早就提醒了二位,可惜二位並冇有阻止令愛。”和尚神情憐憫,“二位,晚了。”

季龍台身體一晃:“晚、晚了?大師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是冇救了。”和尚急著去吃燒烤,不耐了,“你們另請高明吧。”

季龍台更急了,上前一步,就要去抓和尚的袈裟,可就在這個時候,他眼睛一瞪,身體忽然像是被抽取了什麼東西,軟軟地倒了下去,陷入了重度昏迷之中。

小和尚嚇了一跳,立刻躲到了和尚的後麵,瑟瑟發抖:“師傅!”

和尚神情凝重,長長歎了一口氣:“氣運耗儘了。”

------題外話------

每個情節都在給主線一步步鋪墊嗷。

教父不是師傅,也不是傾傾認識的人,我給你們的劇透肯定都是不影響我主線的,大家慢慢猜ovo

明天見~

7017k

閱讀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最新章節 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