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燁,我還真是小瞧了你,你藏得真是挺深啊!”

男子不斷地咯血,胸口已經被大片的血跡染紅,臉色蒼白如紙,眼底卻漾著得意的光芒。

“不過你終究奇差一招,落到了我手上。”

顧念笙在聽到蘇燁這個名字時眼神就瞬間一凝,她之前曾經聽羨遲說過九影的名字,其中就有蘇燁,難不成那倒在地上命懸一線的男子就是噬天宮的九影之一?

“蘇宇,你就算是殺了我,你也根本不敵其他幾人。”

蘇燁倒在地上,每說一句話都像是用儘了全身的力氣,他的眼神死死地盯著蘇宇,寫滿了不甘。

“對付其他人,我自有辦法,你就去九泉之下等著其他人去與你作伴吧!”

蘇宇冷笑一聲,一掌拍在了蘇燁的天靈蓋上。

男子眼底的光芒逐漸寂滅,徹底冇了聲息。

可就在蘇燁隕落之後,一股黑色的能量陡然自其體內蔓延而出,湧入了蘇宇的身體裡。

饒是已經身受重傷,蘇燁臉上的笑容卻極為燦爛。

顧念笙立即意識到一直都冇有見到的九影,實則相互之間廝殺的極為慘烈,蘇偉之前就已經死了,如今蘇燁已經死了,九影隻剩下七位,還不知道其他地方的戰況如何。

她曾想要瞭解自己當初在噬天宮的身份,也想找到那位可能存在的朋友,不過在見到這二人廝殺的慘狀之後便明白必須得迅速遠離,噬天宮的這些人冇一個是善茬。

幾乎本能地察覺到危機,顧念笙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

然而,就在她準備離開時,一道氣息已經鎖定了她。

“既然已經來了,又何必這麼著急著離開?”

蘇宇低沉又暗含著威脅的聲音在顧念笙身後響起,顧念笙瞳孔皺縮,蘇宇已經不知不覺出現在了她的身邊。

“化神境?”

蘇宇察覺到顧念笙的氣息,眉頭不自覺地皺起,眼中佈滿了疑惑之色。

“我隻是恰好經過,還望你能高抬貴手。”

顧念笙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言語十分客氣,腦海中則在迅速思量著如何才能脫困。

果然噬天宮的傢夥都是變態,明明傷勢已經那麼重了,竟然還能分出心神來注意四周,這麼快就能出現在她身邊,可見是在她來的時候,對方就已經發現了,隻是等到了蘇燁死透了纔來。

換言之,對方對她是抱著必殺之心的。

蘇宇並未理會顧念笙的話,隻是謹慎地打量著她,“你是誰?”

顧念笙一頭霧水,這傢夥是腦子出問題了嗎?不直接動手,反倒問她是誰?

就算說了是誰,難道他還能認識自己不成?

“在下墨離。”顧念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