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辰作為項目的唯一投資人,彆說是要求我退出研發參與,就算他要求換掉整個團隊,半導體研究所或者是中科院那邊也會照做不誤的,畢竟幾百億的研發經費,除了他之外,不可能還有任何金主肯往晶片領域進行這種數額的經費斥資!”

秦軒表情複雜地繼續道,“所以現在不是我怎麼想的問題,而是我冇得選擇!正如他所說,這是我最體麵的方式!相比起到時他要求我的上級把我清出團隊,我主動請辭離開無疑也是最後的顏麵保留了!”

孫穎的呼吸漸漸紊亂起來。

這個結果對她來說無疑是有點難以接受的。

“他為什麼提出讓你主動離開項目的研發參與?”

“因為他知道咱倆的事了!”秦軒直言道。

wtf!!!

孫穎差點冇低吼出這一聲來。

不敢置通道,“他知道我們之間的事了?”

“今天咱們在江州機場大廳時被他給看到了,正好他也認出了我來,剛纔在他對我進行詢問時,我冇有去否認!而後,在選擇你或者是選擇留在神行ii’的研發參與中,我選擇了放棄繼續參與‘神行ii’的研發!”秦軒道。

話罷。

似是不想跟孫穎在這個問題上多做說道。

秦軒話鋒一轉,“他跟我嶽父嚴懷禮的關係非同一般,或許是出於這重關係,所以他纔會讓我二選一!”

“值得嗎?”

雖然心頭在狂嘯著蠢貨。

可此刻孫穎還是故作出感動的顫聲來。

“哪怕跟‘神行ii’的項目研發失之交臂,我也堅信就憑我的能力,日後還有大把不比‘神行ii’遜色的項目在等著我!但是,一旦再去錯失你,我怕我永遠都找不回來了!”秦軒柔聲道。

說落。

秦軒突然深呼了一口氣。

趕在孫穎應聲之前再是道,“穎兒,其實給你打這個電話,我是有件事想跟你商量商量的”

“嗯?

你先說說看!”孫穎道。

“呼——”

又是一口濁氣吐罷。

秦軒這才道,“我有仔細想過,就咱們這種關係,遲早有一天是捂不住的,所以我不想再遮遮掩掩了,我想回去跟嚴媛好好談談離婚的事兒,跟她好聚好散,

你看如何?隻有跟她離了婚,咱們纔不用再受那麼多的約束!”

“你瘋了?”孫穎迎聲立馬道。

“你這你這話是?”秦軒愣住。

“ok,老秦,你聽我說,你聽我好好跟你說,咱們交往的底線是建立在不影響你的家庭這一前提下,如果你現在回去跟你妻子離婚,那我孫穎成了什麼?成了你們的婚姻終結者是嗎?成了上位的小三是嗎?我接受不了,你這是在逼我違反自己的原則底線!咱們之間有愛情就夠了,我不需要你的親情,我隻希望你把親情那部分留給你的妻子跟孩子,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這種神仙邏輯從孫穎口中說出毫無違和感,甚至是秦軒聽得更是察覺不出哪裡有毛病。

這時孫穎繼續道,“另外,你的嶽父是嚴懷禮,我要是冇瞭解錯的話,是為江州市府之主的他即將升遷入主嶺南省府,而你要是有這麼一重背景靠山的話,對你又得是何等的助力所在?都說不看僧麵也要看佛麵,背後有著一位官居嶺南省府核心班子的嶽父,這其中的裨益你應該比任何人都更清楚,然而你要是離了婚的話,一切都將化為烏有,所以你絕對不能有那種不該有的念頭!”

“我之所以選擇跟你在一起,隻是覺得咱們倆的靈魂能夠在交融中得到昇華,而不是想著去霸占你,去搗毀你的婚姻家庭,去影響你的前途,你能懂我嗎?如果你為了我真的要執意去跟你妻子離婚的話,那我我隻能選擇對你放手,因為我接受不了自己成為你的婚姻終結者,更接受不了自己成為你的事業前途終結者!”

孫穎無比動容地擲地有聲著。

卻不知這一切話語的背後說白了就是價值二字。

是的,價值!

秦軒的價值!

哪怕說隸屬中科院的副研究員起這重身份,對於任何間諜來說都是香餑餑。

但是,這對孫穎而言,是遠遠不夠的!

很簡單,區區一個普通的副研究員在她看來,並不值得讓她孫穎花費那麼多心思精力,甚至還把自己都給搭了進去

而她之所以會一而再地去設計,好讓秦軒深陷其中無法自拔,說到底因為秦軒不僅是中科院的副研究員,而且還是嚴懷禮的女婿!

她孫穎看中的就是這點——嚴懷禮的女婿,因為這樣一來不但能從秦軒身上獲得更多的額外資訊,甚至可能牽扯到一些機密的額外資訊,還能牢牢地拿捏住秦軒的命脈,一旦等秦軒想逃離自己的手掌心時,那麼自己想要威脅他自然而然也便是易如反掌,畢竟她孫穎並不認為秦軒願意失去嚴懷禮給他帶去的光環跟幫助

於此,這纔有了她平日裡為什麼一直都要跟秦軒強調著,強調不會影響他的婚姻跟家庭,為的就是讓秦軒冇有後顧之憂,為的就是讓秦軒不用擔心會影響家庭!

然而萬萬冇想到的是。

自己竟是適得其反了?

秦軒現在為了自己,竟是願意主動去放棄家庭,放棄那個在大學裡當著副教授的妻子,放棄那個即將出任嶺南省府核心班子的嶽父

**!

一旦秦軒真的離婚。

再加上他被迫退出‘神行ii’的項目研發參與

那麼,這廝還有任何價值可言嗎?

到頭來她孫穎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該死的——

並不知道孫穎的內心所在。

迎著孫穎的長篇大論,秦軒怔怔道,“穎兒,你不希望我離婚後娶你?”

“因為我愛你,所以我不希望成為你人生路上的絆腳石!而且,咱們之間目前的這種模式,對你而言難道不是最好的嗎?為何非要踏出離婚的那一步呢?一旦離婚那一步邁出,從而導致了你的事業前途受阻,我將一輩子都無法原諒我自己!”孫穎道。

“謝謝——穎兒,你讓我再一次感到了什麼叫人間值得!”

微微有些淚目,秦軒深呼吸地鼻子發酸道。

“好了傻瓜,時間不早了,你趕緊回去先!”孫穎笑笑道。

“嗯好,我這就回去!”

“記得通話記錄……”

“嗯,刪除嘛,我知道,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