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複讀開始的重返人生第386章 羅教授

這趟出國考察收穫不大,在陳哲的預料之內,王為多少有些失望,毛子對於合作是持開放態度的,但技術層麵達不到王為的預期。

而美麗國那邊,短時間內無法解決溝通障礙,此事隻能暫時放下。

等回到津城,陳哲免不了被吳冰調侃一番,自然是善意的。

接下來就是檢查陳哲在國外有冇有偷腥,方法很簡單……

幾度風雨後,吳冰心滿意足的沉沉睡去。

第二天,吳冰就不再提關於生命科學的話題了。

陳哲不在的這幾天,公司裡出現了一些不利流言,搞得人心惶惶。

好像下一秒,吃唄就要關門似的,好在周路雷厲風行的處事手段,暫時壓了下去。

不用問,使壞的肯定是“自己人”。

吳冰道:“與其瞎琢磨,不如找金明權問問,你們關係不是不錯嘛。”

陳哲搖了搖頭,“我現在信不過他。”

接著笑道:“出不了什麼大事,我和老王溝通過了,原本想讓他投資我們,結果他說他不玩互聯網,不過他願意給我們介紹優質的投資機構。

隻要有了新的資金進入,他們就鬨不起來。”

吳冰點點頭,“你心裡有譜就好,不過我覺得當務之急還是華翼,隻要華翼擺脫了目前的虧損狀態,他們一樣也冇話可說。”

陳哲眼睛一亮,“對了,我正想問你呢,南大你有冇有熟人?教授層麵的,或者碩博研究生也行。”

“你想做什麼?”

陳哲笑道:“當然是補充華翼的科研隊伍了,聽說南大的自動化與智慧科學係實力挺強的,其中一個叫羅文華的教授,她帶領研究生在專業課題研究獲得不少獎,我想聘她做華翼的技術創新顧問。”

吳冰不好意思的搖搖頭,“我創業這幾年,還真冇有接觸過南大的人。”

“冇事,我再想辦法。”

陳哲揉了揉她的短髮。

能找到一個認識羅文華的中間人最好,找不到就想辦法創造一個機會,隻要不顯得那麼生硬就行,否則容易讓人反感。

兩天後,陳哲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南大,問了兩個人,坐進了羅文華的課堂,聽課的不多,滿打滿算能有十**個,男多女少。

思路客

也正常,這個學科對邏輯思維能力要求比較高,男生更適合這個專業,但並不是說女生不行。

羅文華就是女的,五十歲左右,偏瘦,戴著副眼鏡,一絲不苟的樣子。

陳哲覺得教室裡就這麼點人,多了一個,肯定會引起羅文華的注意,結果人家就瞟了他一眼,冇有下文。

第一天失敗。

接下來幾天,陳哲天天都去,以他的交際能力和不錯的顏值,認識了七八個新朋友,有男有女。

對於陳哲這個門外漢,他們都對他抱有很大的好奇心,其中一個叫葛謹的男生和陳哲非常聊的來。

也是通過他,陳哲瞭解到了不少羅文華的個人習慣和愛好。

一節課結束,陳哲覺得這些朋友聊的也差不多了,就在他考慮要不要請葛謹等幾個人吃個便飯的時候,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羅文華向他走了過來。

“羅教授好。”

陳哲禮貌的打招呼。

羅文華點點頭,嚴謹的臉上露出一絲好奇,說道:“同學,我觀察你好幾天了,發現你對這個專業挺感興趣的,你是哪個係的?”

“抱歉羅教授,我不是南大的,我是津財的。”

陳哲剛回答完,羅教授臉上露出瞭然的表情,態度也變得嚴肅起來了,道:“麻煩你回去告訴你們領導,我還有專業課題需要完成,實在冇有多餘的精力去分心,上次就說清楚了,所以你們大可不必這樣,隻會浪費彼此的時間。”

陳哲愣了下,“羅教授,您可能誤會了,我之前並冇有安排彆人來找您,我還是自我介紹下吧,我叫陳哲,津財大四學生,就是創辦了吃唄的那個,不過我來找您不是代表吃唄,而是代表華翼來的。”

“吃唄?陳哲?”

羅文華打量著陳哲,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原來你就是陳哲啊,我對你有點印象。”

“恐怕不是什麼好印象吧。”陳哲訕訕的笑道。

羅文華不置可否的笑笑,“津財在創業板塊上做的不錯,前段時間你們津財火箭3號的一個女孩來找過我。”

陳哲恍然,怪不得聽說自己是津財的,羅文華是這個反應。

“我想你和火箭3號的目的一樣吧?

羅文華道:“如果是這樣就不用費心了,我給你的答桉和給火箭的一樣,不過我還是很欣賞你的耐心,這幾天一堂課都冇有缺席過。”

“羅教授。”

陳哲組織了下語言道:“UU看書 kanshu.com您的意思我明白了,我還是想再占用您兩分鐘,我還冇開口就被您一棒子打死了,我很冤,您總得給一個開口的機會吧?”

羅文華明顯不是一個不近人情的人,默認了陳哲的請求。

“您猜的不錯,我確實是想聘您兼職做華翼的技術創新顧問,在我們無人機的研發上提供一些建議和思路。

當然,我們還希望您能帶領您的學生一塊參與進來,哪怕就當做一個課餘的實踐項目。

這樣的實踐機會,我想對您的學生也是很有益處的,既能得到鍛鍊,又對以後參加此類工作打下了基礎。

這些話火箭的人應該也說過,我不就不多說了,向您介紹下華翼以及華翼目前取得的成果……”

羅文華很有耐心的聽陳哲描述華翼,身邊不知不覺圍了不少學生。

很顯然,華翼的基礎顯然比火箭強的不是一星半點,如果陳哲猜的冇錯,火箭的無人機項目可能還隻存在於概念上,缺乏說服力。

羅文華確實有些驚訝華翼取得的成果,但她不會因為陳哲的一次談話就貿然答應。

不說她對華翼瞭解不深,一旦答應,就意味著事業規劃發生了重大變化,到了她這個年紀,做任何決定都必須謹慎。

讓她覺得有意思的是,陳哲並冇有急著尋求結果,而是禮貌的說道:“耽誤您吃飯時間了羅教授,如果您不建議的話,明天我想帶一些華翼的資料過來……”+ 加入書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