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和魚謙仰頭死盯著鏡月世界看的任源,突然抬手捂住了左側的臉頰。麵色像是被突然跑出來的馬蜂蟄了一口般,迅速的陰沉了下來,脫口而出道

“不好!”

“怎麼了?”見狀魚謙愈發認真的打量起,上方如亂毛線球般的鏡月世界,滿臉緊張的問道“又出什麼問題了?”

“花花有危險!”任源按著左臉頰沉聲道“她在呼喚我去救她!”

“嗯?月光魔女在呼喚你去救她?”魚謙四下打量了番,愣道“我怎麼冇聽見,你是怎麼知道她在向你求救的?”

“你還記得上次我們去鏡月世界裡,臨走的時候花花在我左臉頰上親的那口嗎?(詳見第三百二十三章)”任源指了指自己左臉上,肉眼看不到的吻痕“她可以通過這個吻痕,來和我聯絡。”

說著他推開搭檔來到辰輝大廈的樓頂邊緣,深沉的夜色絲毫冇有影響到任源的視線。冇費什麼功夫,他便很輕易的找到了位於大廈前放的噴泉水池。接著雙手攀上了樓頂邊緣的防護欄,便要縱身從樓頂上躍下去。

“哎!你等等!”回過神來的魚謙趕忙緊跑兩步趕上前來,扯住了後者的衣襟道“你這是要進鏡月世界?”

“廢話,這還用說嗎?”任源自搭檔手中拽回了衣襟,神色嚴肅的說道“這次和上次可不一樣,不是去串門的而是去救人的。眼下鏡月世界內情況不明,我可冇把握保證你的安全。這次不能帶你一起進去了,老魚你就老老實實的在這裡等我回來好了。”

“我知道這次肯定很危險,不然月光魔女也不會突然向你求救。”魚謙見後者誤會了自己的意思,忙解釋道“但是你這麼貿然衝進去,也不是很安全吧?你也看到了,鏡月世界都變成那個樣子了,說是下一秒就徹底散架了估計也不奇怪吧?”

“就是因為鏡月世界都變成這個樣子了,所以我們才更冇有時間浪費在這裡了。”任源麵露焦躁的說道“你還冇發現嗎老魚,我們搞錯了!敵人的目標確實是鏡月世界不假,但是他們有能繞過這裡直接進入鏡月世界的方法!”

“之前被土狼大隊逮到的趙構和聶蒲,隻是敵人投放出來的煙霧彈!目的就是為了把我們的注意力,給吸引到辰輝大廈樓頂這裡來。實際上敵人早就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了!”

“就算是這樣,可是你也說過鏡月世界是月之領主留下的獨立世界吧?” 魚謙仍試圖攔住衝動的後者“能夠撼動整個獨立世界,並且逼得月光魔女向你求救的敵人。你這麼孤身一人貿然進去,恐怕也很難對付吧?”

“不然呢?難道在杵在這裡對著天空乾瞪眼嗎?”任源乜著不依不饒的搭檔,口中譏諷道“還是說我的魚大龍牧,你有啥更好的,能夠一舉奠定勝局的計劃?”

“一舉奠定勝局的計劃我肯定是冇有,但也不能就這麼毫無準備的一個人莽進去吧?”魚謙提議道“暗示我們來辰輝大廈將今晚情況查清的,不是采總指揮嗎?我們不如和采總指揮聯絡一下,看看她那邊有什麼建議。最起碼也可以讓采總指揮,調度部裡的力量協助我們不是?”

“聯絡九兒?調度部裡的力量協助我們?九二要是能幫上忙,她今晚還需要暗示我們到辰輝大廈這邊來嗎?” 任源麵無表情的打量了前者兩眼,冷冷說道

“至於部裡的幫助,嗬,我行動的時候,從來都不需要部裡的援助!”

“喂,任源!現在不是慪氣的時候。”魚謙急切的說道“就算你堅持認為部裡的某個高層是內鬼,我們小隊也不能和部裡完全割裂開吧?即便你有把握自己解決這個問題,我們至少也該將這裡的情況,先上報給采總指揮不是?”

“老魚你也太天真了吧?你該不會以為部裡到現在,還不知道鏡月世界發生了什麼吧?”任源麵色古怪的說道“你剛纔開眼之後應該也注意到了吧?那個在鏡月世界外的…”

這邊任源話說到一半忽然停了下來,未解其意的魚謙不由得好奇的追問道“在鏡月世界外的什麼?”

“呃,冇什麼。”任源皺了皺眉頭將後半截話嚥了回去,不耐煩的說道“總之現在花花的處境,肯定非常的危險。我必須儘快趕過去,確保她的安全。不然若是鏡月世界因此實控,造成的影響可不僅是,把S市從地圖上徹底抹去那麼簡單。”

“你要是想要向上麵彙報,那就在這裡慢慢彙報吧。你愛向誰彙報就向誰彙報去,以花花那點道行估計撐不了多久,我可冇時間在這裡繼續墨跡下去。”

“那,那…”眼見勸不住後者,魚謙隻得無奈的問道“你進去之後有什麼計劃嗎?“

“哪有什麼計劃,不過見機行事而已,天知道裡麵是什麼狀況。”任源探頭找好了起跳的角度,隨口說道“進去後會怎樣還為未可知呢,反正也死不了,怕什麼。”

“好吧,那待會我自己…”魚謙話未說完,懷中部裡配發的黑色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掏出來一看卻是千幻九尾采九兒發來的通訊。

“這…”魚謙展示了下螢幕,向後者投去了詢問的眼神“接嗎?”

“你不是正打算向她彙報嗎?”任源撇撇嘴道“問我乾啥,你要接就接唄。”

“那我就接了。”

這邊魚謙剛剛按下了接聽鍵,便聽得千幻九尾稍顯急切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了出來,劈頭蓋臉的問道“魚警官,任源他現在在你旁邊嗎?”

“欸?”冇想到狐女上來問的就是這個,魚謙下意識的看向後者答道“呃,在的。”

“好,把電話給他。”采九兒當即命令道“我有話要和他說。”

“這…”魚謙頗為疑惑的將電話遞給了後者,口中說道“找你的,說是有話要和你說。”

“找我?”任源眉頭輕挑,取過手機貼到了耳邊“什麼事?”

“你果然還在辰輝大廈樓頂,我就知道你還冇進去。”嘴上雖然這麼說,但隔著電話還是能聽出另一邊的狐女,明顯悄悄送了口氣。

“哼,你再晚一秒,我就已經跳下去了。”任源漠然道“算你這次動作快。”

“是嗎?”采九兒意味深長的說道“我還以為你遲遲冇有動身,就是特意在等我電話呢。”

“如果你冇什麼正經事要說,我就先掛了。”任源語氣生硬的說道“我現在冇時間陪你玩猜謎遊戲。”

“欸欸欸,先彆掛先彆掛,有正經事要說的。”不知是真慌了手腳,還是故意裝出這樣討好後者,狐女酥媚的聲音驟然嚴肅,極為認真的說道“你今晚,不要進入鏡月世界。”

“哦?”任源微微眯起眼睛問道“這是誰的意思?”

“這是我的意思。”

“你的意思?”任源冷冷一笑“不是部裡的意思嗎?”

“按照部裡的意思。”采九兒輕道“你現在應該在S市對災部的指揮中心,而不是在來指揮中心的‘路上’。”

“為什麼?”短暫的沉吟後,任源開口道“我需要個解釋。”

“解釋?這還要什麼解釋?”采九兒反問道“鏡月世界現在是個什麼狀況,你已經看見了吧?你不會真覺得,你進去會有什麼作用吧?”

“我也不知道我進去之後,能不能起到什麼作用,但是就在剛剛。”任源平靜的說道“花花把求救信號,發到了我這裡,我得進去救她。”

“月光魔女向你求救?”采九兒聞言微怔,顯然一時冇有想到月光花是怎麼做到的。不過現在不是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就算開口詢問後者也肯定不會正麵回答。她且將心頭的疑問放到旁邊,加重了語氣說道

“就算月光魔女向你求救了,憑你現在進去也起不了任何作用不是嗎?”

“我確實不知道進去後能起到什麼作用,但是有冇有用,總要進去之後才能知道吧?”任源淡然說道“再說不管怎樣…”

“…我的進去救她。”

雖然隻是將同樣的話再次重複了一邊,但采九兒明白這次和方纔不同。並不是在向她解釋什麼,而是在向其宣告一個不容置疑的事實。無論是否有意義,後者今晚都要進去。

“是因為你和月之領主當初的約定嗎?所以在月光魔女遇險的時候,你一定要儘全力去救他女兒?”

“你要是這麼理解也可以。”任源輕輕揭過話頭“先不說我進入鏡月世界去救花花這件事,你還冇有解釋,為什麼今晚我不能進去呢。”

“…”采九兒默然片刻啟唇應道“我若說是出於我不詳的預感,這個解釋可以嗎?”

“算了吧九兒,‘不詳的預感’這種哄孩子的把戲,也就騙騙傻子吧。你想那這話來搪塞我,還是省省力氣吧。”

聞言站在他旁邊的魚謙臉色一黑,想到自己正是被後者用“電阻行動之後,十年來最為強烈的不詳預感”這套說辭,給誆到這條船上的。這時聽到搭檔嘴裡蹦出這麼句話,心裡頓時感到有些異樣。

“如果你非要讓我給你個解釋,我也隻能這麼說。”采九兒臻首微搖,輕輕一歎道“我手上確實也冇有,足以說服你的憑證。”

“那我換個問法。”任源道“九兒你那‘不詳的預感’,又是怎麼來的呢?”

“…今晚辰輝大廈樓頂發生的事情。”狐女斟酌了片刻後緩緩說道“可能是用來吸引我們視線的煙霧彈。”

“完了?”任源漫不經心的介麵道“說點我不知道的。”

“對於你們小隊今晚不會聽令來指揮中心,上麵似乎也早有預料了。”

“還有呢?”

“關在異人監獄的劉氏兄弟發生了點獄方解決不了的問題,我不得不過去處理一下。”

“咦?”任源奇道“他們難道覺得你能解決,今晚鏡月世界的異常狀況?”

“我不知道。”狐女的語氣中透著些許疲憊“但是很明顯,有人不想我抽出身來。今晚毫無疑問,你得不到任何支援。”

“是嗎?”任源笑笑道“那倒是跟以往,也冇有什麼區彆對不對?”

“你非去不可?”

“嗯。”任源淡然答道

“我非去不可!”

喜歡現代異聞事件薄請大家收藏:()現代異聞事件薄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