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朝拜儀式結束後,所有的使臣也都在京城之中待著,他們並冇有著急離開,主要是想要領略一下京城的繁榮。

不得不說,這段時間趙亨義是煞費苦心,每天都在想儘辦法的,讓這些使臣看到,京城是多麼的繁榮,是多麼的令人羨慕。

主要就是需要百姓去配合,不過百姓也是很懂這些,他們很清楚,使臣不光是來朝賀的。

還有就是,為了打探情況,如果京城治安很差,或者百姓怨氣沖天,那麼這些人就會抓住機會,想儘辦法的去對付大燕。

為了邊關的安全,為了將士們的努力不白費,他們肯定是配合!

再說,京城本來就是非常安定的地方。

在新皇帝趙亨義的治理下,已經不同往日。

而在這一段時間,趙亨義那也是想儘辦法的讓錦衣衛去監視著這些人。

各國的使臣可真的冇有那麼老實,他們一定會想儘辦法,在私底下聯絡。

這萬一,出現了什麼差錯,可就真的難說了。

等過了幾日後,各國使臣也就相繼回去了,他們也都挺忙的,想著,趕緊回去給國王說一下,這一次大燕皇帝所說的一些東西。

當然,倭國使臣以及草原使臣,那是最為著急的,一個是想著對馬島的歸屬權,一個是想著草原與中原的互市。

乾清宮大殿。

魯國公找到了趙亨義,對著他很是無奈的歎息道:“我的好女婿啊,你這到底是怎麼想的?”

“高麗和倭國的事情你就不應該插手,對馬島的這個歸屬權一直對我們而言就是一個忌諱的話題,你突然之間把他們的這個全部歸結於高麗。”

“這樣做真的是很不合適的!”

趙亨義愣了一下,他冇有想那麼多,他就是想著儘快把這個爛攤子給解決了,要不然高麗使臣一直都在旁邊叨叨,他心裡麵也是有些不爽。

“唉,對馬島的這個事情的確是冇有必要說那麼多。”

“可是國丈,如果我們現在派兵去處理的話,那更加的困難,那我們到底是幫誰呢?”

“倭國和高麗,也算是我們的一個鄰居了,如果我們妥善的不解決,那麼將會造成一個非常大的後果。”

“現在來看,我們最好的辦法就是穩定下來,管他倭國心裡麵到底是怎麼想的,把高麗穩定下來纔是最重要的。”

“說的倒也是。”

魯國公無奈的說道。

“那你接下來可就要忍受倭國的怒火了,他們的仁義天皇不是吃素的。”

“本來他們尊稱白宮殿下,不過就是想著你能夠給他們帶來好處,可一旦你侵犯了他們的權益,事情可就真的難說。”

“這個我知道,但是他們一時半會也不敢對我們做什麼。大燕很強,他們有自知之明,尤其是水師的力量。”

“那麼最起碼在一年到兩年之間,我們是安全的,他們也不敢有什麼異動。”

“……”

“那關於草原的這個,你需要跟大臣們好好的去商議一下!”

“這個,可冇有想象當中的那麼簡單。”

“首先就是邊關的將士,這個需要兵部去處理一下,當然,冇有那麼複雜。”

“但,如何能夠保證他們草原的人不會對我們做什麼事情?這個,需要想清楚了。”

“開通互市的確是有利於邊關的和平,但不開通,也有好處,我們就不用擔心邊關會碰到百姓被他們糟蹋的情況發生。”

“總之,有利有弊,你好好想一下。”

……

二月二龍抬頭。

這對於大燕來說,也是一個極為重要的日子,這一天,就相當於是春天的到來,二月二過完,也就可以準備春種了。

趙亨義現在最為擔心的,還是關於春種,種子能不能按時發放。

如果不能按時的將朝廷的種子給下發下去,就會影響今年和來年的收成。

至於地方比較遠,路途比較難走的,這個就忽略不計,現在最為主要的,還是江南。

江南的糧食產量,占了全國很多的份額。隻要江南的糧食夠多,那麼基本上,其他地方也就能夠吃上餘糧了。

還有朝廷的賦稅,這些都可以。

趙亨義目前想到的,也就隻有這些,看上去的確是稍微有些困難。

這些需要各地的官員竭儘全力,千萬不能出現什麼意外。

說真的,江南各地的官員,是最難以治理的,每次趙亨義都為了這個事情而感到頭疼。

怎麼做,如何做,是個比較大的問題

這日,在朝堂之上,趙亨義看著在場的這些文武大臣們,對著他們說道:“二月二了,各位,不知道朝廷下放的種子咋樣了?”

“有冇有按時的發放在農戶的手裡麵?”

“這可是影響著國家的稅收,以及百姓的吃飽穿暖!”

“你們,是不是應該好好的去督促和解決一下?”

趙亨義在說出這番話之後,大臣們皆是有些呆滯,接著,包小龍站了出來:“陛下,關於這件事,我們想的也差不多了。”

“內閣的幾位大學士一起商議,說,這個相對而言,還是比較好解決的。

不過,想要讓地方的官員都做到,這樣說實在話,還是需要一點點的難度。”

“陛下,如果是以目前的情況來看,必須派一些大臣監督一下這個事情,否則,將會影響我們種子發放!”

“地方的官員不比其他,他們有的人貪汙受賄,我們是完全不知道的,那麼新種子,也很有可能會成為他們發財的一個來源!”

“陛下,這個可要想明白了。”

趙亨義愣了一下,是啊,地方上的官員用新種子來掙錢,這個可真的不好說。

“那戶部,你們有什麼好的意見嗎?或者,吏部,官員的管理,你們是不是也要給出一些比較好的意見?”

“這個,對你們而言,應該不怎麼困難吧?”

吏部尚書劉允之緩緩道:“陛下,臣以為,應該從官員當中選拔一些人,去在各地做一個監督和管理,一旦發現這種問題,揪出來,直接解決!”

“春種,必須要保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