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南秋眼角眉梢都被緊張所覆蓋,終於是要來了嗎?

她並冇有拒絕,反而是微微拱起身體。

這種迎合的動作瞬間就將於紅了眼眸,他是一個正常的男人,這無論如何也忍不住了。

“可能會有點疼,你忍一忍。”

薑鈺沙啞著喉嚨提醒了一句,顧南秋早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疼……

她知道會疼,但是男人安慰的話給了她莫大的勇氣。

她用自己纖瘦的手臂環住了男人精瘦的腰,她不知道等一下是什麼樣子,但是她知道,自己是願意跟薑鈺一起的!

“我知道……”

顧南秋的聲音帶著濃濃的情,欲,聽的薑鈺欲,火焚身。

最後的最後,顧南秋忘了是第幾次了,也早就忘了外頭旭日都要東昇了。

隻有薑鈺附在自己耳邊,那輕輕的,滿足的,歎息聲!

她終於是在昏昏沉沉之中睡了過去。

……

比如顧南秋的疲憊不堪,薑鈺跟往常一樣,一大早就起來了。

比起之前,今日更是春光滿麵的。

男人躡手躡腳的從床上起來,也顧不上穿外衣了,生怕自己的動作會吵醒熟睡中得女人。

老耿看大人這幅鬼樣子就出來了,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這不穿外衣在府裡麵奔走,難不成是大清早的被夫人轟出來了?

可這也不應該啊,夫人若是不願意,昨天就要把他們大人打出來了,何須等到這個時候?

“大人,您怎麼這幅樣子就出來了?”

薑鈺低頭看了自己一眼,有什麼不合適的?

他心情好,也就多跟老耿說了兩句:“怎麼,誰規定了一定要在屋裡麵穿?”

老耿尷尬的嚥了一口口水,確實是冇有這個規定。

不過吧……

正常人都是衣衫整齊的出來吧,這幅樣子未免太狼狽了。

哪裡是一個朝廷重臣的樣子,一般的讀書人家都不會這樣。

老耿心裡麵這麼想,嘴上還是一個屁都不敢放的。

等薑鈺找了個偏屋穿完衣衫了,他趕緊把重要的事情提上日程來。

“夫人昨日說了,要去勞役場看一看,這去晚了怕是碰不到滿意的了。”

薑鈺點了點頭,畢竟是要服侍的人。

如果不稱心如意,日後肯定少不了矛盾,確實是不好耽擱的。

但是顧南秋昨天被他折騰慘了,若是晚一點,這偌大的府裡麵就還要停擺一天。

思來想去,薑鈺乾脆讓老耿帶著腰牌去,讓往日裡麵靈巧的,乾活麻利的,全部都帶回來。

到時候顧南秋醒了,直接挑一挑就好了。

“這樣,你帶著我的腰牌去,把能入你眼的都挑過來,到時候讓夫人在選一選。”

老耿點頭,這樣也好。

那些教養勞役的地方,一般來說都是汙穢的。

夫人去了,到時候還容易被汙濁了眼睛,不如現在這個辦法討巧!

“屬下這就去!”

薑鈺嗯了一聲,想到這府裡麵並冇有人準備早點,乾脆也去了馬房,騎馬買了不少早點回來。

等到顧南秋迷迷糊糊睡醒的時候,那都已經日上三杆了。

薑穗姐弟倆跟著薑大寶他們一起正在看書,因為什麼都不懂,所以一直都在提問。

“孃親,爹爹給您買了早點,您快去吃吧。”

顧南秋意識到自己起晚了,下意識的就去孩子們那邊。

第一天到陌生的環境,她哪裡能夠放心?

誰知道孩子們相處得這麼好,已經適應的差不多了。

她鬆了一口氣,隨口應付道:“都起的挺早啊。”

薑田沉不住氣,早上起來的時候,聽到姐姐說,嬸嬸要給他們請一個夫子,當下就激動壞了。

現在看到人來了,那也是不管不顧的問起來了。

“嬸嬸,您真的要給我們請一個夫子嗎?”

這個問題出來之後,薑大寶跟薑二寶也非常期待的望著她。

顯然孩子們都已經做出一個統一的答案了,這也省了她一個一個的去問了。

顧南秋讓孩子們圍成一個圈,自己則是站在最中心。

半蹲下身子,和藹可親的說道:“是啊,我是這個打算,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呢?”

這話一出,四個孩子哪裡有不願意的道理?

當然是紛紛拍手叫好,顧南秋看著孩子們,現在他們還小。

但是古代達官貴人的孩子啟蒙都很早,既然已經輸在起跑線上了。

之後得日子就要勤能補拙,更加用心,更加努力了。

她也要抓緊時間,儘快把孩子們的事情安排妥當!

“既然你們都願意,我保證十日內一定給你們請一個夫子回來,這十日你們好好溫習。”

薑穗一點基礎都冇有,聽到這裡微微有些發怵。

顧南秋摸了摸她的腦瓜子,特意叮囑道:“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壓力,夫子都是心中有大愛之人。”

薑穗用力的點了點頭,既然自己已經做好決定了,那就要迎難而上。

而不是有一點點的小困難就退縮了,這不是她的性格,她絕對不允許自己這樣子。

顧南秋安慰了孩子,要站起身的時候,隻覺得天旋地轉,一通昏暗。

她迷迷糊糊之間隻覺得自己騰空而起了,這跟做夢一樣的感覺,她迷糊的不行。

孩子們則是驚呼一聲,隨後轉身就散開了。

顧南秋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被薑鈺公主抱了起來。

她尷尬的咳嗽一聲,有些埋怨的說道:“孩子麵前呢,你這是做啥?”

薑鈺把顧南秋放下,聳了聳肩無所謂的說道:“早晚要習慣的。”

顧南秋狠狠的白了男人一樣,這說的是什麼鬼話!

要不要臉了!

薑鈺把剛剛隨手提著的飯盒遞到了顧南秋的麵前,他原本是在前院打拳,聽到顧南秋醒了,這不馬不停蹄的就來了。

結果就看到媳婦腳軟兩眼發黑的樣子。

“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調戲過後,男人非常的緊張。

顧南秋瞪了男人一眼,這哪裡是不舒服,她隻是腿軟加肚子餓。

也不知道薑鈺是什麼牌子的打樁機,這麼厲害!

明明都是一晚上,男人跟冇事的人一樣,她則是顫顫巍巍的,人都要昏過去了!

想著巨大的差彆,她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冇事,就是有些肚子餓。”

薑鈺鬆了一口氣,趕緊把飯盒推到了她的麵前。

顧南秋看著裡麵各色各樣的早餐,心情愉悅了不少,隨後又驚呼一聲糟了。

說好了今天要去挑選一個服侍的,結果自己一下子就睡過頭了。

下意識的甩鍋:“都怪你,害我今天睡過頭了!”

薑鈺笑了笑,隨後拍了拍手,讓老耿趕緊把早就已經安排好的人帶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