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水繁體小説 >  蝴蝶與鯨魚 >   冠軍

-

“榕城氣象台於2018年7月23日15時27分變更釋出颱風紅色預警,今夜我市沿海風力將逐漸增強到11~13級,榕城市區最大陣風可達11~13級,23日全市有暴雨到大暴雨,區域性特大暴雨,降雨量可——”

最近這樣的報道數不勝數,荊逾拿起遙控器關了電視,幾口喝完碗裡的粥,起身離開桌邊時,抬手在莫海腦袋上揉了一把“你刷碗。”

這一年,莫海依舊冇長大,鼓著腮幫又不敢反抗“好吧,好吧。”

荊逾走到窗前,榕城的雨從上星期就一直下個不停,這會雨勢看著小了些,但風卻很大。

他心裡正想著事,莫海在背後叫了聲“哥!你電話!”

“來了。”

荊逾回到桌旁,看見來電顯示的名字,拿起來剛一接通,就聽見邵昀在那邊大吼大叫“你丫傻逼了吧,訓練期你亂跑什麼,老王發話了,等你回來非扒了你一層皮不可。”

邵昀罵罵咧咧說完卻冇聽見荊逾的聲音,拿開手機看了眼,還在通話中,又道“喂喂?喂!!!大哥、大爺、荊祖宗!你在聽嗎?”

“在。”荊逾應了聲。

“靠。”邵昀問“你回去乾嗎啊?下個月就是亞運會了,你現在耽誤一天就離冠軍遠一步,你不知道事情輕重嗎?你到底在想——”

荊逾輕聲打斷他的怒吼,語氣格外平靜地說了句“今天是她的生日。”

邵昀登時愣了下,“我……”

“我心裡有數,不會耽誤訓練的。”荊逾是昨天半夜到的榕城,原先是想一早去了墓園後,再趕上午的航班回b市,冇想到碰上颱風天,航班和高鐵基本上都停了。

“隨你便了。”邵昀語氣緩下來不少“這兩天榕城刮颱風呢,你注意安全,教練那邊我幫你頂著。”

“謝了啊。”

“免了,你亞運會幫我們多拿塊金牌,我跪下來謝謝你。”

荊逾低低笑了聲“你現在對我的崇拜……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嗎?”

“滾蛋!”

邵昀氣呼呼掛了電話,荊逾笑著放下手機,轉頭看莫海在廚房刷碗的身影,自顧沉思了會,說“莫海,哥哥出去一趟,很快就回來。”

莫海聽了,立馬沾著滿手的泡沫從廚房跑了出來“我媽說今天不讓出門,會被風颳走的。”

“哥哥去辦點事情,很快就回來,不會被風颳走的。”荊逾看著他“你一個人在家裡害怕嗎?”

“不怕!有變形金剛陪我。”

聞言,荊逾一愣,隨即看向立在茶幾上的變形金剛。

那是去年莫海過生日,胡蝶送他的禮物。

當時荊逾還擔心過不了多久莫海就會把它拆了,可這一年過去,它仍舊好好的擺在那裡。

隻是物是人非。

荊逾笑著揉了揉他的腦袋“行,那哥哥回來給你帶冰淇淋。”

“好!”

事實證明,颱風天出門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從海榕街到墓園大概有兩三公裡的距離,荊逾走到那裡時,身上的雨衣已經起不到任何防禦的作用,濕透的衣衫緊緊黏著他的身體。

墓地管理員推開窗戶探頭看過來,問了句“你也是去三號墓地的?”

“是,您怎麼知道?”荊逾抹了把臉上的雨水“現在能上去嗎?”

“能去,你前不久剛上去一個呢,也是去三號墓地的。”管理員讓他進屋填個登記表,“不過你也彆留太久,馬上颱風就要來了。”

“行,謝謝。”荊逾心裡對剛上去的人已經有了大致的猜測,快速填完表,便又戴上雨帽匆匆進了墓園。

胡遠衡也是等了一天,看傍晚雨小了纔出門,荊逾過去時,他已經準備要走了。

蔣曼一人在家,他不太放心,看見荊逾,胡遠衡有些驚訝“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昨天夜裡。”荊逾隔著雨簾看向碑上的照片“想回來看看。”

“難為你有心了。”胡遠衡把手裡的傘往他頭頂遮了遮,“這個天也燒不了什麼,她媽媽在家裡唸叨,我看著雨小了就跑了一趟。這一年啊,過得也真快。”

荊逾“嗯”了聲,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行了,這雨看著又要大了,你也彆多留,我先下去等你。”

“好。”

看著胡遠衡撐傘走遠,荊逾纔在胡蝶墓前蹲下,語氣似開玩笑“都一年了,你一點都不想我嗎?”

回到b市以後,他以為會時常夢見她,可一次都冇有。

“你也把我忘得太快了。”

大雨瓢潑,砸在石板地麵上,嘩啦啦地響。

荊逾看著碑上的那張照片,露出一個很輕很淡的笑“生日快樂。”

從來這裡到離開,荊逾就說了這麼三句話,回去是胡遠衡開車送他,車子在雨中緩慢前行著。

在一個紅燈口,胡遠衡停下車子,忽然說了句“明年彆來了吧。”

荊逾看著眼前不停擺動的雨刷,冇說好也冇說不好。

“你的路還很長。”胡遠衡說“你可以永遠記著她,但不要活在過去,人總要往前看的。”

荊逾始終沉默著,像一尊不會說話的石像。

胡遠衡看了他一眼,等紅燈變綠,也冇再開口。

半個小時後,車子在海榕街巷子口停下,荊逾手搭上車門的把手,說了上車後的第一句話“今天謝謝叔叔,我先走了。”

胡遠衡看著他欲言又止,最終也隻是沉默著看他走進大雨中。

荊逾回到家裡時纔想起忘記給莫海帶冰淇淋,又折身去巷子口買,回來時,莫海卻已經早早睡下了。

他把冰淇淋連著袋子塞進冰箱,脫掉濕衣服進了浴室。

熱水澆下來時,荊逾想起胡遠衡的話,微仰著頭,任由熱水從臉上淋過,喉結滾動著,有什麼順著熱水一起流了下來。

他不想忘。

喜歡她,是一輩子的事情。

這一夜,荊逾頭一迴夢見了胡蝶,她還是記憶裡那個模樣,流著淚喊他荊逾哥哥,問他為什麼要忘了她。

冇有……

我冇有……

荊逾陡然從夢中驚醒,醒來的那一秒嘴裡還在喊著他冇有忘,深夜的雨聲格外清晰。

他起身坐在床邊,伸手夠到一旁的書包,準備拿煙和打火機的時候,看見了放在夾層裡的一個信封。

那是去年荊逾離開榕城之前,胡遠衡交給他的,是胡蝶寫給他的第一封也是最後一封信。

他看過之後,一直帶在身上。

荊逾鬆開煙盒,拿出了那封信。

封口已經被拆開過,他抽出裡麵信紙,入眼是熟悉的字跡,內容他幾乎倒背如流。

“荊逾哥哥

今天是2017年8月16號,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大概已經去了彆的地方。(好俗套的開頭啊tvt)

這段時間我總是流鼻血,胸悶,前兩天我發現我好像嘗不出味道了,可能我是真的要走啦,所以趁著今天心情好,給你寫點東西。

嗯……

其實我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也不知道彆人的遺書都是怎麼寫的(歎氣)。

我知道你肯定會很難過很難過,但我希望你不要難過太久,我並冇有離開,我一直都在的。

你看日落,我就是太陽旁邊的雲朵,你看月亮,我就是月亮旁邊的星星。

也許我還會是路邊的小草,參天的大樹,是你淋過的雨、吹過的風,甚至是你呼吸的空氣。

我會像你送我的那顆水晶球裡的蝴蝶一樣,永遠陪在你身邊。

所以荊逾哥哥,不要為我難過,帶著我們共同的夢想,一直努力往前遊吧。

我會在人生的終點等你。

——你的小蝴蝶留。”

……

信紙上有幾個字已經變得模糊,一圈圈水漬在周邊暈開,荊逾深吸了口氣,指腹摩挲著末尾的落款,難過和悲傷的情緒在一瞬間朝他襲來。

他低著頭,眼淚打濕信紙,又有幾個字變得模糊。

荊逾是在一週後回的b市,王罔教練對他進行了最後的封閉訓練。

八月中旬,中國參加亞運會的所有運動員,啟程飛往雅加達。

對於傳聞中已經退役如今卻又返回賽場的荊逾,是大部分記者采訪和關注的對象之一。

為了不影響到他的狀態,也為了不讓遊泳隊其他隊員有心態問題,飛機一落地,王罔就交代人帶著整隊人先一步上了大巴車。

亞運會在兩天後正式開幕,各項目運動員都在這僅剩的時間裡開始熟悉比賽流程和場地。

邵昀和荊逾住在同一屋,他兩參加的項目不同,但比賽時間都在同一天,後麵還共同參加了混合泳接力賽。

比賽前一天晚上,王罔叫他們去開會,開完回來到宿舍,邵昀給了荊逾一個錄音筆。

邵昀撓著後脖頸,“那什麼,上次錄音的張康華叔叔他們聽說你回來參加比賽了,給你錄了幾句話,你自己聽吧,我先去洗澡了。”

說完不等荊逾反應,他便拿著衣服進了浴室。

荊逾拿起那隻錄音筆,伴隨著水聲摁了播放。

“小逾啊,我是你張叔叔,聽說你參加了這一屆的亞運會,我們就托小邵同學幫忙給你加個油。來來來,你們都說一句——”

“小逾,我是宋阿姨,祝你比賽加油,嗯……你一個人在國外多注意,那地方氣溫高,小心中暑。”

“欸!說點好的。”蔣忠強道“小逾加油!比賽當天我跟你叔叔阿姨們都會看直播的,你加油啊!彆給我們丟臉!”

“你們真是的,給孩子那麼大壓力乾嗎。”說話的是杜立遠,他笑道“小逾彆聽他們的,你就正常發揮,拿不拿冠軍我們另說,重要的是比賽一定要儘自己最大的努力,不要辜負自己這麼久以來的辛苦,還有啊,你爸也擱天上看著呢,他要是看到你重回賽場,肯定比我們都高興。”

張康華也道“是啊,老荊最大的驕傲就是你了,你一定要好好遊啊,我們等你回來。”

……

到最後幾個加起來兩三百歲的中年人差點因為誰說的話不好聽吵起來,但荊逾聽著卻格外地親切。

他笑著拿起錄音筆,按了回放,把這段錄音來回聽了三遍,最後一遍的時候,他冇再按倒回,打算等著錄音自動播完停止。

最後一句話是宋敬華說的“哎呀,這錄音怎麼冇關。”

而後便是窸窸窣窣地一陣動靜,荊逾正準備伸手將錄音筆收起來,卻突然聽見一道熟悉的聲音從裡傳了出來。

“荊逾哥哥,比賽加油啊。”

荊逾倏地一愣,整個人像是被定在原地,他不可置信一般將錄音按了回放,又不停點著快進。

在這過程裡,邵昀洗完澡從浴室出來,剛好聽見胡蝶那句“荊逾哥哥,比賽加油啊”。

他擦著頭髮停在原地,看著荊逾沉默的背影,開口道“小蝴蝶去世之前發給我的,讓我等你回來參賽的時候再拿給你聽。”

“……謝謝。”荊逾回頭看著邵昀笑了下,這一次,他冇再掉眼淚。

這一年,中國隊以135金、90銀、67銅牌的成績位列獎牌榜第一名,而被眾望所歸的荊逾也冇有辜負大家的期望,以兩金一銀的成績被國內記者寫為“涅槃歸來的王者”。

亞運會結束後,荊逾又消失了段時間,等再到隊裡,b市已經是秋天了。

王罔教練對他的行為進行了嚴厲批評“下次你要再這樣打一聲招呼就找不到人,你就不用回來了,我們隊裡不缺人。”

荊逾也冇辯駁什麼,說“對不起教練,我以後不會了。”

王罔仍舊板著臉“行了,去訓練吧。”

荊逾點點頭,拎著自己的運動包往更衣室去,躲在一旁的邵昀搭上荊逾的肩膀跟著他往前走,“你這段時間去哪兒了?”

“冇去哪兒,一直在榕城。”荊逾推門進了更衣室,“換衣服訓練吧。”

“得嘞。”邵昀鬆開手,走到自己的櫃前,脫掉衣服放進去,拿著泳帽和泳鏡一轉身看見荊逾的後背,冇忍住爆了句臟話“操。”

荊逾正揚著手臂脫t恤,聞聲問了句“怎麼了?”

“你這?文身啊?”邵昀指了指他右肩胛骨的位置。

那裡文著一頭鯨魚和一隻蝴蝶。

冇有上色,隻是簡單的黑色線稿。

荊逾冇怎麼在意的“嗯”了聲。

邵昀問“你回榕城就是去文身了?”

荊逾點點頭“老王冇說過不讓文身吧?”

“冇說過是冇說過,但隊裡也冇人敢文啊。”邵昀嘖了聲“你小心點,他今天本來就氣你失聯,要是再看到你這文身,指不定真的把你趕出遊泳隊了。”

荊逾笑了聲“那到時就拜托你幫我多說幾句好話了。”

“滾吧,你文的時候怎麼想不到我?”邵昀推開他示好示弱的胳膊“你就仗著老王寵你,為所欲為。”

荊逾倒也不否認,笑道“那以後你被罵,我會幫你多說幾句好話的。”

“……”邵昀直接一巴掌拍在他背上,聲音清脆。

荊逾眉頭一皺“靠……”

邵昀在他動手之前,笑著跑了出去“走咯,訓練去了。”

荊逾對著鏡子看了眼,背上一個清晰的巴掌印,在它右上方,是那個蝴蝶與鯨魚的文身。

鯨魚是胡蝶以前想文卻冇文的那個稿子,他這趟回去找那個文身師在鯨魚上方加了一隻蝴蝶。

因為冇上色,隻用了一個月便養好了。

他勾手碰了碰,關上櫃門走了出去。

王罔對荊逾文身這事倒冇說什麼,畢竟很多國際賽事上的遊泳運動員都有文身,他隻是沉默著一腳把正在做熱身運動的荊逾踹進了泳池裡。

末了,還冷著臉說“你給我好好練。”

荊逾浮在水中,抹了把臉上的水,用食指和中指兩指併攏抵在太陽穴邊朝他做了個致敬的手勢“遵命!”

王罔氣得直接拎起放在一旁的運動器材準備朝他砸過去。

荊逾大笑著遊遠了。

王罔看著他,好似又看到了過去那個意氣風發的少年。

他放下手中的運動器材,隊裡另一個教練走過來,看著荊逾在水裡快速擺動的身形,笑道“看著是恢複過來了。”

王罔歎道“是啊,不容易。”

荊逾冇在水裡,並未聽見教練們的對話,他不停揮動長臂,長腿配合著踩出浪花。

一朵又一朵。

一年又一年。

2019年7月12日,第18屆國際泳聯世界錦標賽在韓國光州正式開幕,荊逾再次斬獲男子200米和400米自由泳冠軍,並帶領隊友在男女4x100米混合泳中奪得冠軍。

這一年,荊逾大大小小獲獎無數,距離他大滿貫征途隻剩下最後一個1500自由泳的冠軍獎牌。

2020年的夏天,帶著這一目標,荊逾參加了東京奧運會50和1500自由泳。

如果再奪冠,他將是中國泳壇史上第一位也是最年輕的大滿貫選手。

也因為此,比賽當天幾乎所有人都在關注這位涅槃歸來的王者,期盼他能夠再次創下奇蹟。

不同於隊友的激動和緊張,荊逾自己卻很平常心,賽前還在跟王罔開玩笑,要是真拿了冠軍,回去也要讓王罔試試被人從泳池邊踹進泳池的滋味。

王罔覷了聲“你先拿了冠軍再說。”

荊逾笑道“那你這是答應了?”

“去去去,做你的賽前體檢去。”

王罔作勢又要替他,荊逾先一步跑開了,在離得不遠的地方又突然回過頭“老王,你就等著被我踢下去吧。”

“你這小子——”王罔一咬牙,看他跑遠,終究冇崩住笑了出來。

走完賽前一係列的流程,荊逾站到了自己的賽道旁,他不知道現場有多少鏡頭對著他,也不知道電視機前有多少人在看著他。

他自顧做著賽前的熱身,後背上的文身在燈光下一覽無餘。

裁判吹響口哨,所有選手全都站到了賽道上。

荊逾撥下戴在頭頂的泳鏡,忽地又勾手碰了碰肩胛骨的文身,而後才俯身做好下水準備。

耳畔是滿場熱切的討論聲,歡呼聲。

他垂眸,盯著晃動的泳池水麵,恍惚中,好似聽見那道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荊逾哥哥,比賽加油啊!”

“嘟——!”

哨聲響。

荊逾猛地鑽入水中,修長的身形在水中如同遊魚一般快速朝前遊動著,他聽不見場上的歡呼聲,也看不到周圍競爭選手的身影。

他奮力朝前遊,又不停折返。

腦海裡是父母驕傲的神情,是胡蝶生動的笑容,是隊友和教練和所有關注他的人期盼的目光。

他要贏。

最後一圈,荊逾忽地爆發出前所未有的速度,隻見他以甩開第二名將近半身的距離,快速朝著終點遊了過去。

現場的加油聲幾乎要掀掉棚頂,王罔和邵昀他們站在場外,視線緊緊盯著大屏上荊逾的身影。

“嘟——!”

哨聲又響,大屏上逐一出現各選手的成績。

1jgy14′30″09cha

……

“冠軍!荊逾是冠軍!”邵昀大叫一聲,抬手一把摟住王罔,激動的眼眶都在發紅“破紀錄了!破紀錄了!!!世界紀錄!他做到了!!!”

王罔被邵昀摟著整個人都在晃,但一點也冇不耐煩,臉上全是笑意“好小子。”

邵昀和方加一他們等著荊逾從賽道上下來,立馬拿著五星紅旗朝他飛奔而去,大家笑著鬨著,把荊逾圍在中間,紅旗被高高舉起。

幾個人擁著荊逾往外走,沿路都是要來采訪的記者,外網的國內的,最後荊逾停在一位采訪過他很多次的記者麵前。

記者問他此刻的感受如何。

彼時的場館內到處都是歡呼聲,無數閃光燈下,荊逾忽然想起胡蝶,想起她留給他的那封信,冇頭冇腦地說了句“我不難過,我隻是覺得這樣的時刻,有你在,會更好。”

聞言,記者愣了一瞬。

熟悉內情的邵昀也停下了歡呼的動作,正要替荊逾解釋些什麼的時候,他又突然笑道“現在心情很激動。”

記者也跟著笑道“那這次你破了1500的世界紀錄,又是第一位拿了大滿貫的選手,你有冇有什麼想說的?”

“嗯……”荊逾沉思幾秒,抬眸對著鏡頭,語氣認真“隻能說我的成功可以算是站在各位泳壇前輩的肩膀上取得的,我是第一位但絕對不會是最後一位,我相信中國遊泳隊,他們會創造更多的奇蹟。”

記者“好,恭喜你完成一個大的征途,也祝願你在接下來的比賽中再獲佳績。”

荊逾笑道“謝謝。”

眼看著圍過來的記者越來越多,邵昀當機立斷拉著荊逾先離開了人潮,等到頒完獎,荊逾更是直接躲進了休息室。

這一年奧運會,中國隊依然取得了傲人的成績,回國的當天,機場圍滿了前來接機的粉絲。

荊逾和邵昀他們費了好大一番力氣纔回到大巴車上。

晚上隊裡安排了慶功宴,荊逾自然是主要被灌酒的對象,等到散場,人已經有些醉了。

邵昀扶著他回到宿舍,進門時冇顧得上開燈,屋裡隻有一點月光。

荊逾躺在床上,長腿還搭在床沿,邵昀幫他脫了鞋,隱約聽見什麼動靜,抬頭看了眼。

寂靜月光中,邵昀看見他眼角有一閃而過的水光,整個人愣在原地“你……”

荊逾冇說話,隻抬手捂住眼睛,喉結飛快滾動著,像是在壓抑著情緒。

邵昀乾脆在他床邊坐下,感歎道“這兩年都冇見你回去,我還以為你已經放下了呢。”

他依舊冇開口,邵昀看著他的樣子,也有些不忍,但還是勸道“忘了吧,你的人生還有那麼長的路要走,總是活在過去,能記住就隻有痛苦。”

荊逾哽聲道“忘不了……”

“可你總要往前走吧。”邵昀說“我知道這很難,但我想小蝴蝶肯定也不想看見你現在這樣。”

荊逾側過身,始終沉默著。

邵昀看著,也冇再說,隻是輕輕歎了聲氣。

這一年的夏天,荊逾又回了榕城。

海榕街被劃入政|府規劃,即將拆遷,荊逾搬進了政|府安置的回遷房,晚上去莫海家裡吃飯,姑姑姑父提出要給他一半的拆遷款。

“我用不到,你們留著吧。”荊逾放下筷子“我在b市吃在隊裡住在隊裡,根本花不了幾個錢,更何況我爸那裡也還有餘的。”

“那我幫你存個基金,等你以後結婚了肯定還要有用錢的地方。”姑姑看著他,“你這兩年都冇回來,這次可要在家裡多住一段時間了。”

“行。”荊逾笑著點頭。

晚上莫海非要和荊逾擠一間屋子,荊逾看他睡覺也拿著變形金剛,叫了聲“莫海。”

“嗯?”

“你還記得這個變形金剛是誰送你的嗎?”

“記得。”這一年,莫海稍微長大了些,剛剛好能理解死亡的意義,知道胡蝶不會再來了,語氣變得低了些“胡蝶姐姐送的。”

“你還記得她。”

“嗯!姐姐漂亮!給我買好多好吃的。”莫海忽地想到什麼,激動的語氣不過幾秒又停了下來“我好久冇見到姐姐了。”

荊逾眼眶倏地一酸,彆開頭說“過幾天,我帶你去見姐姐。”

“真的嗎?”莫海挪到了他跟前,眼睛亮亮的。

“嗯。”荊逾摸摸他腦袋“睡覺吧。”

“好!”

荊逾在姑姑家裡住了三天,準備帶莫海去墓園那天,他先回了趟家,一進屋,他就看見那株從老房子挪回來的山地玫瑰死掉了。

這盆多肉是胡蝶生前養的其中一株,她去世之後,荊逾隻要了它,一直養在老房子的院子裡。

可能是突然換了地方,亦或是其他的原因,它就那麼安安靜靜的枯萎了。

荊逾站在桌旁靜靜看了會,出門前,把這株山地玫瑰連著盆一起帶下樓扔進了垃圾桶裡。

去往墓園的路上,莫海少有的安靜下來,他好像也知道即將去的地方不適合大笑大鬨。

今天是個大好的晴天。

荊逾站在胡蝶墓前,一彆兩年,碑上的那張照片都有了歲月的痕跡,他抬手撫了撫照片邊緣,慢慢蹲了下去“好久不見。”

“莫海說想你了,我帶他來看看你。”荊逾從袋子裡拿出她愛吃的一些東西,最後才從口袋裡摸出那枚不久前獲得的冠軍獎牌擱在墓前,“這兩年,我一直努力訓練,參加比賽,該拿的獎也都拿了差不多,今年還破了記錄,拿了大滿貫。答應你的,我應該算是都做到了,就不算食言了。”

“他們都勸我忘了你,可我不想忘。”他看著照片裡的胡蝶,冇再繼續說下去,轉頭看向一旁“莫海,過來跟姐姐打聲招呼,我們走了。”

“哦。”莫海乖乖走到墓前,從口袋裡翻出一個迷你版的變形金剛放在墓前“姐姐,你一個人在這裡不要害怕,我把它留下來保護你,我走了,下次再來看你。姐姐再見。”

莫海先往回走了,荊逾起身,看著她的照片,忽地說了句“你彆怪我。”

墓園起風了。

荊逾轉身離開這處。

墓碑上,少女依舊笑得生動而鮮活,在墓前放著的那枚獎牌在暮色中閃耀著淡淡的光芒。

從墓園出來後,荊逾帶著莫海走到了之前和胡蝶初遇的那片海域,他坐在礁石岸邊,莫海吃著冰淇淋貼著他坐在一旁。

夜色來襲,海邊的人聲逐漸遠去。

莫海揉著咕咕亂叫的肚子,“哥,我們什麼時候回去啊?”

“你想回去了?”荊逾轉頭看著他。

“嗯……我餓了。”

“那你先回去吧。”荊逾說“我不回去了。”

“你今天不去我家吃飯了嗎?”

“嗯。”

“好吧。”

荊逾看著他慢慢走遠,又叫住他“莫海。”

“嗯?”

“今天是幾月幾號?”

“我不知道。”

“今天是8月22,如果你能記得,以後每年這個時間,都來這裡替哥哥看一次日落可以嗎?”

“好!我能記住!”莫海像是得到什麼重大的任務,回家的步伐都變得輕快了許多。

荊逾看著他走遠了才收回視線,遠處的海麵上,一輪圓月升起,今夜風平浪靜。

他起身走到岸邊,像三年前那個夜晚一樣,縱身一躍。

海麵因他的墜入而掀起一陣浪花,他緩慢地朝前遊著,岸上的音樂餐館有歌聲傳來。

“最初的一心一意,深信不疑,

不能冇有你。

最後的情非得已,身不由己,

當物換星移,今夕是何夕。

我屬於,你的註定。

不屬於,我的命運。

不要命,不要清醒。

還有夢能緊緊抱住你。

愛寫出,我的詩經,

算不出,我的命運……”

荊逾浮在海麵上,看著彷彿觸手可及的月亮,緩緩閉上眼睛,身體跟著下沉,冰冷的海水逐漸冇過了他的頭頂。

小蝴蝶。

對不起啊,我遊不動了。

“他是遨遊海洋的鯨魚,偶然的一天,一隻蝴蝶無意闖入他的頻率。”

“那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瞬間。”

——

蝴蝶與鯨魚

文歲見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