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男人勾唇,“一直想,可以介紹下?”

喬芝芝隻知道在南國有許多想追她媽咪的人,但冇有一個有眼前的叔叔這麼帥呢,簡直像從天而降的英雄一樣幫她教訓了那兩個小混蛋!

喬芝芝看了一眼被尤曼和伊佐掛在前麵大門口樹上嚇得哇哇直哭的兩個熊孩子,用力地點了兩下頭,“嗯嗯,那我跟媽咪介紹你,那你也要保護媽咪和哥哥才行哦!”

傅沉淵薄唇泛起,一隻手臂抱起這個小粉團女兒,向喬家大門走去,“那說好了。”

喬芝芝坐在他臂上,立即感覺整個視野都變高了,小嘴張成‘O’字形!

她新奇又興奮地環著他脖子,“你放心,我媽咪很快就要離婚了,到時你就可以追我媽咪了,媽咪可漂亮了!”

“是麼。”

“但你厲害麼?”喬芝芝又問,“爺爺說媽咪離了婚後要找厲害的人,厲害的人才能保護家人。”

“我會讓你和你媽咪在世上橫著走。”男人承諾。

粉糰子聽著男人霸氣的話,臉上更加燦爛了,“那你有錢錢麼,哥哥說賺不到錢錢的男人養不了家是廢物!”

“有,我去年收入三千多億。”

“哦哦,聽起來好多!”

“但我家裡還有個孩子,可以麼?”首富先生問女兒。

“叔叔你也有孩子麼?”喬芝芝以為這個叔叔和自己媽咪一樣,是離婚後帶著孩子的,“如果叔叔你的孩子喜歡芝芝和哥哥,喜歡媽咪,應該冇問題哦!”

傅沉淵看著如天使般的女兒,感概還好有了個女兒,“會的,他會喜歡你們。”

喬家的下人看著進去的傅沉淵,聽著傅沉淵與喬芝芝的話都驚得說不出話來!

主苑,老管家帶著人急急忙忙地出來,看到傅沉淵抱著喬芝芝一下也驚著瞪著眼睛:

“小小姐?!”

“祥爺爺,你看我找到了個叔叔哦!”喬芝芝興奮地跟老管家說,“他好厲害,幫芝芝教訓了那幾個混蛋小哥哥,我要介紹這個叔叔給媽咪!”

老管家瞪著眼睛震驚地看著傅沉淵,嚥著口水,“小小姐,他......”

“我可以幫她。”傅沉淵麵色冷峻道,“這三個警官是過來執法的。”

老管家正不明所以,為首的警官便肅然道,“喬蕾在哪,我們手中有個案子需要跟她覈實。”

老管家聽到傅沉淵帶來的警察是來找喬蕾的,這才顧不上告訴喬芝芝抱著她的男人是誰,忙展手道,“那就麻煩了,這邊請!”

因為此時主苑宴廳中,氣氛正劍拔弩張,有人企圖不交出繼承權!

晚宴剛開始,喬二老爺當場宣佈說由洛薇繼承擔任喬家繼承人時,便被從醫院回來的喬蕾打斷了。

喬蕾及其他父母說洛薇竊取了她的設計,以及在醫院把她推下了樓梯,有失品行不配當個繼承人!

洛薇拿出那份她上傳到電子箱的喬繡時裝圖的時間截圖,並且表示已經讓律師起訴喬蕾纔是真正的盜圖者!

喬譯也表示早就在雲麓莊園看過洛薇畫的那套喬繡原圖,以及說洛薇推了她拿不出證據是在蓄意栽贓!

喬大夫人與喬二夫人孃家的親戚都紛紛幫起兩方說話,整個晚宴已經成了爭奪繼承人的口角戰!

“那老太太的意思呢?”其中一個喬繡公司的持股高管問,“老太太現在屬意誰當喬家的這個繼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