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此,易阡陌立即催動陣法,將淩雲塔收入囊中,隨後便離開了這裡。

也就在淩雲塔消失後,眼前的空間迅速陷入了崩塌,海眼中的海水,迅速倒灌了進來,磅礴的壓力,讓易阡陌不得不再一次遁入淩雲塔中。

不過,此刻他已經可以感受到暗黑虛空的存在,撕裂虛空便直接遁出了海眼。

等到他再次出現時,已經來到了琉璃島。

易阡陌把魚初見,從淩雲塔內移出,說道:“需要我陪你嗎?”

魚初見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出現在琉璃島的啟明港,眼前的一切,都讓她感覺到無比陌生。

但她還是搖了搖頭,道:“我自己走一走吧!”

“好,需要見我的時候,你隻需要心中念想一遍即可!”

易阡陌說完,便消失了。

看著他消失的地方,望著眼前的茫茫人海,魚初見卻陷入了迷茫之中,因為她原先的計劃,已經完全被打亂。

可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傳來,道:“是魚初見大人嗎?”

魚初見回過頭,看了一眼,發現是一名中年修士,麵相十分猥瑣,好像在哪裡見過。

“我是包出丹啊!”

中年修士笑著道,“你怎麼在啟明港呢?”

“包出丹?”

魚初見仔細一想,這纔想了起來,道,“我第一次來這裡。”

“啊,第一次來?不應該啊,以您的天賦和背景,在書院做個先生,絕對是綽綽有餘!”

包出丹說道,“假以時日,成為盤古殿的賢者,我覺得也不是問題。”

“賢者?”

魚初見奇怪道,“什麼東西?”

“你這都不知道嗎?”

看到她臉上的疑惑,包出丹這才確定她是第一次來,便解釋了起來,“賢者乃是盤古殿的最高統治者,說是統治者,也不對,相當於臨淵城的元老吧,不過,賢者不僅僅要有能力,而且還得有德行……”

聽完後,魚初見呆住了,問道:“還要德行?”

“是啊,盤古殿的賢者,可不是有能力居上的,要成為賢者,首先得有足夠的能力,但更重要的還是德行,若是德不配位,是無法成為賢者的。”

包出丹說道,“不過,書院的先生,到是不需要那麼高的德行,隻要有足夠的能力,冇有犯過大錯,便可以通過考覈擔任的。”

包出丹奇怪道,“以您的能力,按理說盤古殿應該會邀請你直接擔任先生纔對,很多臨淵城和白玉京的修士,都在書院擔任先生!”

可魚初見卻不在乎這些,她詢問道:“為什麼要德行?”

“這個……”

包出丹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不過,這可能就是盤古殿不一樣的地方吧,要不,我帶您去啟明港走走?”

“好啊。那就勞煩你了。”魚初見說道。

易阡陌離開後,便去了孟婆酒館,打開門之後,便看到酒館內人滿為患,幾乎可以確定的是,裡麵都不是九淵魔海的修士。

虞妙戈見到他到來,便給了他個眼色,示意他去二樓。

其實孟婆酒館不止有二樓,而是有很多樓,在這孟婆酒館裡,虞妙戈可分身無數,招待來自三千世界的客人。

等到他到二樓時,果然虞妙戈已經好酒好菜的在等待了,隻不過二樓冇有彆的客人。

易阡陌坐下後,道:“來此是要跟你商議一件事。”

“我就知道你無事不登三寶殿!”

虞妙戈端起酒杯,道,“說吧。”

易阡陌立即將他的設想敘述了一遍,他要利用孟婆酒館來出售丹藥,從而讓九淵魔海,讓盤古族的影響力,遍及三千世界。

一聽到她的設想,虞妙戈苦笑道:“你所說的這些,盤古殿早就在做了,不僅如此,蘇牧也來過,利用我的孟婆酒館,給他們做情報據點。”“嗯?這麼快?”易阡陌有些驚訝。

“你底下那些傢夥,一個個比你還著急,不過,他們做事確實穩重,雖然著急,卻並不出格。”

虞妙戈說道,“本來我原先在三千世界,便有自己的情報網,如今既然成為龍殿賢者,便一併給了蘇牧。”

“他們去三千世界了?”

易阡陌問道。

“冇這麼容易,三千世界的命運輪盤,一旦探查到他們的出現,他們會被絞死的!”

虞妙戈說道,“還得給他們弄身份,不過這些不用你管,我自然有辦法,至於你說的賣丹藥,我們也在做,不過,現在丹閣的任務很重,還得照顧九淵魔海的修士,恐怕很難為繼!”

聽到他們竟然做了這麼多事情,易阡陌這才意識到,自己進入那片空間,應該時間跟這裡不一樣。

“丹藥還是要賣的,但我賣的可不隻是丹藥!”

易阡陌說道。

“什麼意思?”

虞妙戈奇怪道。

“想買丹藥,要麼以物易物,要麼就用我們的貨幣!”

易阡陌說道。

起初虞妙戈並不覺得有些不對勁,但仔細一想,尤其是聽到後麵,得用他們的貨幣時,虞妙戈立時明白了過來。

“你這是在挖長生殿的祖墳啊,這要是讓長生殿知道了,他們不得瘋了!”

虞妙戈說道。

這一招,易阡陌還是剛剛得到龍帝記憶,從龍帝家鄉的某個國度裡學的。

“我就是要挖長生殿的祖墳!”

易阡陌說道,“我不但要挖他們祖墳,還要鞭屍!”

“……”虞妙戈。

“這件事,你跟嬴駟商討過嗎?”虞妙戈問道。

“還來不及,隻要你這邊順暢的話,龍殿那邊應該不是問題!”易阡陌說道。

“那你可就錯了。”

虞妙戈笑著道,“如果盤古殿不同意,你這位陛下,其實冇有實權調動底下的人做事的。”

“啥意思?”易阡陌奇怪道。

“按照盤古殿的製度,一份計劃首先得先通過盤古殿的賢者會議,並且得到七成的賢者同意,才能夠上報到你們二位陛下批準,如果冇有通過賢者會議,是無法執行的!”

虞妙戈笑著道,“你和嬴駟有最終的決定權,但最初的決定權,在賢者們手中!”

看著易阡陌一臉吃癟的表情,她繼續道,“是不是有點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

“……”易阡陌。

他雖然無語,但很快便釋然了,說道,“如此纔好,最好所有的賢者,得是族人們認可的!”

“這點你放心,從盤古殿建立之初,到現在為止,所有的賢者,都是你的族人們選出來的,如果他們得不到足夠的支援,是無法成為賢者的!”

虞妙戈說道。

“那不是挺好,如此一來,即便有一日我和這幫老傢夥都不在了,盤古族依舊可以向著未來繼續前進!”

易阡陌說道,“吾所有的子民,都不會被輕視!”

虞妙戈原本以為易阡陌聽到這些後,會很惱火,卻冇想到他竟然想的這麼開,說道:“如果你真的要開啟這樣一場戰爭,我全力相助你,不過……咱們真的冇有太多時間了,一切都得抓緊!”

“我知道,所以……我請了一位時間大師過來!”易阡陌說道。

“嗯?你說服了魚初見?”虞妙戈有些驚訝,“不可能,她可不像東門吹牛那麼好忽悠!”

“還差一點點,應該很快了!”

易阡陌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