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葉微微停頓了一下!

不過!

下一刻,蕭葉將一滴擠出的帝血,已經凝結成了印記,直接朝著蘇雲溪胸口的那一道槍傷之上,落了過去。

大帝心臟,自我封印,這也是預料之中的事情。

蕭葉也冇有太過意外。

到了這個程度,自己已經無法,再強行動用大帝心臟了。

除非,自己將這一顆大帝心臟,當成核武器一般,直接引爆!

因為在這種情況下,自己的手段,已經不是,大帝心臟的本能,能阻擋的了!

不過!

自己不到萬不得已,必然是不會輕易引爆的。

至少!

現在若是引爆,自己絕對也會死在其中!

大帝心臟的爆炸,太過恐怖。

蕭葉也冇有在意!

大帝心臟雖然自我封印了,但是,自己卻搶來了趙家的帝兵!

此外!

南江枯井之中,那一件傳說之中的道器,現在應該也差不多了!

自己隨時,都可以去收取了!

道器!

那可是超越法器範圍的存在!

雖然道器未必比帝兵強大,但是,在上一世修行界之中,想要打破帝兵的極限,也隻有道器!

隻不過!

地球上,為什麼會有一尊道器,那尊道器是誰煉製的,又有什麼作用,現在蕭葉暫時還不清楚!

這些問題,也隻有等自己回到地麵,才能得到答案。

關於南江墳場,那口枯井之下的道器,自己唯一能知道的,那就是那口道器的主人,必然是隕落了!

因為!

倘若那道器的主人不隕落,自己是絕對,不可能用鮮血和陣紋,浸透搶奪走哪一尊道器的!

還有,搶奪道器的那深淵之中的東西,以及那一頭狗,又是什麼東西?

蕭葉腦海之中,快速閃過這些!

蕭葉手中,凝結出的那一滴鮮血,已經落在了蘇雲溪胸口之上!

那一滴鮮血,在蘇雲溪胸口之上,直接形成了一朵血色蓮花!

嗡!

那蓮花緩緩轉動,血色蓮花之上,有特殊的轟鳴聲,驟然炸響!

下一刻!

蘇雲溪胸口的那一道槍傷之中,驟然有一道黑霧,驟然從傷口之中,沖天而出!

嘩啦!

下一瞬間,那黑霧直接就化成了一條大蛇,那黑霧一口直接就吞向了傷口之上的那一尊血色蓮花。

“嘶嘶嘶!”

“嗡!”

蛇嘶鳴,血色蓮花震動!

那蛇一口吞下血色蓮花之後,它像是猛然感覺到了恐懼,它拚命的像是想要吐出自己吞下的蓮花,它的身體,瘋狂轉動。

它身上,有驚世滅殺的槍意,朝著四麵八方,恐怖波動!

周圍的虛空,隨著它顫抖,甚至都有碎裂的痕跡!

滋啦啦!

可是,它瘋狂掙紮,它已經吃下肚子裡的那一朵血色蓮花,卻在原地一動不動!

並且!

那漆黑的蛇,卻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淡!!

它身上的氣息,都在恐怖減弱!

而那血色蓮花之上,也出現了漆黑的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