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不定,她現在都已經到寒山寺了。

“那不如和我一起吧!正好我也要路過蓮子村,便送你回去。”

“多謝。”

隨後,姬焰扶著宋寧寧,到了前麵的馬車。

“姬焰哥哥,你回來了!壞人打跑了嗎?”司徒晴兒掀開簾子,天真地問道。

她的樣子,看起來就像個小女孩兒,天真無邪。

瘋了以後,她好像就完全變了一個人了。

“壞人打跑了,還救了一個姐姐,姐姐的腿受傷了,讓她來馬車與你同坐,好嗎?”姬焰問道。

“好!姐姐長得真好看!嘻嘻。”

宋寧寧上了馬車,打量著馬車裡麵,裝飾得很好。

鋪了軟軟的毯子,坐下去十分的柔軟,這上麵還可以容納一個人睡覺。

上麵有被子等等,看來,他們趕路的時候,司徒晴兒便睡在這上麵吧!

有些時候,宋寧寧真的很羨慕司徒晴兒,雖然她瘋了,什麼都不知道。

可是,有姬焰守著她,她也冇有什麼危險,每天也冇有什麼渴望,無憂無慮的,多好啊!

這些年,她和姬焰應該走遍了不少的地方,看過不少的風景。

這樣的日子,卻是她很羨慕的。

“姐姐,那壞人為什麼要抓你啊!”司徒晴兒問道。

“因為他們壞,想要賺錢,便想要把我給賣了,來換銀子。”

“哦,幸好姬焰哥哥將壞人給打跑了,姐姐,我告訴你,姬焰哥哥他很厲害的,他武功很好,可以去樹上給我抓小鳥,還可以去水裡麵,給我抓魚呢!可好玩兒了!”

宋寧寧看到司徒晴兒的臉上露出的笑容,便知道,這幾年,她過得很開心。

姬焰對她也很好。

她真是好羨慕。

想想也真是造化弄人。

想當初,她和司徒晴兒水火不容,司徒晴兒一心想要殺了她。

結果現在,兩人卻同坐在一輛馬車裡麵,還談著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很快,臣子進入蓮子村了。

二牛因為許久冇有見到宋寧寧回來了,便出來尋找。

找了一圈也冇有發現人,他開始著急了。

最後在樹林這邊,發現了宋寧寧平時用的柺杖。

他更加的確定,宋寧寧出事兒了。

二牛後悔不已,怎麼冇有跟著去,一個人在家裡自責呢!

“二牛,我回來了!”

“周姑娘!”二牛一下子就驚醒的樣子。

“周姑娘,你冇事吧!我發現了你的柺杖,然後找出找你,都冇有找到。”二牛激動得快要哭了。

“我冇事。”

二牛看了看宋寧寧身後的姬焰,還有司徒晴兒,不明白這兩人是從哪兒來的。

看起來,也不像是他們蓮子村的人。

“對了,二牛,我跟你介紹一些,這位是我的朋友,姬焰,還有晴兒。”

“你們好……”二牛低著頭,傻乎乎的,有些害羞。

“你好,二牛,今日天色已晚,恐怕要在蓮子村借宿一晚了。”

“沒關係,要是你們不嫌棄的話,就住在這裡吧!”

二牛很好客,雖然屋子不大,也很破舊,但是遮風擋雨還是可以的。

總比在外麵要好。

“那就多謝了。”

果然,一會兒就天黑了,還下起了雨。

這是宋寧寧來這裡,第一次看見雨。

他們躲在狹小的屋子裡麵,看著外麵下著雨,覺得此時,就算有一個遮風避雨的地方,就已經很幸福了。

麵前的一堆柴火,可以取暖,同時中間也在煮著粥。

“對了,我的馬車上麵,還要一些野雞肉,不如也拿下來烤了吧,這是我今天在路上打的!”

“那自然是太好了!”宋寧寧已經好長一段時間冇有吃肉了。

現在提起肉,她都覺得自己要流口水了。

姬焰出去,將馬車上的野雞提了下來,順便還帶了一些調料。

他和晴兒經常來往各種地方,所以準備得很充分。

“我來烤吧!”宋寧寧想要大展身手。

好久都冇有烤肉了。

她用棍子穿著野雞肉,將鹽和一些調料,均勻的灑在上麵,然後再放在火上麵烤。

吱吱吱的聲音出來,讓人口水都快要流下來了,簡直太香了。

二牛看著野雞肉,兩隻眼睛直髮光,估計他也許久冇有吃肉了吧!

這附近的山上,彆說是野雞,就是一些能吃的野菜也草,都被人給挖乾淨了。

不久,這肉就差不多了。

“好了,開吃吧!”

宋寧寧分給了晴兒一塊,然後又給了二牛。

當她要給姬焰的時候,姬焰卻說道:“周姑娘,你吃吧,我暫時還不餓,今天在路上吃過的,我喝一點粥就行了。”

宋寧寧也冇有推辭,反正她現在是餓得不行了。

從來冇有覺得過這烤肉好吃,現在吃一口在嘴裡,感覺就是美味啊!

吃過東西以後,大家便開始休息了。

就這樣渾渾噩噩地度過了一個晚上。

晴兒在自己的馬車裡麵睡覺。

宋寧寧回到自己的屋子,姬焰和二牛在外麵靠著牆便睡了。

第二天。

二牛已經煮好了粥,等著大家吃。

冇想到,華萱公主又來了。

“二牛!二牛,這是誰的馬車啊!”華萱問道。

她一來便打量二牛門前的這輛馬車。

馬車裝飾得不錯,看上去好像是有錢人家。

像二牛這樣的人,怎麼會有這樣的朋友呢,華萱更加的好奇了。

而且昨天,她與人合夥,打算將宋寧寧給綁架出去,賣到外麵的青-樓,也算是大賺一筆。

誰知道,那個人跑過來跟她說,人跑了,被人救了。

華萱的心裡十分不滿,這個女人的命,還真是夠硬的。

居然還能從王麻子的手中逃出,王麻子可是出了名的人。

拐賣女人可是最有一手,從他手中過的女子,不計其數。

所以一早,華萱便來探探虛實,看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冇想到,就看見二牛的門口,挺著一輛馬車了。

二牛從裡麵出來,看見華萱來了,一臉生氣。

自從知道華萱的真麵目,他現在就愈發的討厭華萱了。

“袁嫂子,你來做什麼?”

“二牛啊,雖然你之前對我有一些誤會,可我們畢竟是一個村兒的人,我還是很擔心你們,過來看看,你們有冇有吃的,給你們送一些過來。”

華萱還想用同樣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