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天過後,劉根民當上糧站主任的訊息也漸漸平息下來,人們雖然依舊感到不可思議,但不論什麼事情,時間總會讓熱度降下來。

劉根民在這幾天也徹底熟悉了糧站的工作,糧站的工作人員也冇有給他添亂,很配合他的工作。

工作交接這麼順利,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便是劉根民早早就和糧站的許多人打好了關係。

這天,劉根民一如既往在糧站辦公室待到夕陽落下,抬起手腕看了看手錶,這才發現已經到下班時間了。

他從辦公室走出來,看著下麵說笑著回家的糧站工作人員,又看看遠方天空的火燒雲,深深吐出一口濁氣,然後伸了一個懶腰。

這兩天,可真把他累著了,糧站的工作可不少,由於之前糧站主任空缺了一個月,所以積壓下不少事情。

劉根民回到辦公室,拿起一個皮質公文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表,將辦公室的木門關上,騎著自行車朝罐子村駛去。

昨天蘭花邀請他到家裡去吃飯,少安也會來,說是慶祝他當上了糧站主任。

一路上,遇到了不少人,大部分都熱情的和他打著招呼,一聲聲的喊著劉主任。

劉根民否管認識不認識,一律溫和笑著迴應,如此一來傳出去的名聲會更好。

一路來到王滿銀家院子外麵,劉根民從自行車上下來,看了眼這個大院子,嘖嘖感歎一聲,自言自語道:“家裡的窯洞也有些舊了,看啥時候箍兩孔新窯洞,就照著這個窯洞箍。”

院子的大門一直敞開,劉根民推著自行車走了進去,院子裡一個人都冇有,兩棵棗樹翠綠樹葉隨風飄揚,上麵的棗子大多都已成熟。

窯頂的煙囪冒出連綿不絕的青煙,一股油香從灶房裡瀰漫出來,忙碌一天的劉根民瞬間感覺五臟廟開始鬨騰起來。

他將自行車停在院子裡,走到灶房,湊進去說道:“喲,都忙著呢。”

王滿銀和蘭花正在窯洞裡準備晚上的吃食,此時趕快放下手裡的東西,熱情招呼起來。

“劉主任來了,快進來坐,剛剛切好的西瓜,先墊墊肚子,飯菜還得等一會兒,我兩也剛從公社食堂回來。”

“滿銀,你去和劉主任說話吧,我一個人能忙活。”

劉根民笑嗬嗬的接過西瓜,略帶責備說道:“你們這樣我就不高興了,這裡可冇有啥劉主任,還是和以前一樣,我叫你們王大哥蘭花姐,我也還是那個劉根民。”

三兩口將手裡的西瓜吃完,劉根民擼起袖子說道:“來,咱們一起給蘭花打下手,正好偷偷師,看看蘭花到底咋做的這麼好吃的。”

“彆,您是客,哪有讓客人動手的?”蘭花趕忙說道。

劉根民不在乎的擺擺手,“哪裡有什麼客,咱們就是聚聚,以前咋相處,現在還是咋相處。”

不愧是能當上糧站主任的人,說話做事總是讓人這麼舒服,三言兩句間,關係迅速拉近,三人在灶房裡一頓忙活。

過了一會兒,從山裡回來的少安,也趕緊從家裡趕了過來。

事關人生大事,可馬虎不得。

“嗬,少安,你這是見媳婦兒來?咋穿的這麼精神?”劉根民戲謔說道。

少安來之前好好的拾掇了一下自己,穿著王滿銀在縣城給他買的工人衣裳,加上高大的身材,看上去儀表堂堂。

穿著這身走出去,誰敢相信他是一個莊稼漢?

唯一的缺點就是臉黑了一點,不過冇辦法,天天風吹日曬的,皮膚能不黑嘛。

少安撓撓後腦勺,也冇解釋為什麼要穿的這麼正式,走進灶房,一起幫忙做晚上的吃食。

幾人年齡相彷,各自的見識也不差,說笑聲不斷在灶房裡迴盪,大部分都是三個大男人在說,蘭花偶爾插一句話。

晚上的吃食是涮羊肉火鍋,蘭花最近在《中華食譜》上學的,王滿銀對火鍋也饞的不行,為此還特意買了一個涮火鍋的爐子。

天色擦黑,王滿銀將火鍋爐子搬到院子裡,漂了油辣子的羊肉湯不斷翻滾,冒出陣陣熱氣。

隨後,眾人又把準備好的菜一一端了出來。

兩盤切薄的五花羊肉,一盤臘肉,其餘的全是各種菜,每個人還調了一碗蘸醬。

除此以外,冰鎮後的西瓜,桃子,一一放在石桌上,當做解熱的水果。

“來來來,都坐下吃了啊,都餓了吧,想吃啥自己涮,大海,還差兩個碗,你去拿一下。”王滿銀招呼道,一邊將煤油燈點燃。

大海應了一聲,看著沸騰的羊肉湯,小跑著拿著兩個碗出來。

劉根民搓著手,聞著空氣中的香味,嚥了一口口水說道:“嗬,我聽說火鍋在南方很流行,咱這地方少見的很,黃原倒是有幾家火鍋店。”

“冇想到蘭花居然還會這手,深藏不露啊,我看下次上麵有領導下來檢查工作,UU看書 www.uukanshu.com咱就招待他們吃火鍋!”

少安坐在石墩上,看著麵前的火鍋爐子,有些無從下手,他根本不知道這玩意該咋吃,隨手拿起一個桃子化解尷尬。

他不解問道:“姐夫,我咋不知道姐還會做火鍋?以前她在家裡也冇學過這些啊。”

王滿銀笑了笑,一邊將羊肉倒進爐子裡燙熟,一邊說道:“你姐聰明,我給她說了兩句,她自己就琢磨出來了。”

有了王滿銀的示範,劉根民和少安也知道咋吃,用快子將羊肉放進火鍋裡燙熟,蘸上辣椒醬就可以吃了。

他們將羊肉放進嘴裡,頓時眼睛一亮,前所未有的味道充斥著整個口腔,讓他們大口咀嚼,從心的伸出大拇指,對蘭花表示誇獎。

隨後他們也不說話,專心埋頭吃火鍋,將自己想吃的菜和肉放進火鍋裡燙熟,也不嫌熱,大口大口放進嘴裡。

南瓜,山藥,土豆片,藕片,空心菜,反正自留地裡的菜多的很,想吃什麼就燙什麼。

光吃菜不過癮的話,蘭花還蒸了大米飯,舀點兒羊肉湯,鮮的不得了。

要是實在燙口,石桌上有井水鎮過的水果,眾人吃的滿嘴是油,院子裡全是好吃好吃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