釀,一般是使用糧食發酵出來的低度酒水。

這一點,王潘騰品嚐過,單從口感而言,他猜測是這樣的。

不過,若是想要確定,最好還是去專業的實驗室鑒定一下,比較好。

而冰釀,則是將糧食釀放到羈押洞之中冰鎮一段時間,便自帶寒氣。

口感麼,喝著如冰塊入喉,隨後便開始發暖,讓整條龍都處於那種放鬆的恣意之中。

若是換做平時,王新菲拿出了冰釀,自然是找兩個師兄過來一起喝。

現在,隻有徒兒在身邊,幸好,這冰釀對蛟龍並不會產生太多的影響,最多也就是昏睡一場。

一桌美味,師徒倆頻頻碰杯,嗯,主要是王新菲拉著徒兒喝。

王潘騰前世有飲酒的經驗,冇有泡過酒吧,卻也喝過絕大多數的名酒,畢竟家中也算是小有資產嘛。

這一世喝過糧食釀的次數屈指可數,至於冰釀,這應該是第一次喝。

入口冰涼,略微甘甜,有點像冰鎮雪碧混了幾滴伏特加。

口腔之內轉一圈,淡淡的辛辣充斥,讓他不由得想要閉眼悶下去,這似乎像是加了檸檬水的二鍋頭了。

順著喉嚨向下,冰涼已經消失得差不多了,隻剩下熱烈,後勁開始上來了,像是加了茅台的乾紅。

總體而言,這冰釀確實不錯,不過,卻算不上算神山脈的特產,畢竟王潘騰尚未見識這龍界的萬千釀,暫時不好評斷。

喝了冰釀,怎麼可以不猜指呢?

在王新菲的介紹下,這個猜指遊戲也很快上手。

互喝的兩條龍雙手握拳,一邊大喊一個數字,一邊出拳,數一數手指的數量。

喊出的數字和手指的數量都是奇偶不同便是對麵喝,都是奇偶相同便自己喝。

於是師徒倆一邊吃著美味的水產,一邊猜指,一邊大喊三五六,即便是隻有兩條龍,場麵也是相當熱烈。

高興,自從啟天下太上長老犧牲之後,她已經很久冇有這麼開心了。

這一段飯,吃得王新菲滿心舒爽。

一邊拍著自己微微鼓起的肚子,一邊高興地誇讚徒兒好手藝。

順便吐槽徒兒在猜指遊戲中不讓著師父,讓她喝得迷迷糊糊。

王潘騰甩甩頭,他將王新菲送回石床,給師父鋪好床鋪,幫她把青長衫脫下來,裡麵是她的緊身衣。

嗯,這還是王新菲看著王潘騰穿著緊身衣訓練,覺得不錯,也就從徒兒這邊要了幾套。

隻是穿在身上略小,且讓王潘騰感覺鼻子一熱,該死,又流鼻血了。

做完這一切,擰了一個濕毛巾,放在師父的頭上,王潘騰便出去收拾外麵的狼藉。

以王新菲那種不願意浪費的性格,自然是冇有多少食物剩下,倒是空了的冰釀瓶子不少。

王潘騰將這些收拾完畢,又將一切恢複到來時的模樣,才抱著師父的青長衫,來到排汙渠旁邊。

王潘騰這是要乾什麼?

隻見王潘騰釋放出他的第一幻形硬鱗甲魚形態的下半身部分,彆誤會,王潘騰還冇有到優型的程度,還在實型之中掙紮。

王潘騰一躍至水中,並冇有完全沉入水中,而是浮在水麵上。

雨暖季即將過去,雨水變少了,排汙渠中的水流並不湍急。

他保持位置不變,開始盥洗師父脫下來的青長衫!

額,原來隻是洗衣服啊,王潘騰他到底是徒弟,還是仆從啊!

王潘騰一夜冇有休息,將師父的那已經褪色的青長衫洗好,便使用龍氣將之烘烤乾了,疊好,放在師父的枕邊,他便繼續修煉去了。

彆忘了,王潘騰目前一旬隻需要休息幾個小時,其他的時間,他可都要不遺餘力地修行啊!

營救外祖父麼?

王潘騰覺得這個任務有點簡單,還是自己給自己增加一些難度吧。

他現在不過是一條蛟龍,無法對九華城那些出手的勢力做什麼。

但是,薅羊毛這種事情,他完全可以做到。

而且,王潘騰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大致的計劃,卻不知該從哪一個家族入手。

一箭雙鵰算什麼?

王潘騰要一次“打”十個!

開玩笑,即便是算上算神門,九華城轄區之內的排得上名號的勢力才幾個?

城主算一個,四大家族算四個,達器宗和乾坤派算兩個,滿打滿算才七個而已。

師父給了一世的時間,先解決落腳點再說其他吧。

王新菲打著哈欠醒來,揉了揉眼睛。

看著自己身上蓋著保溫毯,枕邊是還帶著溫度的青長衫。

很快想起了昨晚發生的事情,一手捂臉,不由得羞愧啊。

自己怎麼放浪形骸到那種程度了?

不過,羞恥感過去之後,王新菲臉上不由得閃過一絲微紅。

倒不是害羞。

而是自己這個師父當得這麼不稱職,本該是她照顧徒兒,冇想到竟然是徒兒照顧師父。

是害臊。

算了,不要想那麼多,今日該出發朝著九華城前進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菲姐,一切準備妥當,我們可以出發前往九華城了。”

王潘騰適時出現,不早不晚。

太早了,讓師父略顯尷尬。

太晚了,那就有點不尊重師父了。

“接下這一路,估計會好走很多,但也不可掉以輕心,出發!”

王新菲一聲令下,便帶著王潘騰離開了郵泊。

離開時,她還回望了一下,似乎看到了那條滿臉傷疤的獨眼龍。

即便是過去了幾鱗的時間,破碎損壞的陣法,還有那些打鬥對植被產生的破壞,不是那麼容易消失的。

王潘騰表麵咬緊牙關,緊緊跟在師父的後麵,在林中不斷跳躍,向著九華城的方向進發。

潛行一段距離,天色不早了,王新菲並不打算帶著王潘騰連夜趕路,適當的休息很重要。

王新菲帶著王潘騰在樹冠上過夜,這一夜,王潘騰和王新菲不斷眼傳,他算是學會了一門手藝:偽造身份。

想要偽造身份,首先要瞭解龍界的身份本質是一個什麼東西。

“你仔細感受一下,這身份卡是有什麼材質製作而成。”

王新菲眼傳道。

王潘騰仔細感受,身份卡很薄。

一麵印著王潘騰的基本資訊,全息畫像、姓名、性彆、血脈、身份卡號、家庭住址。

另一麵則印著神龍府的圖案,以及簽發的機構:西窗遠望州九華城育書道。

他使用自己的九個神識一一探查,以他淺薄的見識,隻察覺到身份卡之中有一塊似乎是磨得很薄的龍氣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