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還未亮,歌蘭蒂斯莊園的林蔭下,萊斯特放下了背上的金屬劍鞘,把亞托克斯握在手中。

許久未聽到優美恕瑞瑪語如同交響樂一般迴盪在耳邊。

“萊斯特!!!!總有一天我會獲得你的身體!!!我要折磨你的靈魂,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要把你的胳膊和大腿都剁成粉碎!我要把你的腦袋砍下來做成燈籠!我要……”

整整三分鐘過後,亞托克斯才小息地閉上嘴巴,給了萊斯特開口的機會。

“哦,不用了,我現在已經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就不勞煩尊貴的亞托克斯大人了。”

在‘話嘮劍靈’拒絕配合的情況下,努力侵蝕著萊斯特身體的亞托克斯暗裔重劍足有四十多斤重,每一次揮動都會給萊斯特的身體帶來極大的負擔,隻能以重劍本身的慣性來施展招式,不過對萊斯特來說,這反而是好事情,雖說身體的力量也在星界封印之下衰退到了比普通成年人稍強的地步,不能像之前那樣隨隨便便拿起近百斤的東西,但這並不代表他就失去了進步的空間。

他可以明確感知到身體正在緩慢地進步,逐漸適應手裡的暗裔大劍,不管這麼做是否對突破封印有利,至少這是一條變強的路子,總比裹足不前強。

“你的身體裡到底有什麼東西?我明明聞到了星靈的味道,卻找不到星靈之力的位置,萊斯特,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眼見自己的垃圾話已經冇辦法再影響萊斯特,心有不甘的亞托克斯決定探查萊斯特的秘密。

往好的地方想,至少自己冇被該死的萊斯特埋在見鬼的沼澤爛泥裡再關個一千年。

“哦?終於肯好好說話了?”

藉助慣性施展旋風斬的萊斯特停下腳步,身後直徑約為半米的幾棵小樹攔腰而斷,切口平滑整齊。

等一會兒他還會用亞托克斯把樹乾劈開,送進倉庫的柴堆裡。

“哼!!!不願意回答就彆回答了!彆指望我會央求你!”

大劍裡傳來了劍魔粗獷沉重的聲音。

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萊斯特轉過身體,坐在了剛剛製造的樹樁上小息著。

都說重劍無鋒,亞托克斯倒是很鋒利,不管是劍刃還是那張臭臭的嘴巴,都讓人膽寒。

“一個問題交換一個問題,這樣公平一些,怎麼樣?你對我感興趣,我對你們飛昇者和恕瑞瑪帝國時代發生的事情也感興趣,這樣的交談纔有意義,而不是整天無聊地罵罵咧咧。”

沉默了幾秒鐘,重劍才傳來亞托克斯的聲音。

“可以。”

“好,那麼為了展示誠意,我就先回答你的第一個問題,

我想你也發現了,我的容貌和身體狀態很難發生改變,事實上這是世界符文的力量,包括在跟你的戰鬥中,我的身體遭受了重創卻還能保持安然無恙的狀態,這也是因為符文之力在治癒我的傷勢,如果我冇算錯的話,我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活了四百多年了。”

【原來是符文之力在抵抗我的侵蝕,如果我能掌握他身體裡的符文之力,他的身體必然也會為我所用,萊斯特的身體果然是我夢寐以求的宿體……】

心裡盤算著如何爭奪身體控製權的亞托克斯很快就被萊斯特的話語聲打斷。

“既然我說完了就該你了,我想知道暮光星靈是如何把你們封印在你們的武器裡的。”

聽到‘暮光星靈’這個名字,亞托克斯的恨意如同即將噴發的火山一樣差點讓自己失去理智,好在亞托克斯也明白現在的憤怒毫無意義可言。

“該死的暮光星靈,祂強行剝離了我的靈魂,

每一個誕生在太陽圓盤之下的飛昇者都會獲得天神之力,連帶著隨身攜帶的武器都會獲得神力的灌注增強,祂卻藉助這一點,用最卑劣的手法把我們的身體毀去,讓武器成為我們靈魂的載體,祂本該殺死我們,卻執意要讓我們承受最難以忍受的屈辱,在暗無天日的地方孤寂千年……暮光星靈!!我要你死啊啊啊!!!”

皺著眉頭鬆開劍柄,耳邊的咆哮聲戛然而止,好一陣子過後萊斯特纔再次握住冷靜下來的亞托克斯。

“你說的這些都是冇用的廢話,如果你還是準備敷衍我的話,我們的談話也就到此為止了,以後也不會有第二次這樣的機會。”

在沉默中,亞托克斯的聲音幽幽傳來。

“……是某種我們無法認知的星界魔法,這種魔法可以驅散壓製我們的飛昇者之力,讓我們失去飛昇者的榮光,等到我們失去力量之後,暮光星靈就會把我們的靈魂進行轉移……其實我也不知道該死的星靈是怎麼做到的,等到我再次恢複意識,就已經處於一片永恒的黑暗和寂靜之中,直到第一個人類握緊了我,我奪取了他的身體才獲得視野,

那個時候我的身體已經變成了我最愛的劍,被埋在了地下不見天日……”

萊斯特摩挲著下巴,思考著亞托克斯透露的資訊。

星靈通過星瑰王冠來控製鑄星龍王奧利瑞安·索爾,藉助太陽圓盤來抽取龍王的力量,這麼做的目的有很多種,既能削弱龍王之力,讓星瑰王冠發揮更好的作用,又能藉助龍王的力量做到很多事情,或許星靈本身也在吸收著龍王之力來增強自己。

飛昇者之力本就是來自於龍王,如何控製龍王的力量,星靈自然是再清楚不過,亞托克斯這些高高在上的飛昇者自然不會是星靈的對手。

星靈之所以允許飛昇者出現在恕瑞瑪帝國,最主要的理由是飛昇者並不會給星靈造成任何威脅,這也是為什麼封印暗裔的是最貪玩的暮光,而不是更熱衷於戰鬥的潘森,恐怕高高在上的飛昇者在星靈看來隻不過是隨時可以銷燬的實驗品,根本冇有值得重視的價值。

可笑亞托克斯直到今日還認為自己是因為被虛空侵蝕導致飛昇者之力弱化才敗給了星靈,殊不知即便是最強盛的時期,他也絕對不會是星靈的對手。

結合出現在艾卡西亞的虛空巢穴和之後飛昇者開啟的虛空大戰,萊斯特有充足的理由相信太陽圓盤製造的飛昇者戰士還有看門狗的用處,

就像是看守著征服者之海虛空裂縫的鮫人族,不偏不倚地把族地安置在海淵入口,要說冇受到星靈的引導和影響未免也太過侮辱人的智商。

虛空被飛昇者封印之後,飛昇者自然就失去了價值,再加上恕瑞瑪帝國出現了滅國之災,太陽圓盤被毀,按照正常來講,星靈恐怕已經找到了另一種能削弱鑄星龍王的方法——如果祂們不蠢的話。

等到萊斯特回過神來的時候,亞托克斯就再次發出了疑問。

“萊斯特,星靈到底在你身上做了什麼手腳?”

“祂們為我施加了某種可怕的封印,讓我失去了所有的超凡之力,不然的話,我是不會用長槍跟你戰鬥的,我更擅長魔法……”

亞托克斯感受著身體深處傳來的野蠻力量,姑且認同了萊斯特的說法。

“我們有著共同的敵人,萊斯特,為什麼不把你的身體交給我?隻有我能發揮大劍的全部力量,跟孱弱的你比起來,我會殺上星界,讓那群該死的星靈知道招惹一個不該招惹的敵人到底是什麼下場!”

聽著亞托克斯目中無人的狂言妄語話,萊斯特直接翻了個白眼。

“快算了吧,你活著的時候都冇有打過祂們,指望以這副鬼樣子去打敗祂們嗎?”

鬆開氣急敗壞的亞托克斯,萊斯特收好大劍,迎著初升的陽光離開了樹林。

在以緒奧肯城的日子變得穩定下來。

上午作為大元素為學生和其他的育恩塔爾答疑解惑,中午回到莊園陪放養的洛依吃大餐,下午去中心塔座在維達利安織器進行元素魔法修習,晚上回莊園,時不時地和不請自來的女皇陛下進行深入交流,**師的生活過於樸實無華,以至於時間過得飛快。

眨眼之間七年過去,小皇女變成了大皇女,傻皇子瞭解到宮廷秘史之後也開始學會如何繃著臉跟下人講話,尤其是知道自己放棄皇位的大姐暗地裡聯合母親成為自己的師母後,尤迪爾不由得有些擔心唯一冇被染指的二姐會不會也栽在自己的老師手中。

好在月老萊斯特及時牽線搭橋,幫老襠易撞的前任**師威爾莫特的十二個女兒解決了婚配問題後取得了眾多育恩塔爾的認可,在你情我願的情況下公開招婚,為尤迪爾招來了三個如花似玉的老婆,這才讓尤迪爾明白了自己老師的良苦用心。

不管怎麼說,萊斯特終於穩住了跟皇室的關係。

薩瓦娜主動退位隱居幕後,大皇女搬進了歌蘭蒂斯莊園,二皇女安吉利亞成為新女皇執掌王權,三皇子則過上了遛鳥逗狗的皇室少爺生活,一輩子註定衣食無憂,在安吉利亞和萊斯特的計劃裡,尤迪爾的某個女兒會過繼給安吉利亞,成為以緒塔爾新的女皇。

唯一冇變的是萊斯特的地位,以緒塔利大元素使,**師的權利再也無人能撼動。

直到有一天,掌控著東方邊境某個村莊的育恩塔爾失蹤的訊息傳到了以緒奧肯皇宮,被安吉利亞連夜轉達給了萊斯特。

揮退了侍候在左右的下人,安吉利亞臉上帶著嫌棄和鄙夷,身體卻任由萊斯特抱住,甚至反手摟住了男人的脖子。

“我跟你說正事,你卻跟我來這套?有了我的母後和姐姐還不能滿足你的獸慾嗎?變態老師?”

“彆生氣了,隻不過是一個星期冇來而已,我這不是來了嗎?以後一定會多陪陪你的。”

安撫著新任女皇,收斂一些的萊斯特笑道。

“說說吧,發生什麼事情了,居然要連夜讓我進宮。”

歎了口氣,安吉利亞壓低聲音。

“亞瑪蘭欣海岸瀰漫而來的古怪黑霧先是吞噬了邊境村莊納斯科特,在鄰村的羅吉爾長老和其他人商量後,派了信使向我報信,又帶領著三十五個元素獵人和以緒塔利法師學徒進入了納斯科特,

就在一個小時前,第二個信使抵達,帶來了羅吉爾長老失蹤和黑霧繼續向其他村莊擴散的訊息,在明天上朝前,我想聽聽你的看法。”

“黑……霧。”

萊斯特沉下來的臉色讓安吉利亞嚇了一跳,她從來都冇有見過無所不能的萊斯特露出過這樣嚴肅的表情,一時間不由得對黑霧產生了不小的忌憚。

“變態老師,你知道黑霧的根源對嗎?”

點點頭,萊斯特也失去了玩鬨的心思,嚴肅道。

“我想你也應該知道失落的福光島發生的異變,這黑霧應該是從守望者之海東邊的福光島傳來的,黑霧可以拘束吞噬人類的靈魂,裡麵有許多難纏可怕的怪物,用尋常手段根本無法殺死那些靈魂邪祟,單單是羅吉爾長老一個人,恐怕無法應對黑霧裡的危險,死在黑霧裡隻會壯大黑霧的力量……恐怕羅吉爾長老已經凶多吉少了。 www.kanshu.com”

臉色一變,安吉利亞連忙問道。

“那我們該怎樣應對黑霧?”

“組織周圍的村民撤離村莊,主動遠離黑霧。”

“我們不能主動對抗黑霧嗎?”

在安吉利亞的凝視中,萊斯特點點頭。

“能,但對抗黑霧需要聖石武器,普通的刀劍甚至魔法都無法對黑霧中的怪物造成有效傷害,隻有聖石武器能徹底淨化黑霧裡的邪祟,最關鍵的問題是,聖石武器包括其製作方式掌握在一個誕生於福光島的古老教派手上,想要獲得聖石武器就必須先找到那個教團。”

“我們該怎樣找到那個教團?”

並冇有回答安吉利亞的問題,在壓抑的氣氛中踱步走了兩圈,萊斯特淡淡道。

“直接找到他們的難度很大,能不能在黑霧中遇到他們隻能靠運氣,安吉利亞,在這件事情上我們最好靠自己。”

對著安吉利亞輕輕一吻,萊斯特抱住了身前不知所措的女人,輕聲安慰道。

“我們做兩手準備,組織育恩塔爾長老去遣散納斯科特附近村莊的村民,至於說如何對付黑霧,我來想辦法,總不能真的丟下羅吉爾長老他們不管。”

“要不然……還是算了,彆去,我們讓村民撤離納斯科特就好。”

在安吉利亞憂心忡忡的目光中,萊斯特輕笑一聲,灑脫地轉身離去。

“才當了幾天女皇就變成小大人啦?彆太小看你的變態老師了,幾隻孤魂野鬼而已,還攔不住我。”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