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79章

在瑞拉心裡,傅時霆已經從絕世好爸爸變成了十惡不赦的大惡魔。

“有張奶奶照顧弟弟,弟弟不會有事的。”小寒安慰妹妹,“到時候媽媽肯定會爭取弟弟的撫養權,但是我覺得傅時霆肯定不會那麼好心!”

過了一會兒,房門打開。

兄妹倆看到弟弟站在門口,愣了一下。

瑞拉想到自己即將要和弟弟分開,頓時眼淚橫飛,大哭不止。

“臭弟弟!姐姐真不想跟你分開!姐姐好想帶你一起走!”瑞拉抱著子秋,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子秋被姐姐抱著,聽著姐姐的哭聲,小嘴頓時癟起,也想哭。

張嫂一臉驚嚇,看向小寒“小寒,發生什麼事了?”

“我媽媽要跟傅時霆離婚了。”小寒將事情說出,“我跟瑞拉是一定會跟著我媽媽的。”

張嫂麵色鐵青“你今晚去見你媽媽,你媽媽說的?”

“對。我媽媽已經下定決心要甩掉那個渣男了。張奶奶,如果我媽媽拿不到弟弟的撫養權,就拜托您好好照顧我弟弟。”小寒拜托道。

張嫂心裡一陣難過,心裡有好多話想說,卻說不出口。

小寒說秦安安已經下定決心,既然如此,這件事想必是冇有轉圜的餘地。

y國。

經過三天全國地毯式的搜尋,終於有了一點線索。

事出當晚失蹤的那名司機,找到了。

隻不過,找到這名司機的時候,這名司機也死了。

他不是被那晚的國際殺手殺害的,他是死於鈍器砸傷了頭部,失血過多死亡。

他身上有多處外傷,能判斷出,他死亡之前,和人產生了激烈的打鬥。

在找到他屍體的小樹林兩公裡外,警方找到了命案發生的第一現場。

現場的血跡,和這名司機的dna對上了。

在第一現場,警方找到了一部摔壞的手機。

“手機已經拿去檢修了。技術人員說修好的可能性挺大,不過需要一點時間。”三哥對傅時霆開口,“可以肯定的是,這名司機那天晚上,逃過了一劫,雖然他還是死了,但說明小禾還是有生還的可能。”

萬一當晚司機是抱著小禾一起逃走的呢?

不然為什麼死活找不到小禾的屍體?

“等把他的手機修好,說不定就能找到有用的線索了。”二哥抽著雪茄,吐出一口白煙,“時霆,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國?你過來快一週了,你之前不是說秦安安生氣了嗎?”

傅時霆神色一暗。他從冇忘記過秦安安生氣這件事。

他想過給秦安安打電話,可是子易和張嫂前後給他打來電話,說秦安安已經決定跟他離婚。

“等手機修好,我就回去。”

“嗯。這邊的事,你就放心交給我們吧!”三哥開口,“一旦有小禾的下落,我會第一時間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