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知道自己雖然易了容,但是以姬萌魚對她的瞭解,要認出她來並不難。

旁邊的一位婢女喝斥棠妙心:“你怎麼走路的!”

棠妙心忙道歉,那婢女又含笑看著姬萌魚道:“姬姐姐冇事吧?”

棠妙心聽到“姬姐姐”三個字的眼睛冇忍住又看了姬萌魚一眼。

她這纔看見姬萌魚此時身著女裝。

他穿男裝的時候都十分妖嬈,穿上女裝,能把一堆的女子比得恨不得自殺。

隻是她知道姬萌魚對穿女裝這事十分排斥,這會卻穿上,多少有點不對勁。

她想起男扮女裝的毒醫,她頓時就明白了幾分。

這個姬萌魚,這胃口真的是很重啊!

姬萌魚輕咳一聲道:“我冇事。”

他看了棠妙心一眼道:“她也不是故意的。”

那婢女對棠妙心道:“姬姐姐大度不跟你一般計較,你還不快滾?”

棠妙心應了一聲,立即就走了。

姬萌魚看她的那一眼時,她就知道他認出了她。

她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隻是眼下姬萌魚冇有直接揭發她,就表示還能談,她在心裡琢磨要如何應對這一次的危機。

她有些心累,原本有一個陸閒塵已經讓她有種快帶不動的感覺,再來一個姬萌魚,真的是頭大。

姬萌魚等棠妙心走了之後問那個婢女:“她是誰?”

婢女知道姬萌魚是定北王妃的新寵,她存了心要討好他,當即便把棠妙心的身份說了一遍。

她最後總結:“這個叫秋霜的婢女,是個賣主求榮的下賤貨,姬公子不必理會她。”

姬萌魚此時還在消化棠妙心的身份。

他聽到婢女的這番話嘴角抽了抽,棠妙心賣主求榮?

就陸閒塵那傻狗樣,他和棠妙心誰是主人,他一眼就能看得明白。

在這一刻,姬萌魚有一種他掌握了最大的秘密,眾人皆醉他獨醒的感覺。

他不知道棠妙心來這裡要做什麼,但是他知道但凡有棠妙心在的地方,一定不會太平。

他看了一眼定北王府,覺得他終於找到了活著離開這裡的方法了:

抱緊棠妙心的大腿!

不管他以前有怎樣的心思,有一件事情他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棠妙心的能力遠高於他。

隻是他之前做了不少的錯事,她會不會原諒他,他就不知道了。

但是他覺得此時她在定北王府裡有些勢單力薄,他有屬於自己的價值,或許她能再給他一個機會。

入夜後,姬萌魚施展輕功潛進了陸閒塵的住處。

他一進到裡間,一張大網就將姬萌魚困在裡麵,他越掙紮,網就纏得越緊。

他隻得道:“我冇有惡意,我隻是想來跟你說,我是來幫你的。”

有燈光亮起,姬萌魚便看見了莫離。

他被莫離揍過好幾頓,此時一看見莫離,他就有些腿軟。

莫離的唇角染上了一抹邪魅的笑容,走到他的身邊就是一拳。

姬萌魚剛想叫出聲,一塊破抹布就塞進姬萌魚的嘴裡。

陸閒塵嘖嘖了幾聲:“又來了一條魚,這條似乎冇有上次的凶。”

棠妙心的聲音傳來:“那是他最近被人把身上的毒蟲全滅了,否則的話,他會讓人懷疑人生。”

姬萌魚的用蠱之術十分高明,棠妙心都曾在姬萌魚的手裡吃過虧。

她從來就冇有小看過姬萌魚。

書秀將姬萌魚上下打量一番後問:“這是男的還是女的?”

“說他是女的吧,他有喉結,說他是男的吧,他又長得比女子還要美。”

“為什麼定北王妃的身邊,總喜歡養這種不男不女的貨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