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洪荒爭做道祖第九十五章 蒼離欲拜師(二合一)

果位晉升,化為道果。

此乃洪荒開辟以來頭一例!

果位代表的是天地認可,持果位可調動天地之力。

三千先天神魔,生來便有果位在身。其中身份特殊者,更是有數道果位在身。

然而道果卻與之不同,道果是大道權柄所化、概念所聚,代表的是大道,乃是大道之表象。

無論是否身在洪荒天地,身居道果者,地位都不會有絲毫變動。

而果位則無這般妙用。

話說回眼下林雲頭頂這還在凝聚的祖天師道果。

天師的概念,並非由大道自行演化而出,而是由林雲首先提出,後經神朝之道化為官職。

非大道演化之物,自是不可能在大道內留下對應概念。

因此,洪荒天地隻認可天師果位,而不認可天師道果。

哪怕天師果位經過蒼離氏以海量人道氣運灌既,成功在人道之內,凝聚其對應概念和權柄。

洪荒天地依舊不認可天師道果的存在。

於是,這新誕生的天師道果,就變化為了祖天師道果。

後世之人,可在凝聚天師果位,卻難以在凝聚祖天師道果。

林雲接收著人道傳來的訊息,目露沉思。

這枚祖天師道果,因他而聚,因他而生,這道果之主,自然是非他莫屬。

同時,這祖天師道果與林雲目前所知的諸多道果完全不同。

它並未有對應的大道,若要強說,也就是人道了。

因為它的形成,最主要的原因乃是人道氣運,所以它乃是一方人道道果。

日後若有其他生靈想要證這祖天師道果,也不必似凝聚其他道果那般,走先修道韻,在聚權柄,掌概念,凝道果這四步。

而是隻需要做到林雲眼下做到的事情,然後在收集海量的人道氣運即可。

不過祖天師概念,乃是人道氣運強行凝聚而出的大道概念。

其強大與否,是否占據人道核心概念地位等等,全都冇有定數。

它不似其他概念那般,擁有如五行道主執掌的五行生滅概念,隻要執掌了,就是五行大道中執牛耳者的強大地位。

但也冇有落魄到,如羅睺新執掌的終結靈氣概念那般,能力薄弱。

祖天師道果最特殊的一點,就在於其不定性的能力。

眼下,林雲身前正在凝聚的祖天師道果,所擁有的能力共四種。

人道之力、天道秩序、赫封鬼神、社稷之力。

這四種權柄能力,都是依托人道而生的能力,屬於大羅境能力,但具體強大與否,還要看道果持有者自身執掌了多少人道氣運。

而這,還隻是祖天師道果當前的能力,並非其上限所在。

林雲眼下沉思的在於,他是否要接受這祖天師道果。

祖天師道果的潛力,就目前而言,已經比聖德大道道果強出不少了。

當然,和林雲最終謀劃的道果相比,還是略遜一籌。

隻是,林雲所謀劃的道果,其艱難坎坷程度,屬於他若是說出,恐怕五行、羅睺、鬥姆等人都會齊上陣勸他改換目標的程度。

林雲雖說心中覺得,若計劃不出錯,凝聚道果應當無礙。

但實際上,林雲心中也冇有太多底氣。

畢竟洪荒大陸變數太多,誰都不敢說算儘一切。哪怕是當初命運大道的伴生神魔司命道主,都莫名失蹤。

林雲心中對於計劃成功的信心,隻有六成左右。

若計劃不成功,他所證就的道果,論成長性和潛力,可能還不如眼前的祖天師道果。

林雲心下一時很難做出抉擇,這是蒼離氏走到了林雲身旁。

“這枚人道道果,很不符合你的心意嗎?”

蒼離氏很是好奇,身為天庭之主,雖然天庭還是神朝,她還未凝聚天帝道果。

但蒼離氏還是後天大道帝皇之道與聖皇之道的大道之祖,這兩條後天大道的道果,他已經依靠天庭神朝的人道氣運,成功將其凝聚而出。

憑藉人道道果之中的相互感應,蒼離氏能感知到祖天師道果的部分資訊。

祖天師道果的潛力,哪怕是蒼離氏都有些動心。

可為何林雲還能無動於衷?

“林雲,你若選擇不證就這祖天師道果,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蒼離氏半開玩笑道,其實心底卻是希望林雲能選擇接受這祖天師道果。

一來,林雲若接受祖天師道果,便可立地證道,成為一尊大羅道主。

天庭神朝馬上就要開疆擴土,開疆擴土可不是口頭上的言語。

洪荒之內的大羅道主們,大多把臉麵看的比權柄還要重要,想讓天庭神朝統治原本屬於她們的道場領地,那必然爆發戰爭。

若此時天庭能擁有兩位大羅道主,無疑是一件大喜事,能保證天庭開疆擴土的順利進行。

二來,蒼離氏有些看不上林雲主修的先天五德大道。

其實看不上這條大道的不止蒼離氏一位,鬥姆道主、祖鳳道主態度也和蒼離氏類似。

畢竟五德大道屬實有些不上檔次,先天五德大道雖然能在五德大道中不斷輪轉,但想來也強不到哪去。

以林雲的能力,若是選擇一條在三千大道中排行前列的先天大道做為主修之道,日後證道混元,將有九成可能。

不過這種話語,蒼離氏是不會在林雲麵前直言的。她也隻能找著機會,側麵勸說,想讓林雲放棄主修先天五德大道的想法。

林雲此刻正在糾結中,聽到蒼離氏言語,直接回道:“這祖天師道果與你不搭,你身為皇道之主,是冇有可能證就這等輔左皇道的道果的。”

“是嗎?”蒼離氏笑了笑,轉而問道:“那你眼下是如何想的?不接受它,是因為不想證就這等輔左皇道的道果嗎?”

“倒也不是。”林雲搖了搖頭。

他回頭看了眼那些不明所以的天庭官員,澹漠道:“眼下諸部神靈已經赫封完畢,爾等可以準備出山之事了。”

“尊天師之命,臣等告退。”

重、離兩人知曉這是天師在趕人了,剩下的事情不是他們能夠聽的,所以果斷帶著其他人離場。

待所有人離開淩霄寶殿後,林雲看著身旁的蒼離氏道:“你看,在他們眼中,我這天師之職與你這帝皇又有何區彆?”

這話說出來,算是亂了君臣綱屬。

不過蒼離氏並不在意,林雲也不在意。他們之間的關係,本就不是後世那些君臣那般,需要考慮這考慮那,伴君如伴虎。

“說來也是,你若真想坐這帝皇,你來坐便是,這帝皇之位,皇道道果,本就該屬於你。”

蒼離氏笑著道,他看的也很開。他開辟神朝,一開始為的就是人道氣運的加持之力。

隻不過,因開辟神朝,開創出聖皇大道和帝皇大道,並且在之後又用天庭神朝的人道氣運,將這兩條大道修出大道長河,凝聚出道果後。

蒼離氏的實力,早已突飛猛進,不可同日而語。

以往的她,也就比鬥姆道主稍強一些,比之祖鳳、祖龍等人,卻是要弱上一等。

而眼下的她,實力已經和祖鳳平齊,雖依舊比不上羅睺、五行,但穩居洪荒大陸第二梯隊卻是不成問題。

到了她眼下的境界,人道氣運的加持之力,已經無關緊要了。

能打過的,冇有人道氣運加持,她也能打過,如鬥姆、金蟬、碧落等人。

打不過的,就算有了人道氣運加持,她依舊打不過,如羅睺、五行等人。

所以,她對天庭神朝之主的位置,看的並不重。她如今對天庭神朝,是一種頗為複雜的感情。

她想讓天庭神朝越來越好,最好如《築天庭》功法中那樣,最後統領天地,晉升為天庭,化作小天道,執掌天道權柄。

但林雲身為神朝之道的開創者,若林雲真想坐這個位置,她也讓的心甘情願。

“我對皇道道果卻是冇什麼想法。”林雲擺了擺手,他對神朝之主當真冇什麼想法。

說實話,以前林雲到還有點,但在當了天師,處理了這麼多年的事物,並且看到蒼離氏這把諸多他我都換出來打工的慘樣後。

林雲對這神朝之主,或者說天帝的位置,當真是一點想法都冇有了。

說來當上神朝之主,也不用非要像蒼離氏這般,事事躬為,親自下場去做,也可以當做一個甩手掌櫃。

但林雲有自知之明,他知曉自己的心性與本質,他做不來那種甩手掌櫃。

索性直接不去趟這攤渾水算了。

想到這,林雲突然開始審視著身旁的蒼離氏。

他眼下對於神朝之道是半點想法也無。

可神朝之道乃是一門直入混元道途的大道,若是一直這樣放著,倒也不美。

而身旁的蒼離氏,林雲與其共事兩千年,對蒼離氏的性子也有大致瞭解。

他越發覺得,蒼離氏可能真的就是神話傳說中的那位天皇,因為如今的蒼離氏真的很符合聖皇之道的性格。

這點光從,眼下蒼離氏還有五十多位他我,再為天庭神朝不眠不休做事,就能看出。

想到這裡,林雲忍不住問道:“蒼離氏,你可找到了混元道途?”

“嗯?”蒼離氏聞言身形一震,“這話是什麼意思?”

混元道途,這代表的可是超脫,是洪荒所有求道者的終極目標。

她蒼離氏雖然眼下實力晉升的不慢,但混元道途,又豈是那般好尋的。

混元之路,首要明確的,是要執掌一條大道的最為核心的諸多概念權柄。

但大道晦澀,從不明說哪些概念權柄,是核心概念權柄。她們這些大羅道主,想要證道混元,必須一點點收集權柄,直的將核心權柄凝聚出來後,纔會知曉是否走通了混元道途。

biquge.name

眼下洪荒之內,敢明確說找到混元之路的,也就寥寥數人罷了。

而先天神魔一方,林雲這個小團體中。

五行道主不用多說,羅睺道主傳言是找到了,但進來觀羅睺開始參悟殺戮大道之外的大道權柄,又覺得事態不對。

祖鳳找到混元道途之事,蒼離氏並不知曉,隻有五行、羅睺、鬥姆、林雲四人知曉。

至於其他人,如鬥姆、金蟬等人,那就無需多言了。

至於林雲,眾人都認為林雲有踏入混元的潛力,但都不覺得林雲眼下找到了混元道途。

可林雲如今的話語,讓蒼離氏忍不住看了看四周,揮手調控人道氣運,將淩霄寶殿牢牢包裹後,蒼離氏才鄭重問道:“林雲,你已經找到了適合自己的混元道途不成?”

“若這般說來,倒也冇錯。”林雲想了想,冇有否認。

若他選擇的道路真的走成,那混元道途自是一片坦途。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蒼離氏原先就懷疑,林雲為何一直要堅定走那先天五德大道,難不成其中另有玄機?

眼下她卻是明白了,若是先天五德大道事關混元道途,那眼下林雲做出的諸多選擇,倒都是正確的。

那聖德道果和眼前這祖天師道果,不要也罷!

林雲看著蒼離氏這一副瞭然的表情,不由感到有些好笑。

“蒼離道友,你卻是誤會了。

我所言的混元道途,並非與自身有關。我想走的道路能順利證道,倒也是一條通暢坦途,UU看書 www.uukanshu.com但想要證道卻是有諸多難處。

我眼下所言的,乃是另一條混元道途。”

“什麼意思?”

蒼離氏聲音有些飄忽,林雲這話說的,怎麼讓她覺得有些不太真切呢。

什麼時候混元道途,也能這般輕鬆的論條來說了?

林雲揮手從道域石碑內招出《築天庭》畫卷,指著它對蒼離氏道:“蒼離道友,你可知這《築天庭》隻是一條道途的上卷。”

“什麼?”蒼離氏聞言一愣,接著表情瞬間正式起來,連忙問道:“此言當真?”

一門道途的上卷,就已經是大羅道統了,那其若是完整的話,豈不是……

“我又何必騙你,當時我原本想一次性將其講個完全,但天道不允。所以道友應當能感受到,這道途有種戛然而止之感,正是因此。

這門道統,原本該有三卷,分為上卷築天庭,中卷立地府,下卷化人皇。

然而天道不允,隻許這第一卷出世。其餘兩卷還未到其出世之時罷了。”

林雲話語說的輕快,但在蒼離氏耳中,她能聽到的隻有上卷築天庭,之後的話語,猶如天罰之雷在耳邊炸響,遮蔽了一切聲音。

但雖然聽不到林雲所言為何,但蒼離氏卻是明白了,這《築天庭》當真是一門混元道途!

若非混元道途,怎會讓天道不允其出世?

想到這裡,蒼離氏極為果斷的朝著林雲就低身拜下。

“請道祖收我為徒。”+ 加入書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