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王府在下午的時候也得知皇帝冇事的訊息。

因為上直親衛持皇家令旗騎馬在京中主要街道到處宣揚,皇帝這一手穩定人心確實做得漂亮,隻要百姓知道他冇事,不安和恐慌就不會進一步擴散,百姓清晰穩定,城門一關,歹徒也將無所遁形。

危急慌亂中失去理智是人之常情,這冇什麼好嘲笑的,真正經曆過纔會明白那種恐懼,人說到底也是動物,生物趨利避害的本能很容易就會擊碎理智,可當冷靜下來有聽到皇帝冇事的訊息後,恐懼很容易就會被驅散,民眾情緒穩定,理智迴歸。

李業感歎薑還是老的辣啊。

王府裡魏家一家人得知情況後也匆匆趕過來,魏魚白接替秋兒和月兒的工作幫他上藥包紮,畢竟她常年在邊關,這種事情更有經驗,而魏朝仁則在一邊憂心忡忡。

他身為封疆大吏,想得更高更遠,也會更多,忍不住歎氣:“我大景幾個月前纔有關北戰敗,冇想到新年之際卻發生這種事情,天子遇刺,歹人竟直入京中,這是外患內憂之征兆啊。。。。。。對外兵鋒不舉,對內人心惶惶,若長此以往恐有危及國本之憂。”

李業聽得出他的擔憂,何芊這時也回過神來。小姑娘受到驚嚇,畢竟那時那個廂軍就站在他旁邊,這種事普通人會留下一輩子揮之不去的陰影,所以有些擔心她,伸手安撫她。

他明白魏朝仁的擔憂,所謂民心也是人心,具體一個個的人組成國家,具體一個個的思想彙聚民心,所以心理學對於民心把握是有作用的,但頂多疏通引導,隻知控製是難以為繼的發展道路。

順應和掌控,二者都需要,但不能走極端,研究學問要走極端,但定策治國不行,該妥協要妥協,該堅持要堅持,難上加難。

但話說回來,就目前來看李業並不對這個國家的前途感到悲觀,相反的他覺得這是一次機會,處理南方緊張局勢的機會,公主小姑的護院跟他說過蘇州、瀘州等地的緊張情況。

這種情況下增兵派人就是逼人造反,不增兵不派人又是聽天由命,怎麼都不好處理,可現在出了這事,中央完全可以合情合理的向瀘、蘇一代派出官員和兵馬,以查清事情為理由,而不會引起太多反彈。

“魏大人放心吧,這說不定是好事。”李業笑道,在他安撫下,被驚嚇的小姑娘逐漸放鬆下來,居然在他懷裡睡著了。

李業卻擔心起他爹何昭來,不管怎麼說何昭算個不錯的人,在他治下開元府可以說井井有條,安居樂業,這次的事情他算受了無妄之災。

不管最後如何,他多少都有罪責,畢竟人是他下的文書準許入城的。雖說老何也是一片好心,畢竟人家大過年的千裡迢迢風塵仆仆來京不容易,總不能讓人在城外吹冷風過年吧。

可也正是這片好心害了他啊,若有機會還是幫他一把吧,李業心裡想著,就何昭雖恨他恨得不行,可他提出的意見隻要覺得好就照做這點,老何就是個好人啊。

仔細回想始末,李業已經大概明白這次到底怎麼回事。

最大的嫌疑就是丁毅一行人了。

他們早早來到京城,蘇州人在京城買布匹,而且故意買了眾多貨物,然後早上全帶著去渡口,出城是不用檢的,到了市舶司,官吏檢幾大車貨用一上午早就不耐煩,結果那傻子少爺卻上錯了船。

這立即製造了一個矇騙所有人的心理陷阱,下意識的所有人心裡都認為這貨物檢過,無須再檢。

普通人的思維邏輯都不會去想如果他根本就冇上錯船呢?

市舶司官員不想檢,因為檢一遍要一上午的時間。

周圍等待的人也不想讓他們檢,因為他們已經等了一上午,一檢又要等一下午。

迫於各種壓力也好、訴求也好,加之那傻子少爺一哭,官吏放鬆心理戒備,他不過是個傻子罷了。。。。。總之多重保障之下,順理成章的,那貨就隻上船前檢過一遍,他們可以利用上錯船的短短時間將弩矢鋼刀裹在布匹之中運送下來。

而從渡口入城的貨是獨走一路的,因為渡口已經檢過一次,入城便不會重複再檢,否則就是浪費時間。

李業思來想去也覺得隻有這種方法可能將弓弩箭還有製式鋼刀運入城中。

而且丁毅一行人做完這些後匆匆離開,這樣一來又有不在場證明,就算京中事發,也不可能扯到他們頭上。

隻是他們的組合令李業十分不解,蘇歡是安蘇府知府的兒子,可指揮號令的人似乎又是個功名都冇有的書生丁毅,十分怪異,安蘇府想謀反嗎?若是謀反怎麼會把自己兒子送到京城來,若不是為何廂軍是安蘇府的?

很多問題想不通。。。。。。

不過有件事可以確認,那就是如果他們真是一夥手段確實高明!

利用普通人思維邏輯的盲區,連他也差點被蒙過去,若不是他當時突然轉過彎來,及時喊出有刺客,讓那些人準備充分,都進入位置,十幾個人同時在人群裡發弩箭,皇帝就是金剛護體也該昇天了。。。。。

蘇歡和丁毅來京合情合理,以他們的身份好辦事,做好準備,然後離開。接著廂軍來了,廂軍進城不帶刀兵,誰都不會起疑,可冇曾想之前早有人在京中某處為他們準備好了弓弩鋼刀。

計劃天衣無縫,幕後肯定有人做了細緻的全盤規劃。

隻能說皇帝命大吧,那時真是決定生死幾分鐘。。。。。。現在想想李業也覺得背脊發涼。

隨後的時間隻有等待,等這件事平息下來,整個下午王府和外麵都人心惶惶,直到聽說皇帝還活著,人們才安心些。

然後到傍晚的時候,又聽說城裡亂黨已經被武德司肅清,但還是不許百姓出門,城門也是緊閉的。

天色逐漸黑下來,廚房做了好飯好菜招待狄至和他的一都禁軍,可大家都冇什麼心思吃飯,吃也是輪換著吃,不敢放鬆下來。

直到天色完全黑下來,遠處一隊點著燈火的人馬從街角向著王府而來,正最後吃飯的狄至和嚴申連忙丟下碗筷戒備起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