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當天,水力驅動係統的搭建已經到最關鍵的下水輪一步,這個時代冇有起重機,渡口起重會用滑輪,但也隻是一個,單純改變力方向,還會增加摩擦力。

故而要放下沉重水輪隻能搭建腳手架(腳手架就是搭建在建築外層供人站立做工的架子,從古至今都在用),接著墊高高度,然後用繩子靠人力拖曳,將拆散的水輪部件一一放下再依靠腳手架重新組裝。

這意味著水輪必須拆開,然後再上漆膠,等待下次膠乾才能接後麵的工程,又要耗費好多天時間。

搭建腳手架靠人力放下的石材木材也很沉重,在江邊搭建使得腳手架本身也成了一個和水輪同等規模的工程。

王府請來的眾多老工匠思來想去,也覺得隻能如此,整個水輪實在太大太重,足有兩千斤左右,不拆開靠人力淩空在江麵放下實在風險太大。

秋兒本隻負責監工和工程中需要籌算的部分,可這幾天學習高中物理力的做功後恰好遇到這事,靈機一動考察實地,然後設計了滑輪組,她認為滑輪組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滑輪組給人省功省力的感覺,其實這種表述是不對的。使用滑輪組加上各個轉輪輪之間的摩擦阻力,特彆是這個年代隻能用動物油作潤滑劑的情況下,反而是做功增大很多。

可為什麼還是感覺省力呢?

之所以有這種感覺是因為力做功的公式是W=fs,功等於力和在力的作用下物體在力的方向上移動距離的乘積,有數學功底的人都能明白,如果總功不變,當距離變長時,則需要施加的力就會變小,這就是滑輪組感覺不費力的原因。

在知道這個公式之前,人們一味改變力來換取功和距離,可當透徹理解這一規律之後,人類的世界就改變了。

因為人們開始明白原來還可以用距離來換取更小的施力,以此達到曾經不可想象的做功。比如輕易舉起以前不敢想的重物。

滑輪組就是改變力的方向,通過犧牲距離以求更小的施力。

當初他講這個公式才過一天,萬萬冇想到第二天秋兒就來來問他,可不可以用增加距離的方法減少需要施加的力,以此輕鬆舉起千斤重物,隨後跟他說了水輪的事。

李業當場就驚呆了,果然天才的思維深度和發散性遠超常人,於是在他提點下小姑娘便設計了滑輪組。

轉輪是鐵質的,由王府內鐵匠照著圖紙鑄造,內外包裹帶皮下脂肪的乾牛皮,抹上豬肉實現潤滑,組成上下各兩輪的滑輪組,礙於潤滑技術,滑輪個數不能太多。

上端承重的架並不複雜,隻需要後端加重,不斷用重石壓住就能支撐,可滑輪組的製作卻比較耗費錢財和工時。

架子雖然減輕許多,不過工匠們卻很抱怨,都認為秋兒依仗世子寵愛胡鬨,畢竟乾這行他們已經做了那麼久,走過的橋比小姑娘走的路還多,有的是經驗。

一個小姑娘雖善於籌算,可說到施工還能比他們強不成?

這轉輪不是什麼新奇玩意,碼頭上起貨時也有用,不過都用一個,哪有如此用一串的,這樣下去隻會白白浪費時間精力。

因此好幾個工匠私下來找過他單說此事,李業隻是告訴他們,若事不成,自己會責罰秋兒的。

言外之意就是他同意秋兒的作為,但又冇說太過,若直言老子就是護著她,隻會讓小姑娘處境難堪,以後怕真要掛上恃寵而驕的惡名。

不過他之後也親自上工地視察幾次,有人不服說不定會耍小手段,拖延怠工之類的,他每天暗示去看看,表示他時時會來,同時重視此事,眾人心有不滿也不敢妄自舉動。

滑輪組計劃進行得有條不紊,這是勢在必行的,因為腳手架是一次性的,工程結束就要拆除,滑輪組卻不是,下次王府若還有其它工程照樣可以使用。

兩者性價比根本不是一個層麵的東西。

長春大殿內,塚道虞雙目無神,神遊天外,另外一邊幾個人吵成一團。

此次去往安蘇府的欽點巡查大使皇上已經選出,那就是中書舍人末敏雲。

文官都對此事避諱,恨不得敬而遠之,因為雖是欽使,但一不領軍冇功勳,二來一不小心可能捲入戰禍之中。可惜之前他因自己姐姐嫁給太子,在魏朝仁的問題上再三說要處死魏朝仁,雖受矇騙但也始終是錯了。

陛下不想追究,可如今魏朝仁官複原職,是朝廷封疆大吏,總要給他個說法安撫人心,需有人出來頂罪,堅持到最後還說要殺魏朝仁的無非三人,東宮太子,參知政事羽承安,中書舍人末敏雲。

太子自然不可能責罰,羽承安是副相,於是倒黴的自然是末敏雲,此去凶險,若安蘇府有心要反,他這個欽點巡查使隻怕凶多吉少。

當時皇上開口時,末敏雲一邊嚇得站不住,一邊跪下謝恩,直跪到早朝結束也站不起來。

而武將則不一樣,因為無論誰領軍都有獨領一軍,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能獨領一軍的除去少數幾個節度使外,就隻有當年的瀟王,曾經的康老親王,這種機會一輩子可不多。加之此次一去,麵對的頂多是安蘇府廂軍,禁軍打廂軍,這不是擺明送功加勳?

所以殿前指揮使楊洪昭,侍衛軍馬軍指揮使趙光華,侍衛軍步軍指揮使童冠,樞密副使溫道離等紛紛請命,為此爭吵好幾天。

塚道虞倒不在乎,這些東西他早已不需要了,因此也聽得昏昏欲睡。

就在這時,上方皇帝揮揮手道:“兵貴神速,再爭吵不休要延誤戰機。”

說著皇上正坐,指著下麵幾個人道:“趙光華,童冠還有溫道離,你們三人比起楊洪昭年幼,我景朝向來文治武功,以後有你們的機會向朝廷效力,此次就由楊洪昭去吧。”

皇上開口,幾人也不敢吵了,隻能拱手遵命。

楊洪昭連忙高興的跪下謝恩。

前軍已定,後軍先鋒也冇人敢搶,此次戰事本就十拿九穩,後軍比之前軍更加安全,所以純屬混功,皇上年事已高,正是太子需要軍功服眾的時候,冇人敢不知趣。

果然,皇上開口:“讓中書擬旨,加殿前指揮使楊洪昭為懷化大將軍,領兵符,率神武軍一廂為前軍,南下討賊,即日整頓,正月二十之前離京。”

楊洪昭跪地聽完拜謝,聖旨將由中書擬寫,陛下禦畫,然後門下審查,最後才由於尚書省發放到他手上,需要等一兩天的時間,不過事情已經定下。

皇帝接著說:“加東宮太子李承平為歸德將軍,領兵符,率神武軍二廂為後軍,即日整頓,正月二十五之前離京。”

太子也高興的跪下謝恩。

“今日朝議到此,退朝吧。”皇帝說著揮揮手,出兵之事就如此定下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