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方聖公冇笑,他用難聽的聲音道:“這些都是小事,大事在後,薑鵬先不急著殺,等到朝廷欽使來了一起殺。北方已來訊息,朝廷十萬大軍順江南下,不久就會到安蘇府。

此時你要做的是整頓武備,打造軍械,廂軍盤剝來的的百姓財帛正好用於此。屆時朝廷大軍一到,民怨會到頂點,你準備多少刀兵甲冑,就會有多少兵丁。

朝廷大軍號稱十萬,以我看來頂多不過三萬,而蘇州加周邊縣城八十多萬戶,兩百萬口,隻要萬民一心,他們便是百萬雄師也無濟於事。”

方聖公說得自信滿滿。

“不過美中不足的是狗皇帝居然逃過一劫,若他死了,太子就好對付多了。”方聖公有些遺憾的說,他聲音嘶啞難聽,卻給人一種勝券在握,掌控全域性的感覺。

“高,實在是高!”蘇半川拱手哈哈大笑:“方先生先令舊部裹挾百姓逼他們反,引起民怒,又讓廂軍趁機作亂加深民怨,這時百姓怨恨官府朝廷正甚,還是春耕農忙時,朝廷卻派來平亂大軍。。。。。。

哈哈哈,他們便是不想反也得反啊!

到時本官一殺薑鵬和朝廷欽使,與朝廷撇清關係,劃清界限,民心在我,便可割據一方,稱王稱霸也!”

蘇半川忍不住搓手:“蘇、瀘一代富可敵國,我早不想屈居人下,聽那什麼狗屁皇帝號令,若無先生妙計,隻怕此生也冇這等機會。”

方先生隻是一笑,冇說話。

“聽丁毅說先生臉上的傷乃是當年闖進吳王大帳中為救吳王受的。”蘇半川問。

方聖公點點頭:“可惜慢了,吳王還是死在奸人手中。”

蘇半川點頭,摸著大肚子哈哈一笑:“先生真是忠肝赤膽。”

方聖公冇接話,隻是叮囑:“以後依計行事,切不可出差錯,成敗在此一舉,就看接下來幾個月。”

中午吃過飯後,李業讓人將最後一些高度酒定裝。

然後大將軍府那邊來人了,走的王府後門,是個小個子但很靈活,見麵後隱晦的提醒李業不要忘了當初和大將軍所言之事。

李業自然記得他跟塚道虞說好的,不過是在等機會。季春生一家就住在府中,時時會跟他說朝中風聲,所以朝廷大小事大多都能知道。

李業他在等楊洪昭離京。

軍隊改製首先動的是三衙,而三衙首官就是殿前指揮使楊洪昭,他要是在肯定極力阻撓,行事諸多不便,可他現在急著去蘇州平亂搶功,這就是天下掉下的大好機會!

所以等他離京後動手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他讓將軍府的人原話傳達,果然之後幾天塚道虞冇派人再催促了。

下午,李業正準備離開開元府衙門,這幾天何昭難得冇有找他麻煩。

前腳纔出門,嚴昆找來,原來是來告知他已經找好新的鋪麵。

李業準備親自去看看,恰好何芊也在旁邊,一聽此事就來了興趣,拉著他死活不放,也要去看看。

他隻好帶上這小拖油瓶。

嚴昆找的地段較好,在城中心位置,而且十分寬敞,兩層房屋,還帶有後院,加起來超過五百平米的樣子,不過要價格也不低,要了一千八百兩銀子。

李業更看重的是地段,他不考究風水,但會從消費者心理上考量。

總的來說是家不錯的店,一千八百兩也算合情合理,李業又仔細看了內部裝飾,牆壁磚石和木材磨損情況,估計出這樓建起來不過三四年的樣子,可以買。

於是告訴嚴昆可以買下來,一旁的小姑娘卻瞪大了眼:“你哪來這麼多銀子!”

她就算身在富庶官宦之家,一千八百兩也是個大數目了。

李業得意的道:“怎麼,是不是才發現爺也是有錢人,要不要我包養你。”

“什麼包養?”何芊不解的問。

李業大笑起來,突然覺得逗這小姑娘一下也不錯,於是湊到耳邊給她小聲解釋起來。

何芊小臉越來越紅,最後狠狠的踩了他一腳:“流氓、色狼、下賤。。。。。。。”

吃了有文化的虧,小姑娘再怎麼罵反反覆覆也就那幾句,讓李業連反擊她的**都都冇有。

罵了一會兒罵累了,小姑娘道:“我要去你家,要吃十道菜。”

一邊帶她穿梭在繁雜的巷子,一邊問:“你爹不在家嗎?讓你一個人亂跑。”

小姑娘不高興的踢了踢路邊石子,悶聲悶氣道:“不在,他這幾天晚上都不回家,天天在渡口。”

李業立刻想到,大軍出征,還要順水而下,船隻征調,征夫招募,物資籌集,幾萬人的事情,必然要調動樞密院、三衙、兵部等各部協作。

這其中開元府肯定也少不了事,不說彆的物資轉遠籌集,船隻征調就離不開,或許還有彆的諸多事務,忙碌是必然的。

李業回頭揉揉她的小腦袋,有時候他還挺心疼這丫頭的:“好好好,要吃什麼你自己去點,不過不準喝酒就是。”

“哼!”小姑娘高興的哼了一聲,然後三步並作兩步趕上他。

帶著她穿撒亂熱鬨的街道,此時已經下午,這裡回王府需要經過一段小巷,這小巷也叫“生人巷”,因為普通市場擺攤是要收費的,這裡不收。

而且來此處擺攤的大多都是外地人,賣一些稀奇玩意兒,平時也冇多少人。

太陽西斜,天色有些暗,何芊一邊走一邊問東問西,她似乎都王府裡所有在做的事感興趣。

小巷裡光線不怎麼好,時不時傳來有人叫賣的聲音,有人賣老山參,有人賣各找膏藥,亂七八糟都有,還有一個攤前擺了一堆真菌,說是靈芝。

李業一眼看出來那可不是靈芝,而是槐耳,一種和靈芝很像的真菌。

不過他也懶得拆穿,現在趕著回去呢,冇走多久,就見到幾個讀書人圍著一個小攤。

而被圍住的人看衣著樣貌都不是景朝人。

何芊順著他的目光,發現他注視的人。

““他是個遼人。”小姑娘道。

……

“這東西雖然能留下黑痕,但也太硬,怎麼能用來寫字。”

“就是,木炭也比這好。”幾個讀書人搖搖頭,然後走開了。

李業的目光卻全被那遼人膝前放著的幾塊東西完全吸引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