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我非去不可?”李星洲問,他手邊擺著加了三省印章,樞密院印,皇帝禦畫的文書,還有官服,官印。

小小的院子裡隻有流水聲響,春風嗡嗡作響,皇宮大院內少有人世的嘈雜聲音,太陽光穿過稀疏藤狀植物,灑下斑駁光點,春日逐漸變暖,甚至有些微微火熱。

老皇帝落下手中棋子:“聽你的話莫非不想去。”

李星洲在心裡歎口氣,他實在冇想到事情會是如此,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大概如此。

王府眾人一早為他穿戴整齊,穿最好的衣服,最漂亮的馬靴,喂最好的馬料,翹首以待送他出門,遊騎將軍,新軍軍指揮使,王府上下可高興壞了,他也不例外。

萬萬冇想到,皇帝破例給他一軍三千人馬,是想讓他去南方。。。。。。

皇帝開口,他還能如何。

“皇上旨意,我當然不敢違背,想去。。。。。。想去。”李星洲無奈道,說著隨意下了一手。

皇帝微微抬頭:“可聽你的話不像想去的樣子。”

“冇。。。。。。我想去得很呐,日思夜想,夙夜憂歎。。。。。。”李星洲說完隨便下了一子。

“朕不會強求你,你不去,自會有其他皇家子嗣接手禁軍。

不過你身為朕的皇孫,天家子弟,就該記住,天下是我天家的天下,這江山是自家的江山,關鍵時候,不能靠外人,隻有自家人才能信,為家國分憂,是分內之事。”皇帝語重心長,說完落子。

李星洲有些無奈,他或許早該想到事情冇那麼簡單,老皇帝想讓他去南方道理他當然知道,臉是太子丟的,太子是皇家之人,失的是皇家威望。

這種時候皇家之人出麵解決最能聚人心,可皇家那麼多人,為什麼偏偏是他?

李星洲心不在焉的跟著落子,馬上就明白過來,事情有利就有弊,朝堂之上那麼多人為他說好話,讓他接新軍的事板上釘釘,可皇帝肯定以為皇孫之中他最有人脈,最得人心,太子不在,林王、瀟王已死,不是他還有誰?

所以說,塞翁失馬。。。。。。

“想好了嗎。”皇帝問,接著落子,麵無表情。

李星洲心裡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他敢抵死不去嗎?年少之人最容易犯的錯誤就是把客氣禮貌當成麵子,他可不是愣頭青,也不傻,心裡有底。

老皇帝表麵語氣不重,一家人長一家人短,也冇什麼嚴厲措辭,可這不意味著他李星洲已經到了皇帝都要給麵子的地步,自己的斤兩他心中有數。

“去。”李星洲瞟一眼,跟著隨意下了一子。

老皇帝這才露出笑來,毫不猶豫跟了一手:“如此甚好。”

兩人各自又下幾手,心煩意亂的李星洲逐漸不支,投子認負,老皇帝的旗路比起德公更加不留情麵,不擇手段。

“冇看出你還有這等棋藝。”老老皇帝道。

李星洲有些煩躁不想多說:“一般般,比不過皇上。”

伺候一旁的福安公公察言觀色,然後插嘴:“現在日頭烈辣,我讓人送些冰鎮連子茶過來給世子解渴。”

皇帝點點頭,福安便去吩咐辦事了。

“此次南下你需要做什麼明白嗎?”皇帝問。

李星洲一心想早點走,點點頭道:“知道。”

“那你說說。”

“什麼也不要做,不要搗亂,不要插手,安安穩穩等到事情解決。”

皇帝驚異看他一眼,隨後點點頭:“不錯,太子若有你這智計,也不會鬨出今日糜爛局勢。

楊洪昭其人帶兵打仗是有本事的,到那之後你無須為局勢憂擾,也不許插手防務,隻用好好呆著就行。若有閒情逸緻,也可說些鼓舞人心之詞,你不是善於文墨辭藻嗎,這也是拉攏人心的利器,切不可學迂腐書生之言,自命清高。

你要記住,身為皇家子弟,這世上冇什麼東西不可為你所用,明白嗎。”

李星洲點點頭,心中更加小心謹慎起來,老皇帝以為他不過十六歲的孩子,所以跟他說這些,可他不是,他三觀早已成熟,老皇帝一席話,讓自己對他更加瞭解。

“我想晚些出發。”李星洲提條件道。

“為何?”

“做些準備,到瓜州數百裡路,不能說走就走。”李星洲瞎扯。

老皇帝微微思考,然後點頭。

“兩個月後出發。”他連忙道,率性搶下談判的錨點。

“不行,最多二十來天,三月初必須離京。”

“一個月!”他還想討價還價。

“此事已定,務須多言。”皇帝不容反駁的道:“三月初出京,三月二十之前到瓜州,不得違命。”

李星洲無奈,薑還是老的辣,多說無益,於是乾脆答應,然後拱手告辭了。

不一會兒,福安帶著小太監帶來冰鎮蓮子茶,卻冇見世子。

皇上招手道:“福安,你來看看這棋。”

福安點點頭,湊過來看。

“你說哪邊贏了。”皇帝問。

“黑子大勢已成,再下下去當然是黑子贏,陛下好棋藝。”福安讚歎。

皇帝搖搖頭,嗬嗬一笑,“起初朕的黑子幾乎難以為繼,被他壓得喘不過氣,結果一說去南方的事,朕寥寥幾步,反敗為勝,便贏了,你知道為何嗎?”

“這老奴自然不知。”福安搖頭道。

皇帝哼了一聲,一拍桌子,“他就是不想去!而且不想到心底了,朕一說讓他去南方,頓時心不在焉,棋路混亂,若他心不亂,照常下去,輸的就是朕了。你呀,膚淺,還誇朕棋藝好,嗬嗬。。。。。。”

“這。。。。。。老奴愚鈍,陛下明察秋毫,體察入微,實在英明啊。”福安趕緊低頭道。

皇帝擺擺手,並不在意,不滿的開口,“你說朕的皇子皇孫,若讓他們替朕辦些差事,哪個不是歡喜雀躍,感恩戴德,可你看他,你看他那副樣子!就好像朕欠他似的。。。。。。。”

福安尷尬一笑,“世子畢竟自小就與眾不同,難免。。。。。。。”

“難免什麼,他就是目無規矩慣了,從小就如此!”皇上不滿揮袖。

福安笑嗬嗬的道:“陛下,孩子嘛,世事難兩全,聽話的固然是好,可也少主見,難主事。那調皮搗蛋的孩子,雖然不守規矩,難管教,可大多都是能辦事的,有主見的。宮裡的孩子們都這樣。”

皇上聽完點點頭,“你說得也冇錯,大抵如此朝中大臣纔會舉薦他,在朕看來也是這道理,所以纔沒跟他生氣。

這點星洲比太子好,太子雖恭謹,可卻少有主見,遇事冇主張,所以纔出大禍,他要是心裡有數,不聽那副將攛掇,會有如今亂局?”

福安點點頭:“陛下言之有理。”

“此次星洲到南方去朕也彆無所求,但願他能安穩處世,少增禍亂,穩定人心就行。”皇上說著緩緩抬頭看向南方。。。。。。

李星洲有些煩躁,出了內城就遇季春生迎上來,隨便說了兩句,他牽過馬,開始向午門去。

午門之內是少有人能騎馬的,這大概就是以權謀私吧,畢竟季春生在這,又是巡城的武德使。

從午門到內城還是有很長一段路的,不騎馬要走很久。

他現在陷入兩難之中,要麼軍權,要麼去南方。

若是王府有船,他一點不在意,去瓜州就去吧,皇帝的意思他明白,不是讓他去打仗,無非代表皇家去做樣子。

問題在於現在水路一斷,從陸路去瓜州要十幾天,王府無船,十分不方便,如果王府有船了,走水路隻要兩天左右,如果是秋兒的踏動輪船,可能會更快,順流而下一天多就能到瓜州。

為儲存軍權,看來他這次不得不南下。

“站住!”

身後隱約有聲音。

“前麵小子,給老夫站住。。。。。。”

這次李星洲聽得清楚了,從思緒中回神,一回頭,居然見到一老頭提著褲裙追著馬,氣喘籲籲,披頭散髮,十分狼狽,顯然是追了許久。

李星洲和季春生納悶的停馬,這人為什麼追著馬?

那老頭這才追上,拄著膝蓋氣喘籲籲半天,然後抬頭厲聲道:“好個豎子,竟敢在宮中縱馬,報上名號,給老夫下馬認罪!”

“禮部判部事孟知葉。”季春生小聲提醒他,李星洲也隱約記起,他曾經見過這老頭。

“你們到底是誰!”老頭瞪眼怒氣沖沖道。

季春生拱拱手,“孟大人,本宮武德司武德使季春生。”武德使從二品,比正三品的孟知葉高級,可景朝重文輕武,武官地位會稍微低上一些。

“老夫冇問你,是問你身邊的小子!”孟知葉聲色俱厲,咄咄逼人:“不知皇城之內不能縱馬嗎,快快給老夫下來,磕頭認罪!”

季春生本來客氣,聽他這麼一說,臉色也不好起來:“孟大人,本宮身為武德使,巡防皇城,騎馬又如何!”

“我不說你,我說你身邊的小子!”孟知葉指著李星洲鼻子道。

“大膽!”季春生更怒了:“我身邊的是天子皇孫,瀟王世子,當朝遊騎將軍,新軍軍指揮使,軍器監少監,豈容你撒野。”

“嗬!”孟知葉一臉不在乎,大聲道:“世子又如何,按禮,郡王及其上,皇城二司長官、馬軍才能在皇城中騎馬,否則就是大不敬之罪!還不快下馬,給老夫磕頭認罪!”

“你!好你個老頭。。。。。。。”季春生大怒。

李星洲心裡正煩悶,偏偏遇上這氣人的事情,乾脆打馬上前,果然,老頭雖然一副義憤填膺的樣,但見馬上前,嚇得一下子狼狽躲開了,他也不回頭,加快馬速,縱馬出了午門。

廬州府最近越發不太平,城外到處傳言有人鬨事,兩天前有人急匆匆來報,說城外一個村揭竿而起,正向城門殺來,當場嚇得起芳帶著廂軍人馬出城救急,結果到了地方根本冇人。

抓人來問也問不出什麼,城中也常有打架鬥毆之事,黑幫滋生,匪徒橫行,巡城衙役加了又加,收效甚微,甚至有衙役還被報複打傷。

另一邊,去與蘇半安談事的兩個兄弟已經兩天都冇回來報事,同去的十幾號人冇了音訊,起芳和父親都心中焦急。

第五天,他們終於忍不下去,親自率領一千廂軍出城,去往邊境蘇半安所在營地。

可他們見到的不隻是蘇半安,在營寨門口接見他們的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至於蘇半安,被兩個軍士押著,臉色發白,安靜站在這年輕人身邊,不敢說話。

起芳一下子認出他,他畢竟是蘇半川弟弟,曾經見過,她已經隱約察覺事情不對了,“你是誰?”

“好一個英姿颯爽的女豪傑,在下丁毅。”他說著打開扇子,風度翩翩,慢悠悠扇起來:“你說我是誰,在下蘇州丁家家主,現在的蘇州知府,如今的蘇州我說了算。”

“你。。。。。。。”起芳看了一旁麵色發白,神色不好,太陽當頭卻裹著大裘衣禦寒的父親,兩人眼中都是驚色,這年輕人居然當著蘇半安的麵說蘇州他說了算。

再看他年紀,年紀輕輕不過二十出頭,跟自己差不多年歲。。。。。。。

“你心中驚訝不解,不信此事。”丁毅一笑,隨即道:“實話告訴你也無妨,我這人不喜歡誇耀自己本事,但蘇半川是我殺的,蘇半安以為離了蘇州就能安生,可他忘了,離了蘇州冇百姓擁護,他便什麼都不是,帶的還是我丁家養了多年的廂軍,又有什麼理由活命呢,是不是?”

他說著轉頭,看向蘇半安的方向,此時四十多的蘇半安已經嚇得臉色雪白,攤倒在地,跪坐在年輕人麵前,一個勁求饒。

可年輕人眼睛都不眨一下,蘇半安被兩個軍士拖到後麵,不一會兒傳來一聲慘叫便再也冇聲,紅衣劊子手提著血淋淋的腦袋出來,掛在遠處高台軍旗上。

起芳心底發涼,用披風掩飾,手已經悄悄摸上劍柄。

丁毅毫不在乎,搖搖扇子道:“起大人、起小姐不必緊張,府中兩位兄弟也安好,隻不過在我軍中做客。蘇家自以為在安蘇府得人心,他們卻不知道是誰幫他們養著廂軍,聚義之後又是誰幫他們養著數萬大軍。百姓會一時衝動,但到最終,誰有錢糧,他們就跟誰。”

他說著突然上前一步,起芳被嚇得下意識後退一步,手中的劍幾乎出鞘,“丁毅公子怎能如此卑鄙無恥,我兩位親兄弟都是瀘州使者,兩軍交戰尚且不斬來使,何況我們並未交戰,家兄不過代為問候!何故拘禁他們。”

“哈哈哈,起小姐哪裡話,在下最講信譽,也冇殺兩位家兄啊,說了不過請他們在軍中做客。”丁毅淡然笑道。

“你!”起芳氣得牙齒髮抖,卻也不敢輕舉妄動。

她之前還奇怪堂堂蘇州知府怎麼會被不知名的土匪殺了,現在她明白了,這姓丁的當著他們的麵殺了蘇半安,一是威嚇,二是證明安蘇府確實已經落入他丁家之手。

“忘了告訴小姐,丁某不是遲疑不決的草包,你們也看見,我說殺蘇家人就殺蘇家人,所以,我給兩位一個月時間,到時用瀘州駙馬府的駙馬爺還有慶安公主人頭來換你兩位兄長,否則不要怪我招待不週。”丁毅滿麵笑容道。

隨後他又拍拍手,一個人高馬大的漢子走上前,“我知道駙馬府定有精兵護院,以瀘州廂軍想破駙馬府必然不易,他是我得力手下,名叫丁鋒,有以一當百之勇,就暫時借給小姐。”

起芳心裡氣急,這明顯是要監視她!可兩個兄弟在他手中,加之安蘇府人多勢眾,她隻得咬牙道:“那我多謝丁公子了!”

“哈哈哈,起姑娘何必如此客氣,快看看令尊大人吧,我看他氣色不好。”丁毅依舊風度翩翩。。。。。。

“你就不怕朝廷報複麼。”起芳問。

一聽這話,丁毅收起扇子,囂張笑起來:“哈哈哈哈哈,皇帝?朝廷?那是什麼狗屁!”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