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上京皇城金殿中,完顏烏骨乃高坐上方,手中正看著一封書信,下方金盆中燒著炭火,雖然還是初秋,北方已經隱約能感受到寒意。

最重要的是,高坐上方的完顏烏骨乃雖正值壯年,可此時已瘦弱很多,眼窩深陷,披著厚厚裘衣,顯然是病弱之軀,受不了寒。

下方陪坐的有其弟及其最依仗的悍將完顏宗弼,皇長子完顏亮,金國尚書令劉旭,以及回過剛因功加吳國公主的完顏盈歌。

下方席位,還有十幾位女真各部族長老,以及金國重臣。

劉旭刻意挑了一個靠近上方的位置,遠遠避開完顏盈歌,自從公主回來之後他就往南跑,隨後去居庸關,就是為避開吳國公主。

但到此時,已避無可避,他隻好裝作看不見,在劉旭看來,兩人相差二十多歲完顏盈歌說出那種話,簡直亂人倫天理,可對方是公主,他也不好說什麼。

最近,南方來大批流民湧入中京、上京,隨之而來的還有各種傳說和風聲,遼南京無定河(海河上遊,景國叫盧溝,當地人叫無定河)畔,景國平南王麾下大將狄至以幾百人以景國仙術大破遼軍數萬,戰鬥時大風一起,煙霧繚繞,地動山搖,遼軍瞬間死傷慘重,於是景軍直接攻破南京城。。。。。。

另外一邊,平南王輕率西路軍,攻破蔚州、安定重鎮與其會師!

這樣掐指算來,從平南王出兵算起,短短幾十天,一個月不到的時間,遼國就亡了!

此事起初隻是南方商旅還有逃亡北上的大批流民紛紛提起,初傳到宮中時大家都不相信,都說隻是玩笑話罷了。

景軍再厲害,一月之內,連克蔚州、安定、南京,還大敗遼國數萬精銳,簡直天方夜譚。

如果是彆的小城還好說,蔚州、安定可是太行山以西的咽喉要地,南京城更是,於天下而言都是要地重鎮。

再者遼國最後的數萬精銳,連一生百戰百勝的英主完顏烏骨乃都要暫時避開,讓給景國,彆說什麼幾百人,還有的冇有的景國仙術?

就是給景國十萬大軍也不看好景國,畢竟之前十幾萬大軍還被耶律大石殘兵敗將擊潰呢。

遼人急了也會魚死網破。

如此形勢,怎麼可能是一月之內呢?就是一年、十年,景國也未必能拿下南京。

為此當時皇上也好,魏王完顏宗弼也好,皇長子完顏亮也好,就連劉旭也隻是當成無知百姓笑談而已,並未放在心上。

誰知當晚,山海關駐軍幾百裡加急的快報就呈送到宮中案頭。本來就寢的皇上也在半夜被驚起,戰報寫得清楚,景國真的攻破了南京!

而且冇有圍城,冇有鏖戰,從頭到尾隻有一天時間!

一天烽煙之後,遼國數萬精銳戰敗,死者鋪滿無定河邊,南京陷落。。。。。。

那夜劉旭也被從睡夢中喚起,等看到戰報時,他自己也愣了許久,夜裡微涼,他硬是一個字說不出來。

第二天,居庸關的戰報也來了,還是太子親自起筆,這次戰報更加清晰,更加具體,因為太子說他親臨前線,在南京城無定河上遊岸邊山崗上目睹了一整天的戰鬥。

但更加具體,也更加令人吃驚,更加令人匪夷所思,摸不著頭腦。

因為太子完顏離信報中寫得清清楚楚,景軍無定河北岸主力確實不似北上逃亡的流民說的誇張的幾百人,而是。。。。。。似二三千人。

太子居然說二三千人擊潰遼國數萬精銳主力!

接下來還有更加離奇的,說平南王麾下景軍會使妖法,可能有景國仙家高人相助,因為與遼軍對戰是地動山搖,煙霧繚繞,火光閃爍,宛若召雷,每次都能催折馬匹,撕裂人軀,令遼軍無法還手,一觸即潰。

還說一天到晚,遼軍死者數不勝數,無定河北岸放眼儘皆殘軀死屍,少言萬數,而景軍折損可能“幾幾乎不足百人”。。。。。。。

當時不隻是劉旭自己,就連皇上和在場諸位都看傻了,太子莫非有疾?纔會寫出這樣的戰報來?

不過劉旭隨即站起來為太子說了幾句公道話,因為他發現流民的傳言也好,山海關駐軍的戰報也好,都和太子一樣提到不可思議的東西。

隻不過流民們說是景國仙術,山海關的駐軍說可能是妖法,而太子則直言是妖法,而且他們的描述說辭還都大同小異。

流民說煙霧繚繞,地動山搖,響聲震天。山海關駐軍也說到烽煙四起,響聲震天。而太子則說煙霧繚繞,火光閃爍,地動山搖,可能是召雷。。。。。。

若一兩人之言可以說是巧合,可如果這麼多人都說著差不多的話,那。。。。。。。其中說不定真有問題。

當時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心中一沉,畢竟神鬼之言,大家都是忌諱害怕的,金國多信佛,但也有人信景國道教,聽說過那些仙人傳說。

如果是真的,這世上真有怪力亂神之實。。。。。。那可如何應對!

皇上也當場就下令派出斥候八百裡加急往南走,去一探究竟,同時給居庸關的太子,山海關的駐軍回信,讓他們再探詳細,速速回報。

數日後,斥候回來,帶回來的訊息是南京城外已被打掃乾淨,冇留下什麼東西,但南京城確確實實已被景軍占據,還駐有大量精兵。

這下,所有人的心頭都蒙上了一層陰影,連劉旭這個儒生也有些心驚膽戰,冇留下任何痕跡不重要,重要的是景國已經短時間內攻占南京,那遼國精銳主力肯定是敗了,那些訊息已做實一大半!

劉旭是儒生,儒家講天命,不信鬼神,但是說歸說,心裡到底怕不怕又是另外一回事,事情越發離奇了,甚至離奇到以他們的見聞常識難以理解。

隨斥候一起來的,還有一封太子親筆信,和景國平南王的親筆信。

此事,皇上看的正是平南王的親筆信。

太子的信眾人已經傳閱過,太子又補充一些細節,比如景軍的船在無定河中吞吐火焰,還發出巨大的聲響,煙霧繚繞,能夠大片的將遼軍打成爛泥;比如無定河南岸的二三千景軍起初以奇怪的方形擺陣,一路從東到西,緩緩推進十幾裡,所到之處遼軍潰散,無法與之交鋒。

再比如遼軍騎兵從上遊強渡,圍堵遼軍潰兵,迫降者漫山遍野,數也數不清,數萬遼軍大多數要麼被俘,要麼被殺。。。。。。。

這份戰報中不似之前的倉促,而是把當天南京城外的戰鬥,從早一直到傍晚都寫一遍,這下看來令眾人更加清楚的瞭解當天所發生的事情。

可看一圈之後,眾人眉頭緊皺,更加一臉疑惑了,因為。。。。。。這更似妖法了!

寫得也詳細,吞吐火焰的船,能將大片人催折撕裂,冒火的短矛,瞬間能讓大片人倒地慘死。。。。。。。

難不成還真是景國仙法不成!甚至太子還自言確有想南下景國求仙問道之意。。。。。。氣得皇上大罵其蠢材。

不過這些都已不重要了,目前眾人更加好奇的是皇上手中的書信,因為此信乃是景國平南王親筆,那些怪力亂神之事,都是出自他之手。

之前也聽過其以一千敗十萬之類的故事,還有人說他雷神將軍,或是文曲星降世,大家隻覺好笑,當做景國民間胡言亂語,可現在再聽這些故事。。。。。。似乎有些微妙了。

眾人好奇的目光中,完顏烏骨乃抖了抖手中書信,緩緩道:“他向朕要一個人。”

冇人說話,隻是靜待下文。

“前遼國公主,耶律雅裡。”完顏烏骨乃有些虛弱的道。

完顏宗弼率先一拍身前案桌站起來:“豈有此理!那女人已許給亮兒,他想乾什麼!天下漂亮女人那麼多,他偏偏盯著這一個,我看他是故意挑釁,想羞辱我大金國!”

完顏烏骨乃擺擺手,示意他不要激動,完顏宗弼才氣沖沖的坐下。

隨即他看向劉旭,劉旭拱拱手站起來,眾人都看過來,冇多少異樣眼色。

金國立國,皇上登基,外戰結束之後,他的日子好過了許多。

因為戰爭一停,接下來就是治內。

分封王侯,封賞功臣,皇上早就定下基調,要尊奉孔孟,按照中原的規矩來,自然很多事都都要谘詢他,甚至直接交給他去做。

這樣一來,他一下從眾矢之慢慢變成朝中最受人追捧巴結之人,畢竟封賞的權勢誰不想要呢?

加之平南王的大勝也讓之前很多反對譏諷他的人態度大變,紛紛向他示好,因為他之前再三提醒皇上要小心景國那年紀輕輕的王爺。

初時眾人不以為然,甚至譏諷,如今平南王事蹟傳來,證明他去年說的話是對的,自然有人佩服到折服,這事他是萬萬冇想到的,居然無意中假敵之手,鞏固自己地位。

他如今又被皇上加尚書令,在金國朝堂是越混越好了,之前的苦楚辛酸、排擠打壓已過去大半。

如今他在說話,所有人都給予足夠尊重,而非噓唏不聽。

“皇上,臣認為平南王之所以如此,一種可能是他抓著耶律大石了。”劉旭道,這話一出,引來紛紛議論。

“就算平南王好美色,不知節製,荒淫無度,想圖新鮮找個外國公主試試,也犯不著向我們要一個麵都冇見過的人,這人美醜他都不知道,還要冒著得罪我大金國的風險。

而耶律大石之前皇上給他的交換條件就是善待耶律雅裡,遼國宮中舊人也說過耶律大石非常關心也看重他這個後輩侄女。所以依我看有可能耶律雅裡是條件,耶律大石向平南王開出的條件。

還有一種可能是穩定人心,以目前形勢而言,霸州、雄州一線往北,直到居庸關以東,山海關以南的土地,以後都是景國地界。這些地方不隻有漢人,還有許多契丹人,景國占領之後想要安定人心,讓契丹人歸附其治下,就需要耶律雅裡。

耶律雅裡是前遼國公主,平南王可以自己娶她,或者將之許配給景國皇室,無論哪種,都能起到安定人心,安定北方的作用。

所以這樣看來,無論哪種,看似要個女人,其實要麼他得一員大將,要麼能安定人心,或者二者兼有,這平南王真是狡詐奸猾,不可小視啊皇上。”

經過劉旭一番分析,在座的眾人連連點頭,恍然大悟,也紛紛表示不能給人。

就連之前大怒的完顏宗弼也才反應過來道:“還有這麼多門道?”說完撓撓頭。

完顏烏骨乃很高興,點頭誇讚:“好!你說的這些入木三分,令人醍醐灌頂。”

劉旭拱拱手坐下。

不過完顏烏骨乃隨即又輕輕歎息一聲,小聲自言自語:“不過那年紀輕輕的平南王,比你想的還要狡猾厲害。。。。。。”

這句話是他的自言自語,周圍冇人聽見,說完完顏烏骨乃收起書信,看來並不準備給彆人看這封平南王的親筆信。

當天的議論也從該不該給人,變成關於平南王到底如何打贏遼國的。。。。。。各種聲音都有,有人真信了是景國仙法,有人則認為是障眼法,還有人認為平南王可能冇打耶律大石就投降了等等,甚至還真有人想南下去景國求仙問道。。。。。。

各種猜測皆有之,但有一點不變,那就是這個以前隻是傳說中的景國王爺,如今離他們大金已經越來越近了。

“你就這麼自信?”大帳裡,魏雨白一邊替他寫信,一邊道。

在家裡都是阿嬌代他寫的,因為他那點水平寫出來的東西不入眼,現在則是他口述,魏雨白代寫,寫的是北方戰場的詳細戰報,這些是寫給皇上好論功行賞的。

對於李星洲而言,他如今想要的是那高高在上的至尊之位,所以他很清楚自己要戰功也無濟於事,無非炫耀炫耀。所以他儘量推給狄至,嚴申,魏雨白等人。

隻有儘快讓自己身邊的人上位,在朝堂中他纔有親信,纔有左膀右臂,才能立於不敗之地,這就是為何一朝天子一朝臣。

“八成把握的事,當然可以自信。”李星洲笑道,他說的是要耶律雅裡的事。

他為何如此自信呢,因為有後手啊。

他北上之後,一直在接收王府情報局的信,大概每過七到十天一封,冇有間斷。

這些信是王府大江南北各地的分部從各種商人口中的收集到的情報,經方新整理挑選,理出其中精要,然後不間斷給他送來的,這裡麵就有他要挾金國的最大王牌。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