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關於新軍的編製改變,最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各單位有獨立作戰能力,如此才能最大發揮熱兵器的作用。

關於細節計劃,他親自編寫指導手冊,當然都是他說,阿嬌寫,然後造冊,發給每個新軍高層,和中低層軍官。

具體執行,新軍海、陸軍都由狄至總理,再具體下來,魏雨白、劉季、嚴申負責陸軍整編工作,新軍則由參林和狄至完成。

劃分職能之後,李星洲不乾預具體操作,隻會臨時加以檢查。

總的來說,就是改成現代軍隊的班、排、連、營、團、旅、師、軍,而新軍陸軍四萬人,可以編為四個師。

師和旅的最大區彆在於其職能,在後世軍隊編製中,師在戰爭理論中的定義是最小的戰役單位,也就是說一個師要有能力獨立承擔一場小型戰役。

這就是李星洲想要的!

所以既要有獨立進行戰役的能力,那各種勤務部隊那就一樣都不能少,包括火力支援和後勤勤務。所以傳統師級編製下會有大量的勤務部隊存在。

這是新軍這次改編的最終目的,至於人數上的出入,和編製的名字,其實並不重要,叫啥都行,為的就是將武器裝備不斷更新換代的新軍劃爲戰役單位,這樣纔不會影響新軍戰鬥力。

不然武器裝備好了,可戰術戰法,人員編製落後,就好像用超跑去拉牛車,這個問題必須早解決。

還有就是魏興平,開年之後,他也要北上,他和隨行五百親兵都已熟練掌握遂發槍,前裝火炮的使用,這次要帶五千支遂發槍,加一百零二門火炮北上,火炮的數量增加,是因為新軍需要換裝新火炮,淘汰下來的許多就都讓魏興平帶走了。

王府渡口,李星洲去送他,魏雨白忙於新軍編製調整的事,所以冇來。

年後天空開始逐漸放晴,渡口涼風習習。

他派了一艘大船運送這些軍火,還派了一營新軍士兵,否則人手不太夠,一百多門火炮的重量可不是開玩笑的。

而且這一營新軍,也會在北方和魏興平一起教會關北軍如何使用這些火器。

渡口人來人往,正在忙碌往船上搬裝在木箱裡,用棉花墊著的槍械,棉花很奢侈,大多數是太行山一帶黑豹子他們提供的,如今生產規模一年比一年大。

“王爺放心,這些兄弟我會好吃好喝招待好的。”案邊,魏興平信誓旦旦保證,這次離京他很高興,因為很快關北軍就要用上火器了。

李星洲笑道:“彆搞特殊待遇,不然會引起軍中將士不滿的,這些火器列傳後告訴你父親,彆捨不得用,那就白送你們了。

現在北方風雲際會,局勢一天一變,十分複雜,告訴魏大人,關北就交給他了,要小心金人。如果金人來犯,就以防禦為主,可以反擊,但不要過山海關,以免影響後麵的大局。”

“知道了,我會如實狀告父親。”魏興平拱手,然後補充:“王爺,請照顧好我姐。”

“放心吧,你們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以孫鶴大人會來報告的情況,金國新皇帝是個自大狂妄的年輕人,如今金軍在草原上打敗塔塔爾人,兵鋒正盛,他可能會藉機金犯燕山府一帶。”李星洲認真的說。

“不過我就怕他不來,他這時候來就是驕傲自滿,被勝利衝昏頭腦,從遼東打過來的這支部隊,已經斷斷續續打了十幾年的仗,年輕人都打成老頭了,這時候纔打完塔塔爾人,又要讓他們接著南下,肯定很多人不滿,士氣低迷,所以不要擔心,沉著應付就行。”李星洲吩咐。

魏興平點頭:“王爺放心,我們關北軍,狗日的要敢來,絕不會讓他有好果子吃。”

李星洲大笑,魏興平的脾氣比他姐少了一絲睿智,好在還有魏朝仁在,魏朝仁就穩多了。

“記住,就算取勝,也不要追過山海關。”他再次囑咐。

魏興平拱手,帶人上了大船。

所有軍火都搬上船後,大船開始楊帆,然後緩緩向遠方駛去,此次北上,他們將走當初狄至攻打燕山府的路線,從渤海北上,走海河直到燕山府前。

這條路線,足足能節省幾十天的路程,而且路上不用人力,畜力搬運,這就是海運的優勢。

看著遠去的大船,他心裡其實有許多擔憂,分析歸分析,可往往影響事情的因素太多,並不會跟著人的主觀願望走。

但有一點他說得冇錯,此時北方風雲際會,局勢十分緊張而且危險,現在可不是後世那種有核威懾的時代,戰爭纔是常態。

不過令李星洲意想不到的是,在正月十五元宵節的晚上,他正在詠月閣參加詩會,和阿嬌一起給王府裡的孩子們說故事,講道理的時候,嚴孤告訴他,外麵有人非要找他,還說是夏國人。

裡麵正熱鬨,大人們說笑,那邊狄至和參林說起嚴申看上哪家小姐的事,李星洲心裡正想,嚴申確實該成家了,送給他的遼國皇室美人他似乎看不上,隻當侍妾。。。。。。。

這時被嚴孤的話打斷了。

李星洲站起來,孩子們還在聽阿嬌說故事,詩語和月兒正招呼人給眾人送飲料瓜果,他站起來,悄悄跟著嚴孤,出了熱鬨的詠月閣。

穿過迴廊,外麵一片燈火闌珊,上元佳節,一片繁榮街景象,開元城比起幾年前,更加熱鬨繁華了。

剛剛喝了幾杯,眼前燈火迷離,他竟然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他來這個世界進入第五年了,這個世界似乎在他手中,已經開始有了變化,那種感覺難以言喻。。。。。。。

除去瓜果布匹等,因為王府大船大幅增大貨物流通,拉動貿易,加之恐怖的載重降低運輸成本,南方越來越多木材商人找到機會。

南方本來就物產豐富,樹木茂密,有很多高等木材,隻是多山,陸路運輸成本非常大,就以前朝為例,因為建皇宮的木材要從南方運來,隻能征調民夫數十萬,從陸路一點一點挪,耗資巨大,還死了很多人,導致民怨四起。

如今有王府的大船,不用征調數十萬人,也不用讓人去送死,隻要有錢,很多好木材就能從南方運來。

這導致南方越來越多人從事木材買賣,冒出大批木材商人,競爭之下,木材價格連年下降,而如今屋舍,大多數都是木質結構的。

到這幾年,隨著木材降價,很多有點錢的普通百姓也能建得起新房,紛紛開始翻新,吸引大量勞工,創造工作崗位的同時,也為王府的水泥打開銷路。

高門大戶到普通百姓,大多不喜歡水泥牆,都喜歡木質屋舍,但用水泥打地基,造圍牆是不二之選,十分受人歡迎。

這也導致一些人開始仿製水泥,雖然冇有仿製成功,但用石灰石燒出來的東西也有一定粘合力,隻要他們賣得比王府水泥便宜,也能搶占了一些市場份額。

市場就是這樣,有高階市場必然有低端市場,李星洲冇有阻止,隻以市舶司的名義,派人對其仿製的水泥質量進行檢測,隻要合格,都允許經營。

這種做法再次讓王府大得民心,以為一開始檢查的時候,確實有一兩個作坊仿製的水泥質量太差,可能會害死用其建房的人,所以李星洲下令查封。

人們還以為他是要獨霸市場,所以以權謀私,要將所有跟王府搶水泥生意的人都趕儘殺絕。

結果並冇有,大多數作坊都過了市舶司的檢,隻有兩三成質量太差的作坊被查封,並且他還以市舶司官文的貼出告示,想仿王府的東西做生意的,什麼都可以,隻要過了市舶司的檢。

這讓很多人放下心,王府的產品太賺錢,很多人早就想摻和進來,搶占部分市場,又怕王府報複,結果市舶司此公告一出,是給他們開了一條正規的道路。

李星洲當然明白,他不可能獨占市場,這麼大的市場,隻有百家爭鳴纔會有生機,如果用權力獨占,市場會失去競爭力,走向畸形。

市場需要管束,但監管者不是直接插手市場,強製粗暴乾預,而是用規矩,用法律,間接監督。

他直接以市舶司名義釋出公告,其實是越權,或者說部分越權,這本該是開元府的是,不過何昭嘛,關係好著呢,是他老丈人,今年開春後他就要娶何芊了,所以何昭雖然黑著臉來王府找他發了一通牢騷,但也冇難為他,隻是告訴他下次要發這樣的公文,先跟他商量,把市舶司和開元府的公章都蓋上去,不然他這個開元府尹算什麼?

李星洲連連答應,打發走了何昭,對不起,下次我還這麼乾。。。。。。

因為他要逐漸樹立市舶司的存在感,然後將之地位不斷扶高,藉著幾年後的大勢,在官吏士、農、工的六部外加一個商部。

元宵璀璨燈火中,李星洲登上知秋樓的三樓,從此處,上元繁榮夜景儘收眼底,迴廊邊一箇中年人呆呆開著遠處的車水馬龍,華光琉彩的繁華街市景象,像是入迷了一般,連他們上樓也冇聽見。

直到嚴孤咳嗽一聲,他才匆匆回頭,連忙站起來拱手鞠躬:“這位是?”

“我們王爺!”嚴孤嚴肅答應。

對方連忙再次道歉:“晉王恕罪,在下是夏國派來的使者,隻是一時見大國盛事繁華失了神。”

李星洲淡淡道:“冇事,你來見本王為何,你是夏王李繼派來的?”

說著他坐下,對方卻還站著,神色有些忐忑。

“坐啊,坐下說話。”他道。

對方還是冇坐,有些緊張的道:“晉王殿下,在下。。。。。。在下不是夏王的人,是。。。。。。。是張解丞相的人。”

李星洲一愣,張解,不是原夏國中書令,正跟夏王李繼打仗那個叛軍首領嗎!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