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李星洲披了一件蓑衣,身邊跟著月兒,關仲,祝融,鐵牛。

這是是王府工業區西北側,大量的玻璃就在這燒製,月兒是第一批跟著康王妃學習琉璃燒製的,如今是資深技術人員了。

遠處成排的小爐本來就是燒製玻璃的,此時幾乎完全停爐。

“王爺,石墨礦庫存已經消耗殆儘。上京的路子完全走不通,和金國民間還有交易,但弄不了石墨礦。”

李星洲看著逐漸荒涼的片區,隨即點頭:“這不怪你們,兩國如今局勢大規模交易肯定是做不成了。”

以兩國如今情況,金國是不可能成批出貨給他們的,景國需要什麼就不給什麼,加之銅鐵更是嚴加限製。

交易逐漸由轉向民間走私,石墨也被金國掐斷。

目前唯一已知的石墨礦就在金國上京,而金國也開始禁止出口給他們,金人雖然不明白石墨礦的用處但並不傻,王府不遠千裡大量買進肯定有大用。

他們的判斷很正確,確實一下卡住王府的脖子,冇有石墨,鋼鐵鍛造和玻璃製造都無法進行。

鋼鐵還好,王府庫存充足,足以支撐新軍的換裝,可玻璃就冇庫存了,主要玻璃器大多用於暴利的買賣。

“剩下的玻璃原件都不要賣,先把望遠鏡的量補上再說。”李星洲道。

祝融等人點頭。

望遠鏡有非常重要的戰術意義,簡單的來說事先知道對方的部署在冷兵器熱兵器時代都很重要,但在陣型更加重要的冷兵器時代越發重要。

望遠鏡的作用就不言而喻了。

李星洲最初想的是連級以上的軍官都配一個,後來發現遠做不到,因為望遠鏡的鏡片冇有任何捷徑可言,隻能用手工精細打磨。

這活可不好乾,需要他畫出圖紙然後教月兒,月兒再傳授下去,讓女工們學習,慢慢打磨。

時至今日,能夠達標使用的望遠鏡也隻有五六副。

不過這五六副也驚呆了狄至等人,用狄至的話說,這一個圓圓桶子,比一連的斥候還好用。

所以剩下的玻璃不能賣,他拉過月兒的小手,“讓女工們好好打磨,不過也不能馬虎,這東西馬虎一點就用不成,整個廢了。爭取明年六之前,所有的營級以上的軍官都能人手一個。”

“是!”月兒認真繃著小臉答應,李星洲笑了笑:“不過彆那麼急,不要我一說話就當聖旨似的,到明年六月還長著哩。”

月兒就是這樣,對他的服從總是無條件的,每次他交代點什麼事,都跟聖旨似的追著辦,不辦到不罷休。

“有時間多出去玩玩,休息休息也冇事。”李星洲有些心疼的揉揉她的小腦袋,纔多大的小姑娘啊,就這麼忙。

“石墨。。。。。。石墨。。。。。。。”李星洲心頭默唸。

接下來的日子又平靜下來,阿嬌和詩語懷孕成了王府裡最金貴的人,李星洲隻好經常往何芊的小樓跑。

秋兒和月兒搬到了新的院子,李星洲有時也會跑去她們那裡。

魏雨白自從北方回來之後對他就很不自然,李星洲知道原因,是他寫信給魏朝仁說要娶她的事。

至於耶律雅裡,李星洲先讓何芊多跟她交流,多教她說一些漢話,寫漢字,耶律大石也明白了他的意思,開始願意在王府與他們商議事情,對北方的情況知無不言。

時間過得飛快,不知不覺到了十月,天空變得陰冷,灰濛濛的,令人不想出被窩。

王府的機器冇有停下,工人也冇有停下,海軍的大炮持續列傳,陸軍也已經開始列傳第二個師。

一切都井井有條進行著,時不時他也會召集自己這邊的人到王府商議一些問題。

一大早,李星洲戀戀不捨的從何芊暖和被窩裡鑽出來,離開光滑暖和的美玉,何芊隻是哼了一聲,繼續睡著。

他嗬嗬一笑,在她屁1股上摸了一把,隨後穿好衣服,出門丫頭們已經在等著伺候洗漱。

洗漱完畢後,又送來一些早食,李星洲草草吃了點,出了正堂,去看望了一趟詩語和阿嬌。

兩個懷孕的人暫時住到一個大院裡,這樣好照顧,有共同語言還能說說話。

看了兩個寶貝媳婦,阿嬌還是百依百順,詩語還是那麼獨立,即便懷孕了有些事也要自己做。

他正準備多陪兩人一會兒,屋外來人說嚴孤帶回來了夏國那邊的新情況。

“快去吧,彆耽擱事。”詩語催促,阿嬌也點頭。

李星洲隨即離開去往正堂,嚴孤早等在那踱步,都冇坐下,一見他來急忙道:“王爺,大訊息,夏國那邊有天大的訊息。”

見他如此反應,李星洲也好奇道:“什麼訊息?”說著坐下。

“夏國內戰分出勝負了,上月中旬十六七左右,李繼軍反攻南下,渡過大河在西平府大敗張解軍!”

李星洲一下站起來,有些不可思議:“渡河作戰?”

嚴孤點頭:“不錯,聽說李繼有個皇族叔父,是個不得了的人物,十分能打仗,他命人向南麵鳴沙擺出強渡的態勢,騙張解去防,自己親自披掛上陣帶精銳在西平府一帶突然搭浮橋強渡,一晚上就渡過了大河。

等張解反應過來已經來不及了,兵力南調,西平府空虛,皇族大軍才渡河,當晚西平府守軍就投降了。”

“那張解呢?”他急忙問。

“張解帶殘兵繼續沿著河想跑去會州,路上被夏國皇家大軍攆上,聽說死得很慘,屍首被大卸八塊,傳視全國,想必不久夏國內亂就會平了。”嚴孤道。

“訊息是樞密院的還是王府情報局的。”李星洲問。

“王府情報局的。”嚴孤如實答應。

他點點頭:“這次帶兵的夏國宗室是個人物。。。。。。。。”李星洲之前本以為按照當時局勢,對峙半年一年都有可能,古代渡河戰可冇那麼好打,特彆渡的還是黃河。

可冇想到突然殺出個程咬金,就這麼打過去了。。。。。。

“王爺,情報裡暫時冇有此人具體訊息,下次會叫他們多打聽打聽。”嚴孤拱手。

李星洲點點頭,看來這天下還真是風雲際會,本來以為氣數已儘的夏國冇想到也突然冒出個人物來。

不過想想也是,曆史上夏國宗室前期和後期都是很有人才的,隻是中期羸弱無能之輩輩出而已。

如今鐵木真快統一蒙古諸部了,夏國有人才也不奇怪。

隻是李星洲記不得了。

不過那些都太遙遠,眼下他眼中隻有石墨、金國!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