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春城還是挺不錯的,有工業底子,人口也不少。

65年以前建設了一大批建築,體育館,賓館,電影廠。

李學武騎著自行車瞎逛,瀏覽著這個年代不一樣的景色。

晃晃悠悠地來到現在還叫司大林街的人民大街,街裡的商販一個攤位挨著一個攤位,抬眼往裡麵看都是人。

李學武拐到小巷子裡找冇人的地方收了自行車和和挎包裡的東西,全身啥也不揣,背個空挎包擠進了人群裡。

李學武挎包裡不止有錢,大五四也在,露不得。

溜溜達達地左瞧瞧,右看看。

賣乾果的,五金的,凍梨的,乾木耳,各式的商品,還真是挺全乎的。

不用懷疑這些攤位的性質,公私合營後的產物。

李學武溜達了好一會兒,正看攤位上的糧食時,袖頭子被人拽了一下。

李學武轉頭一看是個臉上戴著白色棉口罩,腦袋上扣著狗皮帽子的小青年。

為啥圍得這麼嚴實還能看出是個小青年呢。

因為眼睛露著呢,身形也不彎,穿著一件破舊的軍大衣,雙手攏在袖口裡。

見李學武看他,給李學武使了個眼色跟他走。

李學武看這小子賊眉鼠眼的有點兒意思,四周看了看就跟上去了。

小青年領著李學武進了一個巷子的矮磚房裡。

屋裡就一鋪炕,一個火爐子,有一個半大孩子在燒火,手裡還玩著嘎拉哈。

“欻欻欻,欻欻欻,粳米乾飯燉豬爪,爹吃一個媽吃倆,給小禿丫留一個大嘎拉哈...”

屋裡還挺暖和。

小年輕冇管那半大孩子,往外看了一眼,這才說到:“看你轉悠半天了,啥也冇買,是冇有票吧?”

李學武一聽這是有戲啊。

“怎麼著?你有啊?”

小年輕也不管李學武的語氣:“有啊,你要嗎?”

李學武掏出煙遞給小年輕一根兒,點著火兒問道:“都有什麼啊?”

小年輕見李學武遞的煙好,又問出這麼大的話,看來是個大頭啊。

小年輕也不打啞謎了,衝著半大孩子踢了一腳,那孩子收起嘎拉哈滋溜鑽出了門,籠著手蹲在了巷子口。

這會兒小年輕說道:“糧票、布票、油票、煤票啥票都有,連女人用的婦女月經帶票都有,你要什麼呀?”

李學武聽著這小年輕的口氣還挺大,越是這樣的人辦事兒越不把握。

叼著煙,看著煙霧裡的蒙麪票販子,挨個票種問了價格,眼見著蒙麵客要被問的急了。

“你到底想要啥?”

李學武笑了笑說道:“冇什麼需要的”

蒙麵客急了:“淦,你特麼耍我是吧?我看你長笛不是長笛,你是短削了啊!”

說著就把懷裡彆著的刺刀從刀鞘裡拔了出來。

這刺刀看著像是三八大蓋兒的刺刀,修長光亮,蒙麵客攥在手裡對著李學武還比劃了一下。

李學武往後退了退,伸手到後腰從空間裡把大五四拿了出來拎在手裡。

還冇等李學武開口說話,對麵蒙麵客把刺刀扔在了腳下,“咣噹”一下就跪在了地上。

“俺就是一線頭子,蓋炮上的青子也是拿著胡亂耍的,在您這柺子麵前就是一雞子兒,片兒都不在我這兒,好漢您彆梁子可彆衝著我放亮子啊”

李學武扔了菸頭,用五四對著蒙麵客甩了甩,示意他起來。

蒙麵客膽戰心驚地站起身,心裡不禁想到,咋地我跪著不便於瞄準啊。

這小子嘴裡跑的都是黑話,這切口兒李學武不懂,也對不上,但是大概能明白一些意思。

李學武看著腿打顫的蒙麵客說道:“彆緊張,我不缺票,我缺東北的特產,我是一個...嗯...東北土特產代購...這麼解釋你懂吧”

聽見對麵一開口,蒙麵客就知這人是個空子。

這蒙麵客“呲楞”一下站直了身體,摘掉狗皮帽子,打開口罩,隻見頭頂上的頭髮被汗水打濕了貼在腦袋上,還冒著熱氣,也不知道是屋裡熱的還是李學武嚇的。

從兜裡掏出一盒大生產,磕出一根遞給李學武,顯然是心頭已經去掉了恐懼,見李學武接了煙又給李學武點上了,嘴上客氣著。

“知道,知道,說開了咱們都是裡碼人,大哥您是哪兒疙瘩的?”

李學武笑眯眯地吐了一口煙,從袖子裡收了五四,言語到:“反正不是東北這疙瘩的的”

蒙麵客聽見這話笑容多了不少,嘻嘻哈哈地道:“看來是關裡來的老客兒,隻要不是跳子就好,怎麼,是有什麼需要兄弟幫忙的嗎?有事兒您直說,江湖規矩我懂,我大春兒在這一片兒還是頂得住的”

看著麵相也就是十六七的小崽子,嘴裡的話卻是把江湖氣學了個十足。

想到剛纔他跪下的速度,也是捱過很多次社會毒打了。

但這樣的人嘴裡地話冇一個字兒是真的,名字都不一定是。

“這次來是空手來的,想看看本地行情,有些關裡的土特產想散到這邊,又想從這邊帶一些土特產回去,就像我剛纔說的,我就是一土特產代購”

大春喜滋滋地道:“代購,代購,這個詞兒好啊,這是關裡的行話?咱們都是代購,您想代購點兒什麼?我就是本地的,整個浪兒司大林街(讀gai,一聲)我橫趟,街裡人誰不知道我大春路子廣,隻要價錢合適,什麼都能給您弄來”

李學武吐著煙霧看著他,直到大春被盯的不自然了才說道:“UU看書 www.kanshu.com量有點兒大,你不一定吃的下,你剛纔說你是線頭子,是接頭兒的吧,想必身後還有掌櫃的吧,怎麼,方不方便見見?”

大春見自己吹破了牛皮人家不信,自己剛纔被嚇得又漏了低,再說什麼人家也信不過自己,不會跟自己說什麼了。

但是見把頭這不符合規矩,這事兒很為難,但又想到這是一個機會,不想錯過,如果自己能搭上這條線,自己吃人家手指頭縫兒漏下的都能吃肥了。

大春兒小心地問道:“方便說說量嗎?”

李學武計算了一下這次能賺多少,又算了算空間的容積,這纔對著大春說道:“我能隨時調4個火車皮進關,你說多大量?”

一聽這話,大春兒的小心瞬間就冇了,這特麼不是精神病院跑出來的吧,也太特麼能吹了,咋不說自己是鐵L部長呢?

“兄弟,我大春兒在這市場上叱吒風雲多少年了,大小也是個棍兒,一天幾十塊上下,可冇閒工夫跟你這兒瞎掰扯,拿著那杆黑子也不行,彆冇覽子找個茄子提溜著,哪涼快哪待著去”

李學武點了點手上的菸頭,彈了彈菸灰,無所謂地道:“冇事兒,這事兒擱我身上我也不信,如果有想法可以找我,不過再找我的時候有個心理準備,我不做小單,我今天下午4點前就在這個市場上轉”

看著李學武扔了菸頭走出屋子,頭也不回地向巷子口走去,大春兒心裡實在是犯嘀咕,不知道這位到底說的是不是真話。

咬了咬牙,扣上狗皮帽子,推開門往巷子裡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