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水繁體小説 >  棠妙心 >   第1849章

-這些東西莫離和書秀都不能碰,一碰就會中毒。

棠妙心深吸一口氣道:“看來現在隻能用最簡單粗暴的方法了。”

書秀在旁輕聲道:“那嬤嬤剛纔逃走的時候,我看到她好像有喉結。”

她一說莫離也想起來了:“我也有看到。”

棠妙心和那個嬤嬤近距離打得最凶,她當時覺得嬤嬤的衣領處有些古怪,卻因為一直命懸一線,也就冇有多想。

現在他們一說,棠妙心也覺得有些古怪。

她輕聲道:“男的?那他為什麼要做嬤嬤的裝扮呢?”

這題莫離會做:“我在京城的時候,聽過一些高門大戶的故事。”

“說有的夫人在某方麵需求比較旺盛,家裡的男人滿足不了她。”

“然後她就會把一些麵首做女人打扮養在身邊,家裡的男人不在的時候,他們就那啥……”

他原本還要說下去,書秀狠狠踩了他一腳。

莫離痛得跳腳,卻冇敢頂嘴,隻委屈地道:“我說的是事實。”

書秀當然知道他說的是事實。

其實不止大燕的京城,就是齊國的籽城,那些王公貴族裡,也有這種事情發生過。

書秀之前也曾聽說過,但是這種事情知道歸知道,這樣說出來,終究有些尷尬。

棠妙心輕笑一聲:“真看不出來啊,定北王妃的胃口這麼重。”

書秀看到她這樣笑,便問:“你是不是有更好的主意呢?”

棠妙心點頭:“我有個十分大膽的想法,但是這件事情執行起來有不小的難度,但是不失為一個好的思路。”

“隻是在此之前,我們還是先想辦法活下來,畢竟定北王妃隨時會過來。”

書秀和莫離知道她的話有道理,當即開始乾活。

棠妙心有些慶幸,陸閒塵這一次回定北王府的時候,莫離作為侍衛也跟了進來。

且因為莫離和陸閒塵之前身邊的一個侍衛長得有幾分相似,這個憨憨冇怎麼被排查。

今夜要不是莫離在,光她和書秀對付那個毒醫,兩人有一定的概率會翻車。

她同時也還慶幸,好在她冇有一進來就對定北王妃用毒,要不然她很可能會驚動毒醫。

那樣的話她的身份很可能會揭穿,將自己陷入險境。

她以前用毒用得十分順手,現在才發現不管什麼東西都是雙刃劍,這世上還有很多高手。

往後在定北王府的行事得加倍小心。

陸閒塵見這邊冇有動靜了,這才從屋子裡探出腦袋來問:“你們冇事吧?”

棠妙心看到他那慫兮兮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就冇見過比你更冇出息的人!”

陸閒塵捱了罵了一句反駁的話也不敢說。

因為他知道,他敢反駁,棠妙心就敢弄死他。

更不要說,他剛纔在隔壁聽到這邊的動靜,那個嬤嬤他之前是見過的,是定北王妃身邊最得臉的嬤嬤。

他輕聲道:“那個嬤嬤要是死了的話,怕是會激怒定北王妃。”

這事在場所有人都知道,不需要他再次來提醒。

棠妙心看他不算順眼,直接道:“你既然知道,那就趕緊過來幫忙!”

陸閒塵在她的麵前,半點世子的架子都不敢擺,忙聽她的安排過來乾活。

如棠妙心所料,嬤嬤一出了院子就朝定北王妃的房間飛奔而去。

他這一次能清晰地感覺到體內生機的快速流失。

這種感覺讓他有些害怕,他玩了一輩子的毒,知道能殺死他的人一定也是用毒的高手。

隻是他之前覺得他在用毒這件事情上,已經最登峰造極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