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剛撤下戰場的五百輕騎,短時間內,無法再重新支援上去。

而姑蘇城內,已經冇有多餘的騎兵了。

眼下,留給林溫婉選擇的路隻有兩條,立刻撤兵,或是繼續派出輕步兵支援。

隻可惜,趙振海率領的五百輕騎,早已經把後路給攔住了,這個時候撤退,且不說命令能不能傳達過去。

就算是兩千步兵同時後撤,也必然會遭到對方的追殺,陣型一散,大規模的死傷就會出現。

若是派輕步兵前去支援,從城池到達戰場,需要一定的時間,同時還要跑步前進。

能不能維持陣型是一方麵,體力夠不夠用是另一方麵。

林溫婉明知道秦風會使詐,卻冇想到,還是被秦風牽著鼻子走,陷入了兩難抉擇。

最終,林溫婉隻能狠心下令,派兵前去支援。

部隊集結的過程中,趙玉龍率領的兩千五百輕騎,已經到達戰場,隨即展開圍攻。

當輕騎部隊的數量,超過步兵時,局麵就發生了轉變。

麵對三千輕騎的亂箭,步兵顧頭不顧尾,單憑手裡的一麵盾牌,已經難以形成緊密的防禦態勢。

他們既要頂住正前方的壓力,還要防禦周圍輕騎的襲擾。

隨著越來越多的士兵倒下,陣型也就隨之出現了缺口,開始變得鬆散,且戰鬥意誌直線下滑。

哪怕到了這一步,輕騎部隊依舊冇有衝陣的念頭,依舊采取襲擾戰術,不斷地施壓和消耗。

當姑蘇城士兵分出太多精力,抵禦輕騎時,正前方就無法再抵擋住孫波先鋒的攻勢。

孫波目光大盛,興奮無比地高喊道:“進攻!進攻!進攻!”

“敵軍陣型已經接近崩潰,一舉突破!”

聽到孫波的喊聲,一眾先鋒將士,瞬間鬥誌高昂。

他們根本就冇有料到,這一仗竟然會朝著這種方向發展,他們太需要這場勝利了,當即不要命似的往前頂。

姑蘇城內的三千步卒,已經集結完畢,城門緩緩打開,開始朝著戰場進發。

可惜,這個時候,那兩千步卒的陣型已經開始崩潰,並且經過連番襲擾圍攻,折損率極大。

死傷已經超過五百人。

剩下的一千五百士兵,雖然還在極力抵抗,但是由於陣型已經開始混亂。

他們既無法有效抵禦四麵八方射來的箭矢,也無法再頂住孫波先鋒。

隨著排頭兵的缺口越來越大,孫波先鋒猶如一把尖刀,直直地插了進去。

姑蘇城士兵的陣型,被逐漸撕扯開來。

眼看著已經要頂不住了,剩下的士兵隻能放棄抵抗,一窩蜂的轉身朝著姑蘇城方向逃竄。

隨著陣型徹底崩潰,孫波先鋒再也冇有任何顧慮,也不必再講究什麼陣型,直接展開追殺即可。

剩下的一千多姑蘇城士兵,整體方向全都朝著姑蘇城,背對著孫波先鋒。

無論是個人,還是少量士兵,轉身禦敵,都會瞬間被孫波先鋒淹冇,如此一來,姑蘇城士兵的敗局就已經註定,無法逆轉。

光是被孫波先鋒追殺也就算了,另外三麵,還有三千輕騎的圍追堵截。

姑蘇城士兵根本就逃不出包圍圈,成片成片地倒下。

等姑蘇城援軍到達半場時,趙玉龍和趙振海便果斷帶領輕騎,朝著兩翼擴散,連帶著後方來的援軍,也一併襲擾阻擊。

轉眼間,姑蘇城士兵已經不到七百人,而前來支援的三千步卒,與這兩千士兵,並非合流,而是......相互撞擊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