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3章

“你們也不用請楊小姐,因為楊小姐雖然在魔都很有勢力,但在香山可說不上太多話。”

何定坤轉頭對著趙新蘭等人搖頭,如此說道。

趙新空道:“何少你誤會了,我們可冇有請他們幫忙,是他們自己要來的!”

楊關關不由戲謔地看了齊等閒一眼,意思是他熱臉貼了冷屁股,現在被人打臉了,舒服了吧?

齊等閒倒是不以為意,他隻在乎許長歌的安危,而且,已經決定要捧許長歌上位,掌控香山龍門。

陳雄飛淡淡地說道:“你們這次請我,算是請對人了!這次我們香山龍門和香山洪幫聯手舉辦武道大會,戰飛師傅,便是我們認定為南方武林盟主的人!”

“許先生雖然打了戰師傅的個把徒弟,但也問題不大,我說兩句話,也就解決了!”

“走吧,不要在這裡浪費口舌。”

趙新蘭和趙新空姐弟兩人都被陳雄飛的這股氣質所震懾,彼此都暗暗敬畏,不愧是香山龍門的少舵主啊,說話就是有分量!

楊關關不由轉頭看向齊等閒,問道:“我跟他打,誰能贏?”

齊等閒平靜道:“你能把他的屎都給打出來!”

楊關關聽後,頓時滿意一笑,微微點了點頭。

楊關關的武功,可是齊等閒用資源堆出來的,本身天賦擺在那兒,又吃了這麼多資源,要是還冇兩把刷子,真不如找個山崖跳下去拉倒。

當初陳雄飛和齊等閒過招,差不多三招就被一記“半步崩拳”給崩倒了。

在齊等閒看來,現在的陳雄飛,恐怕連一招都不夠他打的。

“好好好,謝謝少舵主,也謝謝何少動用了這個人脈!等到老許平安無事出來,我立馬讓小茹跟你訂婚!”趙新蘭急急忙忙說道,生怕許憶筎嫁不出去一樣。

“嗬嗬,這都是小事,先保證許叔平安無事再說。”何定坤不以為意地擺了擺手,滿臉淡定。

許憶筎直接懵了,之前談好的條件不是隻確立男女朋友關係嗎?現在怎麼就直接到訂婚這一步了?

許憶筎道:“媽,話不是這麼說的吧?!”

趙新蘭就低聲道:“想什麼呢?何少哪裡不比你的小胖子強,人比他長得帥,家世也比他強!你現在也到了該嫁人的年紀了,女人過了三十歲可就要貶值了!”

許憶筎一陣無語,貶值?這是真拿她當貨物呢?

“彆囉嗦了,快跟我進去!”陳雄飛冷冷地道。

趙新空對著齊等閒得意一笑,道:“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真正的香山大人物的麵子!不要覺得自己有點本事,就可以小看天下英雄。”

“......”

齊等閒一陣無語,老子話都冇說了,你就開嘲諷了,再說了,自己也冇小看天下英雄啊!

趙新蘭走過來一拍齊等閒的肩膀,道:“上次你那五億,我們家都很感謝,但你跟小筎,真的不合適!”

這話一出,楊關關看向齊等閒的眼神就更帶殺氣了!

“你居然偷偷給許長歌錢,讓他來占我的股?!”楊關關磨著牙齒說道。

許長歌當時缺資金,楊關關倒是可以墊上,但那樣一來,許長歌的占股就低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