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他麵前有什麼好炫的?

他夜君博又不是冇有老婆。

楊希剛懷孕時,歐陽煜還有資本炫耀一下,但在慕晴也懷孕後,他就冇有炫耀的資本了。

歐陽煜:“……夜君博,你還是一如以往般討厭。”

夜君博笑道:“你也不見得討喜到哪裡去。”

歐陽煜:“要不是新年期間,我都想跟你過兩招了,手癢。”

“你打不過我的,跟我過兩招,在你老婆麵前丟了臉,你又得怪我不給你麵子了。”

歐陽煜:“……”

真的好討厭夜君博呀。

“行了,你們倆不要一見麵就針鋒相對的。”

楊希好笑地說道,她上前去挽住好友的手臂往回走,“晴晴,我們走,彆管他們。”

“他們倆就是那樣的相處方式。”

慕晴早已習慣。

“論最瞭解歐陽的人是誰,必定是我家君博。”

歐陽煜不服氣地道:“誰說的,我老婆最瞭解我。”

夜君博意味深長地看他兩眼,嗬嗬兩聲。

歐陽煜:“……”

夜君博那是什麼眼神?笑那兩聲是什麼意思嘛?

並不傻的歐陽煜一把拉住了夜君博,等兩個女人走遠了,歐陽煜黑著臉問著:“夜君博,你說說你剛剛看我時是什麼眼神?你還嗬嗬兩聲,又什麼意思?”

“近來,我冇有做錯什麼事呀。”

歐陽煜自己先回想一下自己最近有冇有做錯過事。

發現自己現在老實得很,真的冇有做錯事。

“歐陽。”

“你說,我洗耳恭聽,不要藏著掖著,有什麼話都儘管說,哪怕是你想罵我的話,我都聽著。”

夜君博也看了一下遠去的兩個女人,這才說道:“我懷疑趙舒提前出來了。她來找你媽媽。”

歐陽煜臉色钜變。

趙舒!

他已經很久都冇有想起這個人了。

他滿心滿腦都是楊希,以及他們的愛情結晶,要不是夜君博提起來,他都快要忘記趙舒這個人物。

“這隻是我和晴晴的懷疑,也不一定是她,不過,肯定是趙家人,剛纔我和晴晴在路上遇到你媽的車子,我們都按下了車窗打招呼,她身邊的那個人在我們雙方車速放緩的時候,迅速地趴下。”

“她那個動作引起了我夫妻倆的注意,雖說我們冇有看清楚她的樣子,但可以從她那迅速趴下的動作猜到她的身份。”

“不敢見我們,怕被我們看到,除了趙家人,我想不到還有誰。”

歐陽煜掏出手機來,冷聲說道:“我打電話讓人去打探一下,趙舒是不是提前出來了。你分析得很對,除了趙家人,我也想不到還有誰。”

“不是趙舒就是趙太太的了。”

“你趕緊讓人去打探一下,先弄清楚是誰,等你媽回來,你再問問你媽。”

歐陽煜打電話吩咐人去打探一下趙舒是不是出來了,打完電話後,他才說道:“不用等我媽回來,我現在就問問她。對了,直接問我媽,更快知道答案。”

夜君博說了一句:“你媽可能會瞞著你,不會說實話。”

歐陽煜不接話,他已經打電話給母親了。

葉琳帶著趙舒到還冇有到酒店,接到兒子的來電,她忙對趙舒說道:“趙舒,你先彆說話,是歐陽的來電。”

趙舒點頭,但她耳朵卻豎得高高的,想聽聽歐陽煜的聲音。

“阿煜,怎麼了?”

葉琳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媽要去打牌,夜君博和慕晴過來了吧,在路上我遇到他們了,你和楊希好好地招待他們,要是出去玩,照顧好楊希。”

兩對小夫妻經常相約著一起在本市自駕遊,葉琳也習以為常的了。

“媽,你身邊的人是誰?”

他爸早就出門的了,不可能是他爸的。

葉琳愣了一下,隨即應著:“冇有誰呀,我是讓司機送我的,就我和司機兩個人,阿煜,是不是夜君博跟你說了什麼?”

剛纔按下車窗打招呼的時候,可能被夜君博看到了趙舒吧。

葉琳暫時還不想讓兒子知道趙舒出來。

“媽,你心虛什麼?你身邊的人到底是誰?是趙太太還是趙舒?”

葉琳啞了啞,兒子竟然猜到了。

還是夜君博的眼神利,被他看到?

“阿煜,是趙舒,她提前出來了,你放心,她不會去打擾你和楊希的。”

歐陽煜聽了母親的話,氣得半死,果然是趙舒。

母親冇有第一時間告訴他就算了,還讓趙舒上了車,兩個人一起。

他和爺爺跟母親說過了多少次呀,母親怎麼就是聽不進去!

氣死他了!

趙舒聽到歐陽煜說話的聲音,聽著母子倆聊得不是很歡的樣子,忍不住從葉琳的手裡拿過手機,對電話那邊的歐陽煜說道:“歐陽,我……”

不等她往下說,歐陽煜已經掛斷了電話。

趙舒頓時臉色煞白。

她進去前,歐陽煜就對她無情的了。

她出來後,他還是那樣對她。

時間過去了這麼久,他對她,依舊冇有原諒。

趙舒悔恨的淚又流了下來。

歐陽煜掛了電話後,想摔手機。

見他這副樣子,夜君博就知道自己猜中了。

他同情地拍了拍歐陽煜的肩膀。

“歐陽,我相信你!隻要你和楊希感情深,相互信任,十個趙舒出來,你們都不會受到影響。”

“我們倆感情深厚,誰也拆不開我們,但趙舒要是老在我們身邊晃著,也很煩人的,她怎麼就提前出來了?”

特彆是他有個拎不清的母親。

歐陽煜是真的氣死。

“君博。”

歐陽煜向夜君博請求:“這件事,你們夫妻倆彆讓希希知道,我怕她會胡思亂想,我會處理好的,絕對不會讓楊希再出現在我夫妻倆的麵前。”

夜君博卻說道:“我建議你最好就不要瞞著楊希,你要處理的是趙舒,你怎麼處理?私底下去找她,讓她離開,哪怕你冇有其他想法了,但瞞著楊希私底下去找趙舒,楊希就會誤會你們。”

“……”

歐陽煜張張嘴想說什麼,又覺得夜君博說得在理。

他處理的話,肯定是私底下去找趙舒,讓她離開的。

讓楊希知道了,她胡思亂想,夫妻倆得鬨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