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八十五章

“趴下!”

一聲厲吼從遠處傳來,呂中澤本能地拉著士兵趴在了地上。

箭矢幾乎在同時就從他們頭頂飛了出去,

馬蹄聲急速飛馳而來,呂中澤聽到幾聲唆唆的聲音,他慌忙轉頭,就見一支箭矢穩穩地穿透了對自己射箭的士兵胸口。

他再看向旁邊,一位黑騎將軍一馬當先,帶著幾個士兵衝了過來。

“林校尉,給本將軍住手,否則格殺勿論!”那黑騎將軍厲聲吼道。

呂中澤聽到聲音熟悉,定睛一看,月光下,那黑騎將軍黝黑的臉,濃濃的眉,一臉正氣的樣子

可不正是自己多年冇見的舅舅袁德嗎?

“舅舅”

呂中澤瞬間哽噎,說不出是激動還是劫後餘生

他隻知道,他把信送到了。

林校尉還想負隅頑抗,袁德卻一聽到呂中澤的叫聲,就氣不打一處。

他早就從穀將軍口中知道,自己的外甥跟著羿王來魏州了。

他還想著找機會去見見呂中澤,隻是被軍中的事務袢住腳,冇來得及去。

哪想到見到呂中澤,卻是這樣一副落魄的樣子。

而且,剛纔林校尉還命人射死自己的外甥!

袁德見林校尉冇把自己的話放在心上,還敢繼續和張校尉打,頓時怒不可遏,張弓就厲聲對張校尉吼道。

“閃開”

張校尉是袁德的手下,一聽就下意識地虛晃一招,往旁邊一閃。

等林校尉撲過來,袁德的箭矢飛速射了過來,瞬間就將他的肩胛骨射穿了。

袁德是神箭手,這一箭不是射偏了,他是想留下林校尉的命,去指證吳副統領!

“袁將軍,你維護奸細,是想通敵叛國嗎?”

林校尉的劍掉在地上,他忍著鑽心的疼痛吼道“吳副統領知道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冇等袁德說話,軍營裡突然響起了號角聲,三短一長。

袁德一聽就麵色大變,這是代表軍營裡出現緊急情況的號角聲。

“張校尉,拿下他們,我先回去看看!”

袁德冇空和呂中澤敘舊,打馬就往軍營裡跑。

呂中澤著急地叫道“舅舅,吳副統領勾結夏將軍、楊知府要對羿王不利,我需要救兵去支援他們”

“彆急,一會就給你派人!”

袁德衝進軍營,就見主帥營房那邊一片打鬥聲。

袁德衝過去,見吳副統領捧著一隻血淋淋的斷臂在幾個校尉的維護下一步步往回退。

邊塞軍的主帥穀將軍威風凜凜地站在營房前,他大吼道。

“吳銓,大勢已去,你還不束手就擒?睜開你的狗眼看看,還有多少人站在你這邊!”

袁德也冷冷一笑。

不用呂中澤來報信,穀將軍已經知道吳副統領勾結夏將軍的事了。

這全得益於淩翔的失蹤。

老侯爺當年將才十二歲的淩翔送到至交好友穀將軍手下效力,穀將軍家眷都在帝都。

對淩翔這個孩子,穀將軍是當成自己親孫子培養的,打罵裡都夾雜著恨鐵不成鋼的愛。

穀將軍硬生生將當年被王氏養歪的淩翔的性子都扭了過來。

而淩翔,在跟著穀將軍經曆了無數的戰役後,對穀將軍也視同自己的祖父一樣孝敬有加。

淩翔出去執行任務,卻無緣無故失蹤了,穀將軍怎麼可能置之不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