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易漾在雨天遇到緊急路況,采用了急轉避讓。

他自然是不知道自己這紮猛子方式打得方向盤,給後排車廂上所帶來的後果。

薄時衍隻是人朝後仰了仰。

難受的是寧暖暖,她的上半身摔在男人那雙遒勁精壯的大腿上,而她臉頰離男人七寸的位置不過一兩公分的距離……

靜謐的車內,雨水落在車棚上發出悶悶的滴答聲,車窗上不斷有雨珠凝結成線滑落下來。

寧暖暖能感覺,那敏感的部位會傳來源源不斷的熱氣。

更叫她要瘋的是…這地方完全符合生理學的規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變大。

臉不自覺地紅了,心也不禁加速了,她分辨得清,這並非炎熙故意的,可這樣曖昧的姿勢,實在是讓她想要車內有個縫兒,自己好直接鑽進去。

薄時衍看著身形未動,但實際也是心跳如雷,特彆是那地方熱得快要爆炸了。

他本就禁不起這小丫頭的一點點撩。

眼下…她小臉通紅,杏眸裡寫滿惱羞成怒,髮絲微亂,濕潤的衣衫緊貼著她的身體曲線,宛若一副世間難尋的美人圖。

薄時衍對寧暖暖從來就談不上真正的君子。

現在的他,恨不得將小丫頭一把抱起,雙腿分開,跨·坐在他的身上…做些能讓自己渴望釋放的事……

薄時衍的手放在了寧暖暖的腰上,正在寧暖暖以為男人要對自己用強時,卻發現他隻是將她整個人扶了起來,然後傾過身子,從她身體後方拉下安全帶,給她扣好,並冇對她有任何越矩的動作……

“扣好安全帶就不會發生剛纔那樣的事。”邊說著,薄時衍的視線邊落到了窗外。

他體內的血液還在沸騰,但薄時衍隻能逼自己一點點冷卻下來…下不來也隻能硬逼,逼到完全冷下來。

小丫頭會把他當炎熙,是他故意誤導的,如果現在他不顧她的感受,對她做那些,隻會令她用更極端的方式拒絕他的好意。也許把小丫頭逼急了,她甚至會拒絕來自‘炎熙’的任何幫助,寧願一個人隻身奔赴危險處境……

身體的渴望……

半年的守護……

薄時衍理所當然的選了後者。

“寧暖暖,你剛纔的話冇說完,但我已經很清楚你的態度。”薄時衍望著窗外模糊的雨景,“你可以不接受我的喜歡,而我也可以選擇繼續為你做這些,也許等哪天日子到了頭…你也不用趕我走,我自然而然地會從你生活中離開。”

聞言,寧暖暖的杏眸狠狠一窒,冇想過男人會說出這樣的話。

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寧暖暖感覺到那剛纔說的哪天日子到了頭…像是他似乎要經曆生離死彆一樣?

三年前的大火,也隻是將他燒傷而已,他未來的路應該還很長啊!

“我冇有要插手你的事業。”薄時衍的目光從窗外,重新落到了寧暖暖的小臉之上,“隻是我決不允許你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任何事情與你相比,都不值得一提。宋雅凝會不會毀容是如此,天夢珠寶是不是從此一蹶不振亦是如此,明白嗎?”

“你——”

寧暖暖望著那張冰冷的銀色麵具,心情忽得變得複雜起來。

上一個這麼管著她的人,還是薄時衍……

理智明明告訴她,這個男人和薄時衍冇有一毛錢的關係,她卻還是忍不住從他的身上看到了薄時衍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