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時衍……”

等寧暖暖說出這三個字,她才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

戴著麵具的薄時衍也是狠狠一震。

她是看出什麼破綻了?

他已經戴上麵具,也刻意模仿炎熙的聲音,身份借用的也是真炎熙的,她為什麼還是能夠看出來?

薄時衍內心已經有幾分慌亂,卻還是強裝鎮定道。

“你把我當薄時衍的替身?“

“……”

寧暖暖不禁語噎。

片刻之後,她纔開口道:“可能是我發燒…頭腦還有些懵,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不是他,你還是分清纔好。”

“我知道。”寧暖暖抬起小臉,緩緩道,“我有點累,先閉眼休息會,麻煩你送我去天夢的辦公地點。”

說完。

寧暖暖就轉過小臉,望向下著滂沱大雨的窗外。

她一定是被高熱燒得腦子稀裡糊塗了!

不然,她怎麼會對著另一個男人叫出薄時衍的名字呢?

她很想問他到底在籌謀什麼!

還有…她真的很想他。

寧暖暖的思念氾濫成災,卻不知她思唸的人,此時此刻就在她的身邊。

……

不到半小時,賓利就穩穩地停在了天夢的辦公地點。

寧暖暖推開車門下車,就發現頭頂上方猛地多了一把黑色的雨傘。

“你……”

“送佛送到西。”薄時衍低沉道,“把你送進去交給你的下屬,我會離開的。”

寧暖暖刷了指紋,走進天夢珠寶的核心辦公區域。

牧雲野和趙麗姝聽到門禁通過的‘滴滴’聲,焦急地走到區域入口處。

卻看見渾身濕透的寧暖暖,以及身邊站了一個身姿挺拔,頎長高大,戴著冰冷麪具的男人。

這男人的身上也淋濕了,明明看不到他的五官表情,卻令人感覺到他的不可侵犯……

見牧雲野的目光l掠過寧暖暖,薄時衍瞥過旁邊的窗簾,用力‘刺啦——”一聲將它撕扯下來,包裹住她的身體。

男女有彆。

即使知道牧雲野對寧暖暖冇男女之情,他卻依然不允許她的身子被人看。

看寧暖暖被包得嚴嚴實實,像個粽子。

牧雲野:“……”

趙麗姝:“……”

就連寧暖暖自己都蹙緊了眉頭,這做得也太過了些吧。

“董事長,這位是……”趙麗姝好奇地問道。

“他是炎家大少爺,炎熙。”寧暖暖道,“昨夜我混進醫院之後,是他暗中幫了我,讓我順利見到了宋雅凝,治好了她的過敏。”

炎家大少爺炎熙,曾經曆過縱火案件中的傳聞,趙麗姝和牧雲野都有所耳聞。

傳聞這場火燒得不小,炎大少爺這張臉被燒得麵目全非。

當下,兩人秒懂這男人戴麵具的原因。

寧暖暖又為薄時衍介紹道:“這是牧雲野,天夢集團總裁,這位是趙麗姝,天夢集團的公關部負責人。”

薄時衍假裝自己與他們是第一次會麵,頷了頷首。

“你們好。”

知道眼前這兩人都是對寧暖暖忠心耿耿的心腹,把小丫頭交給這兩個人,薄時衍也放心不少,便不再纏著她不放,離開了這裡。

待男人離開。

趙麗姝瞄了一眼被窗簾裹著的寧暖暖,問道:“我去拿件我的衣服給你吧?”

寧暖暖被裹著,手腳都展不開,一聽趙麗姝有備用衣服,忙不迭點頭:“太好了,謝謝。”

趙麗姝去拿衣服。

牧雲野睇了一眼寧暖暖,信誓旦旦道:“老大,我看這炎熙百分百是想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