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梳理完,自己旗下的各個公司以後,楊巡就又成立了一個新公司。

至於,這個新公司的話,那就是金融公司了,它也是相當的重要。

畢竟,到現在為止,他旗下有那麼多的公司,也是急需一個金融公司,來管理各個公司的現金流。

省得各個公司賺到的錢,要麼是白白待在公司賬戶上,要麼就是被銀行那邊給拿去掙錢了。

還有就是金融公司的話,隻要經營好了,那也是很容易掙錢。

畢竟,金融業要是和其他的行業相比,那就是一個長盛不衰的行業。

……

而在金融公司成立以後,楊巡也就為它劃分了,要去經營的業務範圍。

首先,就是理財,要學會去利用各個公司的閒餘資金。

畢竟,隻要有充足的資金,公司哪怕是去按照保守的方式經營,也能賺到很多的錢。

比如,可以去購買國債,還有就是港島這邊一些公司的股票。

反正,這樣一來的話,哪怕是掙到錢不多,但也基本不會虧本。

其次,就是投資了,這個年代也是擁有著很多的機遇,隻要抓住了就能賺錢。

比如,未來很多發展不錯的公司,那都是在這個時候,纔開始成立的。

還有就是楊巡以後,要去股市、外彙市場操作的話,也可以通過金融公司去進行。

省得他去要去通過其他金融機構,才能夠完成自己的操作。

總之,要是有一個金融公司的話,那對於楊巡來說是很有幫助的。

……

就這樣,時間又一天天的過去,很快就到了,九月份的時候。

在忙完那些事情以後,楊巡的日常生活,也總算是恢複了平靜。

他每天就處理一下,各個公司那邊彙報過來的大事、要事。

或者說是,看看報紙、新聞,鍛鍊一下身體……

反正,他對於自己現在的生活,那也算是比較滿意的了。

直到這天,楊巡正趟在椅子上麵,聽著音樂休息時。

他屋裡麵的電話,那就直接的響了起來,打擾了楊巡的好心情。

“叮鈴鈴,叮鈴鈴……”

而楊巡的話,他也隻好走了過去,並拿起了桌上的電話。

對麵的話,也就直接的傳來了,讓楊巡感到相當熟悉的聲音。

“我是宋運輝,我要找楊巡,請讓他過來接電話。”

楊巡聽到以後,就直接說道:“小輝,我就在這裡呢?”

宋運輝聽到這話,也就直接和楊巡,通過電話閒聊起來了。

……

而等他們都聊的差不多了,宋運輝纔開始說起“正事”來。

“**,雷東寶被抓的事情,你應該知道了吧!”

聽到這話,楊巡也說道:“我回去過年的時候,就已經聽說了。”

“本來,我還以他能夠管好小雷家,結果他卻就那麼出事了。”

宋運輝聽到以後,也感慨的說道:“是啊!我都已經和他說了,村裡存在的問題。”

“結果,他們卻不懂得反思,也冇有改正那些問題。”

然後他們兩個人,就又說了一些,有關小雷家的問題。

比如,小雷家現在的情況,還有就是……

最後,宋運輝才說道:“我想請你去通過保外就醫的方式,把他給帶出來。”

“畢竟,這大半年的時間,他不僅在裡麵受了一些罪,也反省了一下自己。”

“……。”

楊巡聽到他這麼說,隻是稍加思索以後,就說道:“冇問題,就交給我吧!”

反正,有關雷東寶的事情,他們也就決定這樣去處理了。

隨後,他們兩個人的話,就又聊了一些其他事情,才掛斷了電話。

……

而雷東寶的事情,楊巡也就直接交給公司的律師去處理。

畢竟,這一件事情的話,那還在是不需要楊巡,他親自的去處理。

反正,在吩咐下去以後,楊巡也就不在管這件事情了。

然後,他也就去繼續的過著,他現在的這種平靜生活了。

直到這天,文化公司的負責人,亞視的負責人,還有金融公司的負責人,他們就一起來到了楊巡這邊。

而看到他們過來了,楊巡也是相當的好奇,是不是發生大事了。

不然,他們幾個人的話,那應該是不會,一起過他這邊的來的啊!

而他們在看到楊巡以後,就主動說道:“老闆,我們有一件事情,想要找你商量一下。”

聽到這話,楊巡也說道:“有什麼事情,你們就直接說嗎?”

“和我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難道我還會平白無故怪罪你們不成。”

他們聽到以後,也就說道:“老闆,UU看書 www.uukanshu.com我們想要推動亞視、還有文化公司去上市。”

聽到這話,楊巡也直接愣了一下,根本就冇有想到,他們會來和自己說這件事情。

但是楊巡也很快就恢複過來了,並說道:“你們先說說自己的想法,我聽完以後,再給你們答覆。”

他們聽到楊巡的話,那也就分彆說起,他們自己的想法來了。

……

首先,是金融公司的負責人,他率先說道:“老闆,這件事情的話,是我先提出來的。”

“而我們大家在商量以後,也覺得這件可以去做。”

“……。”

接著,就是文化公司的負責人,他說道:“老闆,我們公司現在,也基本算是發展到一個瓶頸。”

“而想要繼續發展下去的話,那也真的是不容易了。”

“還有就是目前為止的話,港島的很多大型報社,它們都已經上市了。”

“就連明報,它們也在去年的時候,就已經成功上市了。”

隨後,就是亞視的負責人,他說道:“老闆,我這次是打算把電影公司,音樂公司、院線公司等都給打包進來,一起的去上市。”

“省得單獨就一個電視台,它上市的話,那公司的市值也就不怎麼好了。”

反正,楊巡在聽完以後,也就直接的陷入沉思當中,一言不發了。

他們看到楊巡的樣子,也知道他是在思考這個問題。

過了一會兒,楊巡才說道:“冇問題,我同意你們的上市計劃。”

“你們也可以去準備,這兩個公司的上市事宜了。”

……

求訂閱,求收藏,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