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自由活動時間】就是字麵的意思。

霍格尼.澤德除正常授課,以及偶爾獲取的自由時間外,

將完全禁足於這棟封閉的教學樓內,

一日三餐以及任何實驗、生活上的需求,學校都會儘可能提供。

……

『外出時間受到嚴格限製,學院將他當作一種可利用的【囚犯】對待嗎?這傢夥到底是有多麼危險,纔會逼得院方做出這種決定?』

易辰嗅到更多隱藏於澤德老師身上的危險感,

但卻完全冇有畏懼或是想要逃離的意思,反倒更加好奇且期待著**特訓。

因為在課堂上,

他親眼見證這位澤德老師將全身幾乎每個部位都給剖開,甚至將內臟展示出來……這等足以死上百次的行為,對於澤德來說就像兒戲一樣。

而且,

他似乎能「超快速、針對性的自愈」,

例如一些切開的身體部位再無需展示後,立即就能癒合。至於需要繼續展示的部位,就保持著創口,甚至還能主動截流血液,乾預血液循環。

身體的每一寸都完全在他的掌握中。

如果能在他這裡學到真東西,必定對**的成長有很大幫助。

……

跟隨澤德前往他的‘辦公室’前,

易辰看向堆滿屍體的教室,“這些屍體怎麼辦?”

“放心,

他們被創造出來的目的,就是上課所用。

**已被注入特殊的防腐劑,保質期都在三個月往上。

反正下週的課程還會用得上,就讓他們留在教室吧。”

“知道了。”

跟隨澤德,於密閉教學樓的狹窄階梯一路下行……階梯甚至延伸到一樓以下,向著更深處而去。

哢~打開暗門。

下麵居然還對應著一道小型升降梯,通往更深處。

“還要往下嗎?”

“冇錯~自從我犯了事,我的職稱被剝奪,原辦公室被整改。學院裡的那幫人重新為我特彆定製了一間地下辦公室。”

“澤德先生,你之前是學院裡的教授嗎?”

“勉強評上一個副教授而已,因為我不太擅長打交道與寫東西……其實我也並不喜歡教學生,

隻是因為在你們這群新人麵前,展示、切割自己的身體時,感受到你們的驚訝時,會讓我得到一種精神層麵的滿足感,

可能與我下丘腦的古怪結構有很大關係。

所以,我纔會選擇來這裡教書。”

“哦……”

聽到這裡,

易辰大概知道【怪癖】是怎麼回事了……當然,‘展示**’也可能隻是怪癖之一。

乘坐升降梯期間,

易辰略微瞥了幾眼澤德那蒙在眼睛上的黑布,

從之前上課期間的細節也能大概看出,澤德老師的眼睛有問題。

易辰也是相當好奇,像澤德這樣擁有強大自愈力的紳士,怎麼會是一個盲人……就算眼睛壞掉,自愈恢複不就行了嗎?

但這樣的敏感性問題還是等到混熟以後再問比較好。

就在這時,小葡萄的聲音傳來:

『他的【眼】被剝奪了。』

『剝奪?不能自愈嗎?』

『我無法在他身上感受到關於【眼】的概念,與眼球損壞、缺失是完全不同的概念……相當於他作為生物的根本結構上,不存在‘眼球’這個器官。

自然也就無法進行自愈,也根本找不到修複的方法。

不過,看這位人類的日常行動,早已習慣冇有葡萄的生活,其它感官已經能完全替代葡萄的觀測作用』

『這是天生的嗎?』

『可能是……也有可能是在灰域間探索時遭到概念性的剝離。』

『知道了。』

哐當!

升降梯降至最底部。

眼前僅有一條狹小的拱形通道,寬度隻允許一位成年人通行

儘頭對應著一扇全密封且不帶任何隔窗的鐵門,設有液壓閥門。

門上還鑲嵌著鐘錶式的計時器,當前還剩下最後一分鐘。

澤德的每一次外出時,鐘錶便會開始計時,

如果在計時結束前未能返回,整個教學樓都將拉起警報,大量紳士都會在第一時間趕來對澤德進行捕捉與鎮壓。

如果發現他屬於惡意逃脫,還將遭到處決。

嗡!鐵門開啟。

趕著最後的幾秒鐘跨進澤德的辦公室。

液壓閥轉動,

兩米厚度的鐵門間彈出三根柱狀鎖體,嵌入牆間,完全鎖死。

閉門的一刻,易辰甚至感覺自身與外界完全斷開聯絡。

辦公室內部的空間相當寬敞,

設有多個房間,

可用於澤德的日常生活、倉庫儲納、屍體存放、個人實驗以及一些不知道用來做什麼的房間。

隻不過,

每間房均設有一顆「監控活眼」。

冇錯,就是一顆尾部連接著大量神經,吊掛在牆角的**眼球,時刻監控著澤德辦公室的一切情況。

如果有任何需求,隻需向眼球給出示意,過一段時間便會有職工下來詢問具體的情況。

『這哪是什麼辦公室,分明就是待遇比較好的【私人監獄】。

這位澤德老師到底危險到什麼程度,或是做出過怎樣的惡劣事件,居然單獨為他開設這樣的地下監獄並全天候的監視?』

……

維爾斯特曼教學樓上層-【監控室】

這是一間堆積著大量腦組織與神經連線的房間,同時還‘安裝’著大量的活屍腦袋。

這些腦袋均產於組織麾下的墓園,屬於大腦發育較好的活屍產品。

他們的後腦袋被砸開一道‘數據’,插入著神經連線。 www.kanshu.com

連線的另一端則對應著教學樓每個角落的「監視眼球」,

監控室內的工作人員隻需拿著放大鏡,觀察活屍腦袋的眼球,就能從瞳孔間得到實時的「監控畫麵」

像這樣‘不正當’的區域絕不會出現在錫安表層。

咕咕~

錢伯森教授早在一小時前就來到這裡,

目的隻有一個,

想要看看易辰與霍格尼.澤德的初次見麵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當得知易辰在課堂間的優秀表現,

以及看著監控畫麵間,兩人和睦地乘坐升降梯並前往辦公室,也基本放心下來。

“真是少見,錢伯森教授你居然在關注一位新生的情況,而且還將這位新生引薦給澤德這個死變態。

我有點好奇,能告知其中的緣由嗎?”

問話者正是監控區的負責人-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士,踩著高跟鞋、黑色禮裙、戴著‘暗金大腦’圖樣的口罩。

“澤德在**層麵的才能,整個學院無人可及……我這位學生職業關聯著【智力】,但又想在【體格】上共同發展。

我認同了他的想法,

但想要達成多屬性極限,就必須尋求最佳的引導者。

這就是原因。”

負責人反問:“即便有可能因此死亡,損失掉一位重要人才,也冇有關係嗎?”

“死在澤德手裡,也比死在外麵要好得多……”

“有點意思,我會多花一些心思關注這名學生的,儘可能避免他的死亡。”

“謝謝,奧雷莎女士。”